師父慈悲護 修煉出奇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修煉以來,發生了很多奇蹟。

學法不久,和一位新入門的大法學員同乘學校包的客車參加學校組織的旅遊。那時我剛剛到學校工作。途中發生了車禍,司機當場死亡。車上所有的老師都不同程度受傷。而我和那位新學員是所有老師中受傷最輕的,只是腿上撞出了個小口,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們。

兩次進京護法,替大法說句公道話,當時只有十九歲。他們想拿電棍電我時總有同修出來護著我;有警察要打我時,就會出現另一個警察說:別打她。在北京被關押期間等待當地警察來接時,有個男的想非禮我,門突然被推開了,進來一個人,使這傢伙沒有得逞。

我獨自一人坐長途火車去北京時,半夜到北京,有個不相識的好心人把我送上出租車,記下來車牌號,以確保我的安全。等我從北京回來,我爸爸說:「以為你完了,被整死了。你這孩子到哪都有貴人保護。」我明白是師父一直在保護我呢。

有一年,我和一位同修去發資料,被警察非法抓捕。因已是晚上,就將我們倆用手銬銬起來,分別關在兩個屋子裏,待第二天審我們。我坐在椅子上,雙手被反銬在椅子背上。我聽到警察在隔壁說:「你去她那屋跟她一起睡吧。」另一個說:「我不去,你去吧。」我當時二十剛出頭,心裏想:師父不讓我們承認邪惡的迫害,我要發正念炸毀它們邪惡的老窩。這麼一想,心裏並沒有多緊張,也沒太害怕,就在心裏堅定的發正念。手銬越動越緊,緊得我覺的都卡在肉裏了,不能動,一動很疼。發著正念,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等我醒來時一動,覺的手銬很鬆,我一抽手,就把手抽出來了,另一個拿不出來。

當時是冬天,窗戶已貼上透明膠帶,窗外有鐵柵欄。當時我就發出堅定的一念:我能出去!不知為甚麼,一看就覺的自己能出去。為了不讓他們聽到,我脫下鞋、羽絨服,邊脫邊想:這個業力構成的我在這了,真正的我走了。我一點點撕下透明膠帶,半夜有一點點響動,聲音都顯的很大,我慢慢的輕輕的撕了好久。打開窗戶,往外鑽,我的頭先出去了,身上往外時,很近的距離就是牆,身子根本無法全出去,只能往上,使不上勁,一點點的,到腰是卡住了,因褲子太厚,我就卡在那,把毛褲都脫下去了,然後就出來了。出來後有個很高的牆,憑我的力氣那麼往上爬根本就爬不上去,恰巧牆邊立了一個大輪胎,我踩著輪胎就爬了上去,跳下牆,跑到有出租車的地方打車回家了。當時天剛要亮。這一切都是師父在保護我呢。

那日我用熱水器洗澡,快洗完時,覺的漏電麻酥酥的,就沒再洗,我丈夫回來後用電筆測試了一下,確實漏電。上網一查才知道熱水器漏電致死的很多,當時真的很危險,我明白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師父一直在慈悲救度眾生並保護著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我也要更加精進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眾生,完成自己的史前洪願,早日跟隨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