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一家煉功 全村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是一九九九年正月十六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

偷盜、打罵盛行的窮棒子村

我們這個村,很窮很窮,實在是太窮了,所以人們都叫「窮棒子村」。因為窮,村裏的風氣也不好,經常會聽到有人說家裏丟東西了。我家過年買的肉,蒸的粘豆包也有人來偷。到秋收得點糧食放家裏也會丟,養的豬、雞鴨鵝也丟。有一年,自己種的黃豆、玉米被人偷去,老母豬帶著豬崽子也被人偷去了。蓋房子的房木,白天在地裏鏟地,晚上回家一看房木丟了,狗也沒了,我氣的直罵。

丟房木時,我懷疑是鄰居偷的,所以對著鄰居罵。鄰居還要打我,丈夫不但不幫我,還嚇的藏了起來。我心疼房木,又生丈夫的氣,認為他偷不來別人的,自己家的東西丟了也不找,我跟別人幹仗,他還躲起來當老好人,又氣又恨,從此不罵偷我家東西的人,就罵丈夫。

因我家實在困難,五口人九畝地,地還不打糧,交完公糧還剩三分之一,還得交鎮統籌,村統籌,籌來籌去一年的收入基本沒了。公婆還要養老費。二女兒和兒子是超生,二女兒罰款一千八,兒子罰款三千五。過年一分錢也沒有,甚麼也不買,大人行,可孩子不幹,哭著要新衣服。婆婆過年也要錢,丈夫借了一百元,年三十給婆婆送去了。婆婆一看,開口就罵:「管你要一百,就給一百,你怎麼不給二百呀?」真逼到了盡頭兒,急的我眼睛看不清甚麼,還得治眼睛,越來病越多,頸椎病、氣管炎、咳嗽、眼底病。往胳膊上打針,還扎到筋上了,胳膊又疼,活兒也不能幹了。走路又被摩托車把胸撞傷。

我本來脾氣就不好,不讓人,再加上各種疾病的折磨,生活的重擔,讓我總是心煩的不得了,總好罵人,罵的四鄰不安。全村人都罵我,說我壞話,有的當著我丈夫的面就說,「打的輕!」

法輪功好的不可思議

我二弟的小舅子是學法輪功的,二弟一家也學。他們勸我學,我雖然沒罵他們,但我說的話比罵人還難聽。

丈夫突然得了胃粘膜脫落,這回我可真害怕了:他要病重了,這活兒誰幹呀,治病沒錢咋治?實在沒辦法了才同意丈夫去學法輪功。我們當地的一位輔導員給丈夫一本《轉法輪》叫他看,並告訴丈夫:「這是法輪佛法。」我丈夫只看了書,動作還沒煉,病就好了。接著又來了幾個人教他煉功動作。

他們播放的煉功音樂吸引了我,於是,我像做體操一樣,跟著煉了五天。神奇的是我的那些病全沒了,真讓人不可思議。這比醫院簡單,最起碼不要錢,不住院,啥也不耽誤,真是太好了,好的不可思議!

我沒甚麼文化,雖然也識幾個字,但看書比較費勁。剛開始時,就是聽師父講法的錄音帶和煉功,起早貪黑的煉。

一天,順便翻開丈夫看的那本《轉法輪》,看到:「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從那以後,再也不恨丈夫了,用高姿態要求自己,再也不罵丈夫了。

村書記在大喇叭裏喊:「法輪大法好!」

我們倆都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村上要公糧,我們第一個先交,還多交了四袋。當時的公糧是三角錢一斤,私賣七角錢一斤,村裏的人都不交。村書記、會計、村長,挨家挨戶告訴,到了元旦不交就罰款,好話說了九千六,大夥兒都無動於衷,還是不交。最後書記上廣播喊:「還是法輪大法好,都煉法輪功就不用費勁了。」

好多人問我,為甚麼第一個交公糧,我就把真、善、忍講給他們。聽過我講的人,就都交了。

我家西院鄰居,管我要兩根壟園地,想要擴寬自家院子,方便牛車進入。我就給他兩根壟。雖然只是兩根壟,這在我們農村可不是小事,鄰居之間為一牆之地幹仗的大有人在。東院蓋房,趁我二人不在家,他們找人幫忙來打地基,沒經過我倆同意就要佔我家兩根壟的園地。來幫忙的人說,「等他家人回來,商量好再打地基。」他家人沒有聽勸。很多看熱鬧的人認為,我們倆口子回來非打仗不可,都在等著看熱鬧。

我倆回來看到院子中間怎麼立了四根棍子?鄰居看見我倆回來,過來說:「二哥二嫂,我蓋下屋裝糧食,地不夠用,我想佔你一塊地。」我倆毫不猶豫的異口同聲的說:「行,佔多少都行。」看熱鬧的人沒看成,散了。

鎮政府的司法人員邢德宗來了,要幫我打官司。我說,是我給他家的。邢德宗無語,走了。

一天,鄰居問,「二嫂,怎麼聽不見你罵人了呢?」我說,我學法輪功,明白了道理,罵人、打人損德,罵人多重,給人多重的德,打人多重給人多重的德。德是無價之寶,用錢買不來的,德多才有福。所以我再也不罵人了。

村子裏的人都說我變了,都說我學大法變好了。

我和鄰居和睦相處,東西院的人都到我家來學大法。東院老太太八十多歲來學,小倆口兒來學,孫女也來學。西院小倆口學,老倆口雖然不學,但相信大法好。

「就煉法輪功的做到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前院鄰居跟我說,「有個人要凍死了,你大法管不管?」我說,「怎麼可能呢?政府再不好,也不能凍死人啊!」他說,王老九才39歲,因媳婦離婚,想不開瘋了。哥哥姐姐都不管,村領導也不管。以前王老九他爸當過村長,以權壓過人,王老九的大哥二哥三哥,說打誰就打誰,村裏的人誰也不敢惹。他家在村子的大北邊蓋了兩間小土房,東西兩邊沒有鄰居。前邊離他家三百多米遠有三戶人家。王老九的爸爸沒人管,凍死在屋裏。王老九的大嫂死了,大哥光棍一人;他三哥也離婚了,無吃無喝爬到政府求生,政府把他送到旅店,給旅店一百元錢,他還是沒甚麼吃的,餓死在旅店了。他二哥二嫂信佛,就他家還行。他哥哥姐姐都不敢上他家去,他說會兒話就不正常了,見誰打誰。現在沒有一粒米,沒有一口水,沒有一根柴,零下三十多度,甚麼人都得凍幹了。

我家離王老九住的比較遠,平時從無往來,但這事讓我知道了,我不能不管。我聽鄰居說完,就叫丈夫去小賣店買一箱掛麵給老九送去。小賣店店主趙小華說,「二叔怎麼買這麼多麵條?」丈夫說,「給王老九買的。」趙小華說,「二叔你真好,你做好事,我也做,給我本錢就行。」

丈夫到王老九家,門裂個大縫子,刮進屋裏一個大雪包,有鍋碗瓢盆,就是沒有米麵油鹽、柴火和水。叫王老九醒醒,喊了好幾聲,沒有反應。丈夫想起了大法師父,喊「師父,救救王老九!」然後回家拿我家的柴過來,給他燒炕煮麵條。丈夫煮好麵條又喊「王老九醒醒,吃麵條吧!」又趴在王老九的耳邊喊「法輪大法好!」喊了不知幾遍,王老九終於醒了,睜開了眼睛:「二哥,你怎麼來了?」接著放聲大哭,把他經歷的遭遇說了一遍。吃完麵條後,高喊「法輪大法好!」

我丈夫給他把炕燒暖,門窗都給他釘上塑料布,可是沒有柴還不行,天天把我家的柴給他送去。沒有水還不行,天天去他三個鄰居家給他打水。又給他買了大米、白麵、豆油、新暖壺。伺候他三個月,不但王老九感謝,村子裏的人都感謝。老會計袁有說:「法輪功做到的,共產黨沒做到,共產黨沒給一粒米,沒給一口水。」信教的說:「就煉法輪功的做到了,信教的都做不到。」還有的說,「你倆口子要是不信法輪功,可做不到。」

是呀,我們倆口子,如果不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怎麼可能做的到!幫王老九度過寒冷的冬天,從此老九天天和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沒病了,再也沒瘋過。後來王老九去了他哥哥那裏。去年夏天我在街上看見他大哥,他大哥說,王老九現在很好,不再瘋了。

我村廖二寶腿截肢了,生活不能自理,無人伺候,炕上放著電飯鍋、電炒鍋、米麵、水,插著電褥子,沒有油,也沒有菜,鹹菜也沒有,拉屎撒尿都在炕上。兩間小土房。

我聽說後眼淚出來了,小小的年紀,二十多歲就到如此地步。丈夫又開始給廖二寶抱去我家的柴火,給他燒炕,又去送青菜、鹹菜、豆油,給他端屎端尿,幫他度過了寒冷的冬天。

二寶他媽打工回來,買了東西來我家表示無比的感謝。

法理明 人心正

無論誰家有甚麼事,我都去給他們講我在大法中學到的理,讓他們明白受益。

一天,前院的老太太罵馮明倆口子,「活該!活該!」說馮明家的雞鴨鵝好幾十隻,一夜全丟了。幾頭肥豬被藥死了,老母豬也被藥死了,剩下的小豬崽才三天,不會吃食,都得餓死,活該。老太太還說,「過年要給公婆一隻老母雞,她公婆也不會生那麼大氣呀!哥仨兒,都媳婦當家,沒給公婆一分錢,一點東西沒給。她的雞鴨全丟了,肥豬被藥死了,就是活該呀,活該!」

我問:「大娘,您說的是真的嗎?」她說,「是真的。」「是真的我去看看。」大娘說,「可別說是我說的。」

我到馮明家,剛一進屋,馮明的媳婦白金英就說,她家的雞多少,鴨多少,鵝多少,全丟了,幾頭母豬,幾頭肥豬被藥死了,小豬崽才下三天,只好送人了……。

我給她講從大法中學到的理,告訴她,我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不失不得,得就得失。」[2]你是失去的一方,所以他就給你補償。他給你甚麼?是「德」,德是無價之寶,是用錢買不來的。偷你東西的人,會把德給你,你德多了,要啥有啥……。但是你可不能罵他,你罵就把德還給他了,你的東西就白丟了。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德,別丟。

白金英高興的說:「二嫂,我保證不罵了。」

我又跟她說,「在家敬父母,不用遠燒香。你過年給公婆買東西是孝順,也是積德,千萬別只給五十元,給一百元吧,寧可自己過年不吃,也給老人。得到的好處多著呢,咱老百姓不是常說三尺頭上有神靈嗎……」

過五月節她家殺豬了。我問她,「過節準備給公婆啥呀?」她指著桌上的一塊肉說,「二嫂,我給這塊肉行嗎?」我說,「能值多少錢呢?」「一百元。我自家一塊肉也沒留。」我說:「行,以後就這樣做,你公婆、親戚朋友,誰會說你不好?那佛道神在看著咱們的一舉一動,清清楚楚,好心驚動天和地,壞心人容天不容……」

我講的道理,馮明媳婦聽明白了,也做到了,並帶動了兩個妯娌,一起善待公婆。逢年過節,哥仨都給父母拿錢。公婆、兒媳、孫子、孫女一大家人和睦相處。他們哥仨的日子也都越過越好。

聽說誰家丟了東西,我就去誰家講,懷疑誰偷的,就去誰家講。因為同在一個村子,時間長了,誰家丟了甚麼差不多也都知道是誰偷的。

趙新家過年蒸的粘豆包,買的魚都丟了,玉米也丟了。我告訴他,是你的不丟,他偷你東西,給你德,德比你丟那點東西可貴重的多,偷你的人多傻,他不知道,他要知道他肯定不會偷你的。你不知道,你罵偷你東西的人,把他給你的德還回去了,東西丟了,德還還給了人家,你不是更傻?你千萬別罵了,千萬別再去偷他家的,守住這塊德,損失了東西,得到好處的是你……

我又上小偷家去了,我告訴他大法書中講的「失與得」的道理。我說,「你看偷人家東西的人,得的是不義之財,命中沒有莫強求。偷人家的東西多缺德呀,把德損沒了,以後要飯都沒人給。」這倆口子聽我講完,臉一下紅了。我又問,「大姐夫,你的腿怎麼了?」他說從大板上掉下來摔壞了,我說,「大姐夫,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難呈祥。」

他是黨員,我又給他做了「三退」,又把大法的護身符送給了他。他說,「學大法是好,要都明白了,咱村子就變好了,沒事給咱村人多講講。」

一天,段大豔和丈夫打起來了,要離婚。小倆口兒各說各的理。丈夫說妻子不做飯,媳婦說丈夫天天耍錢,回來發脾氣。我聽說後就去了,給他們講了一些道理,又對大豔說,「做一個女人,首先把孩子照顧好,把屋子收拾乾淨,再給老人伺候好,他要再打你,你找我。早晨早點起來,把飯做好,敲門招呼爸爸起來吃飯,讓公公吃了飯再上班。公公上班要走了,你說,爸把衣服脫下來,我給你洗洗,他要再讓他兒子打你,你也找我。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果然,第二天早晨,大豔做好飯敲門,叫爸爸吃飯,又說,爸,把衣服脫下來,我給你洗洗。這老公公樂的,見到我時跟我說,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又說,二嫂,我兒媳婦結婚六年沒給我做一回飯,沒洗過一次衣服,你咋管好的?把你的大法書借我看看。我說,這是大法的力量。小倆口再也不打仗了,天天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我們一起出去發資料,救度眾生。

「法輪大法好」 全村家喻戶曉

不知不覺中,我們村再也沒有丟東西的了,小偷不偷了,誰家的兒媳婦都不跟婆婆幹仗了,再也沒有打人、罵人的了。我丈夫撿塊手錶,我問了幾個人沒找到失主,送大隊廣播喊,也沒人要,都說你就要唄,我說我不要不義之財。

「法輪大法好」,在我們村家喻戶曉,人人皆知。信主的來我村傳道,家家都說,我們信法輪功,不信主。

一天,政府「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人來我村看到每個電線桿上貼的都是「法輪大法好」。他們叫村長揭下來,村長說「我不揭」。於是這兩個警察和那個「六一零」人員自己去揭。揭到誰家門前的電線桿,誰都不讓揭,都說「法輪大法好,你們別揭!」

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教會我怎樣做人,我又用在法中明白的道理和修出的慈悲影響著周圍的人。可就是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了中共的殘酷迫害。現在還有許許多多的世人被中共的謊言所矇蔽,真希望這些人能早日明白大法的真相,受益於大法,身體健康,家庭和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