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生死關頭 我只信師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二十年的修煉路上跌跌撞撞,可師父沒有放下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感恩的心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達。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下午三點多鐘,我約好去一位朋友家,我聯繫好後騎上家中的電動車上路了。車騎了不長時間我開始背師父的《論語》,第二段剛背完,我到了紅綠燈處停了下來,心想等過了紅綠燈繼續背,停了不到兩分鐘,綠燈亮了,我過去了,不到幾分鐘又是一個紅綠燈,這個道口正好綠燈亮著,心中想,我正好可以過去,就在剛過第二個綠燈後發生了一起車禍,我被一輛從快車道橫著衝過來的電動車撞飛了,我從車上重重的摔了下來,當時我沒有任何反應就甚麼都不知道了。

就在我被撞的那一瞬間,我目睹的那一幕至今記憶猶新:在一個紅綠燈處發生了車禍,我聽到了有人喊叫:「出車禍了!」我自己躺在地上,朦朧中迅速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並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聽到有人講話,但是看不見一個人影,只聽有人喊:「大媽,電話打通了。」也就在我站起來的那一瞬間,我清楚的看到身旁地上躺著一位女士,約三十歲,穿著整齊,現代人的打扮,直直的躺在地上,沒有任何表情,有人喊叫著,說她倒下去了,我看著地上躺著的這位女士,我不認識,也沒有人搶救她,光聽到有人問我:「你家還有甚麼人?」我立即告訴他我家電話。他又問:「叫甚麼名字?」我告訴他並重複了一遍。

120急救車將我送到了醫院,到醫院準備做CT時,我醒過來了。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我清楚記的那個場景,我想我能在那站起來的一瞬間立刻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堅信是師父在救我!

這時我的丈夫、大媽、女兒都到了。女兒拉著我的手哭著喊:「媽媽!」他們看到我滿臉是血,口腔、鼻腔、耳朵都在流血,左眼部位腫了一個大包,左面部血肉模糊,左耳後也有一個大血腫。家人個個都十分緊張和恐懼,我安慰他們:我不會有事的,我是大法弟子。女兒看到我嘴巴不停的抖動,非常恐懼,其實我當時是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醫生給我開單做CT,並辦住院手續。我說:「不用住院,我不會有事的。」可是那時候沒有人聽我的,我的丈夫是衛生系統的,院方都很熟悉,檢查後我很快住進了病房,立即進行搶救。我拒絕輸液和吸氧,要求回家,我丈夫說:「聽醫生的,你傷的很重,七孔出血,而且出了很多血。」

到了晚上七點多鐘,家人幫我清洗時,從口腔取出一塊血餅,我的耳朵仍在往外湧血,當時除了他們問話外,我都在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病房的醫生、主任都來到我的床前並告訴我:「你現在傷很重,要配合好。」我對他們說的「很重」根本不往心裏去,心想一切都是假相,我很好。

到了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專家、主任、醫生都來到我床前,告訴我:「你的鎖骨處骨折,要進行手術固定。」我說:「不用手術,我堅決不手術。」醫生不理解,又告訴我:「你有顱底骨折、蛛網膜下腔出血、左側顴骨骨折、左側眼眶骨折、左側多發性肋骨骨折、左側氣胸。左側鎖骨骨折,如果不固定,以後會影響功能。」我當時心中只有一個信念:甚麼骨折,我另外空間的身體完好無損,我不會有事的,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由師父說了算。

其實我也是學醫的,在腦外科幹了七、八年。我知道如果是常人後果是甚麼,基本上是死亡或植物人,醫生還對我說:你一定要臥床,不能起床、不能下床。到了夜裏,我左胸部疼痛難忍,凌晨兩點多鐘,我決定起來煉功,丈夫問:能行嗎?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行。他慢慢將我扶起來,這時我的眼睛直冒金花,房子天花板直轉。我立即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後我便坐在床上打坐,一小時過去了,我堅持下來了,並有一種輕鬆的感覺。從此以後,我每天夜裏堅持打坐。

第三天我就下床了,上廁所時解出來的全是黑大便。連續三天,我想不管用甚麼形式排出去都是不好的東西,包括流出去的大量血液。查房醫生問我頭疼不疼,我說不疼,又問左眼看人清不清楚,我說清楚,有沒有重影復視,我說沒有,他說:你肺部瘀血痰多,給你開點藥化痰化瘀。我說不需要。其實,我那時不停的從口腔咳出很多鮮血,我要求給我停藥、停止輸液。醫生不高興的說,已經不按常規了,減少到最少了。

又過了兩天,我要求出院,他們更不高興了,說:「我們要對你負責任,你傷的這麼重怎麼可能現在出院呢?」我感到與他們無法溝通,到了第十天,我將輸液針頭拔掉,瓶子裏的水全放了。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丈夫簽字院方才同意我出院。醫護人員都說:無法理解,恢復的這麼快、這麼好,這是奇蹟!奇蹟!

我現在一切恢復正常,今天我把這個經歷寫出來,只是想告訴同修及和我有緣的世人:我堅信師父和大法,大法無所不能!因為我是修煉人,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出事時那場景深深的印在我的大腦中,元神離開躺在地上的那個身體時的一瞬間,我堅定的念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堅信師父在救我,大法師父講的一切都是真的,所以在後來的日子裏我時刻默念法輪大法好。我記的我剛醒、還躺在推車上臉朝天的時候,我說:「天上的正神、負神,你們看著,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大法弟子,我要為我的師父爭氣,我一定行!」

事故發生後,有人問我,你不怕嗎?我回答我真不怕,師父曾經告訴我們:「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對生死,一切由我的師父說了算,我想:無論在甚麼時候都不能倒下,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還有新同修需要我去幫助、引導。如果這次魔難是我歷史上欠下的,師父利用它幫我還清業債,我一定堂堂正正的闖過生死關,不能給大法抹黑。如果是舊勢力安排的,鑽我修煉上心性有漏的空子,我絕不接受,也不承認,全盤否定,但我也要向內找,在大法中歸正,提高心性。在醫院的那十天,他們一會告訴我,你傷的有多重多重、你的血糖高了、你的血壓高了、你的心律快了。我都全盤否定,排除一切干擾,因為我們是金剛不壞之體,否定一切邪惡和假相。

通過這次生死大關的考驗,我深深的體悟到:甚麼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才能闖過每一關,每一難。當你真正闖過來的時候,發現收穫太多,首先自己心性得到了提高,消去了業力,堅定了正念,除去了怕心,證實了大法,還轉變了不少世人對大法的看法。因為我對所有來看望我的親朋好友講法輪功救了我,大法的神奇和偉大。

我的家人見證了大法的超常,他們發自內心的說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特別是我的丈夫。同病房有一位二十一歲的小伙子,因車禍致殘,神志不清,氣管切開,肢體癱瘓,家裏已花去了五十萬元的醫療費,當時已經住院十個月了,還是植物人的狀態。在我住院的第三天,丈夫就和我一起去給那個小伙子的父親介紹大法,在短暫的三、四天,丈夫去跟他們交流了三次,叫他們煉法輪功。他們明白了真相,被感動了。現在那小伙子恢復得非常好,在一個多月前已經出院了。臨行前他特地給我丈夫打來電話,表示衷心的感謝。其實他們是我們的有緣人,因為他們見證了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改變了他們一家人對大法的看法,救了他們一家人。

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上,不管時間還有多長,我都要好好修,向內找不足。在法中歸正自己,和身邊同修形成整體,努力做好三件事。

在此,我更要感謝我的師父,是師父您讓我闖過了生死關,走過這場魔難,是您救了我,您替我承受的太多太多,因為我傷的這麼重,流了這麼多血,頭一點也不疼。我知道是師父您替我承受了,我真正的體悟到了佛恩浩蕩的深刻含義。

最後敬錄師父的詩與大家共勉:

《洪吟二》<師徒恩>

狂惡四年颮
穩舵航不迷
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不妥之處敬請批評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