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身上發生的奇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我從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大法使我受益匪淺,讓我從一個滿身是病、對生活失去信心的人轉變成一個身心健康的大法修煉者。家人、親屬從我的身心改變感到了大法的美好,丈夫、兒子、母親、妹妹及後來的孫女都相繼走入大法修煉,全家四代人都沐浴在佛光中,每個修煉人都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苦度。修煉中,我們每一個人身上都有奇蹟發生。

煤氣灶和液化氣罐同時打開燃燒有驚無險

二零零三年初春的一個早晨,我母親早上起來後想燒點開水。七十多歲的她不知道怎麼安全使用煤氣灶,她到陽台上就把煤氣灶和液化氣罐同時打開點火。以前住平房時液化氣罐裏有剩餘的液化氣,我們就把這煤氣罐放在灶台下面。我在衛生間聞到很大的煤氣味,就趕快往陽台跑,問母親怎麼煤氣味這麼大?母親說,沒聞著(她的嗅覺一直不好),母親給我做了一遍燒水、點火的動作,當時我啊了一聲,快關火!開窗戶通風!我嚇得心怦怦跳!煤氣灶點著火、液化氣罐還開著氣,明火碰到液化氣那是要爆炸的,全樓都跟著遭殃!後果無法想像!我們全家都知道沒發生危險,是因為我們修煉了法輪大法,是師父保護了弟子和周圍的眾生,謝謝師父!

低能兒變成美麗的小姑娘

我小妹在修煉了兩年左右時生了一個小女孩,全家都很高興。但醫生告知這個孩子是「低能兒」,體重三斤六兩,不會哭、也不會吃奶、不排便,只會呼吸,生下來就被放在保溫箱中。三天後,醫院讓出院,由於沒給醫生送禮,醫生沒給小孩採取任何治療。

回家都一天了,孩子不哭也不吃奶,肚子卻脹的鼓鼓的,像個氣球似的,我們家親屬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找到鄰居的一位大夫幫助,她說:「這孩子有病,把母親的羊水吸到她自己的胃裏去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趕快送醫院吧!」第二天清早趕到醫院。醫生一看是昨天出院的那個孩子,說甚麼也不收,說是腸梗阻,讓去大醫院做手術。妹妹淚流滿面,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的丈夫和婆婆不同意做手術,因為孩子小體質那麼弱,怕手術台下不了就沒命了,就這樣把孩子抱回了家。又到私人診所求救,也沒有甚麼好辦法,醫生怕擔責任,就推了。

在最危難中,我們想到了師父,對!求師父啊!「他打出去的能量,在你身體周圍的人都會受益。佛家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不但要修己,還要普度眾生,別人會跟著受益,能給別人無意中調整身體、治病等等。」[1]我們全家人都從心裏默默的求師父救救這孩子,不斷的念著「法輪大法好」。

過了十幾個小時,孩子要嘔吐似的,但沒有勁,根本就吐不出來,孩子臉都憋青了。我們又趕快請鄰居大夫幫忙指點。大夫說,可以用小手指按小孩舌根,讓她吐,不過也有危險,因小孩一點力氣都沒有,怕被該吐出的異物卡住,窒息而死。我們邊求師父救救孩子,同時用手指按她的舌根讓她吐一點、再吐一點,後來她就能大口的吐了。吐了一上午,每吐完一回,就像昏死一樣,小手、小腳冰涼,臉色蒼白,全家人的心都提著……我對大家說:「師父一定能救她,咱們就念‘法輪大法好’,要不停的念。」到下午,小孩開始排便了,鄰居大夫說,「這就好了,兩頭透氣了。」到晚上小孩臉色也好看了,用眼藥水瓶給她滴水喝,慢慢的也能吃奶了。我們全家人深知沒有師父救孩子,孩子就沒命了,大夫都說,像這樣的孩子能活下來就是奇蹟!

孩子一天比一天健康,活潑可愛,我們經常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剛會說一個「爸」字時,一天在托兒所午睡,醒來就喊:「法輪大法好!」托兒所的阿姨都驚呆了。跟我小妹說,你的孩子說話都說不全,只能說一個「爸」字,她怎麼能喊「法輪大法好」呢?妹妹笑著回答說,「大法救了她的命,她喊就對了。」現在這孩子已經長到一米六四的個兒,學習好、是個漂亮可愛的小姑娘。談起小時候的經歷,她總會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八十五歲老母過病業關

一九九七年,我母親看我學法輪功後醫院沒能治好的病都好了,就隨我一起修煉法輪功。不久她的胃腸病、眩暈症、關節炎、手指上長瘤子等,隨著煉功不知不覺的都好了,母親那個高興啊,說我一個字不識,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多年的老病就好了,真神奇啊!母親天天去學法小組學法,早晨到煉功點煉功,從不間斷,她從心裏感謝師父。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對法輪功開始瘋狂打壓,我們家人受到邪惡的嚴重迫害,我和丈夫被拘留,兒子(人稱他 「小法輪」)才十幾歲被教養一年,後又送精神病院迫害。母親很是恐懼,睡不著覺、吃不下飯。即使這樣母親和小妹說:「不管甚麼樣,我也不離開大法,也不離開師父。我師父最好,大法最好。」警察到我家非法抄家、收大法書,恐嚇母親,我母親、小妹從不配合邪惡。在師父的保護下,風風雨雨、磕磕絆絆走到了今天。

二零一五年夏的一天,母親有點發燒、後又拉肚子、嘔吐、哆嗦。到下午「病」情加重,發高燒、渾身出冷汗、臉色蒼白、嘔吐不止,不睜眼睛。母親當時住在我弟弟家,弟弟、弟媳不修煉,要把母親送醫院。母親讓他把我和小妹叫過去。接到電話,當我們趕到時,只見母親臉色蒼白,呼吸急促,我們叫著她,問她你怎麼啦?她睜開眼看了一看說,「沒事、沒事!」

這時弟弟、弟媳說,媽媽都這樣了,八十多歲了,讓她去醫院,她說不去,耽誤了可怎麼辦?!我當時明白,這是黑手爛鬼在迫害,修煉人不會有這麼大的難,母親能不能過這一關呢?還是問問她本人吧。我說:「媽,你覺的怎麼樣,你如果心裏沒底的話,就去醫院。」母親睜開眼忙說,「我才不去呢,我有師父管,我才不去呢!」並堅定的說,她能過去這一關。

平時總覺的母親修得不怎麼好,悟性也不怎麼高,發正念只會念正法口訣,更多的也不會。看到在這生死關面前,母親卻有著堅定的一念,我知道這就行了,師父就能救她。

在母親過關的日子裏,我每天和她一起學法、發正念、談修煉的心得體會。我們一起讀《轉法輪》時,看到書中說「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二十天過去了,母親還一直哆嗦,一天睡不到兩個小時的覺,吐的都是像洗衣粉沫子一樣的東西,吃不了飯,喝點水都得吐出來,看著母親難受的樣子,就想都這些天了也沒好,是甚麼原因呢?

我問母親:「是你有甚麼心沒有放下,有甚麼執著還沒找到嗎?」母親說,「消完業就好了。」與她交流中,沒發現她有甚麼執著心。哦!是我有了執著心啦,著急心、情、怕髒,是我不對了,舊勢力在鑽我人心的空子。解體這些不好的心,修去它、解體它。過了一天,我又問母親,「你這麼哆嗦,吃那麼點飯,也不能睡覺,你不害怕嗎?」母親非常輕鬆的說,「不怕。」我說這是黑手爛鬼在迫害妳,她說,「那我不知道,反正我有師父管,我就沒事。」又過了幾天母親就好了。雖然她不識字,可每天她都聽師父講法,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那麼多的執著心,平時身體哪兒有不舒服了,就說,「師父給消業呢!」根本就不執著。就這樣,四十餘天她的身體完全好了。母親用親身的經歷告訴了她身邊的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神奇!

兩次車禍生命安然無恙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個晚上,我和一老年同修去發真相小冊子。過馬路時,一輛摩托車飛馳而來,當時我倆站在馬路的雙黃線上,摩托車直奔我們而來,也不知道把我們撞出多遠,也不知昏迷了多長時間,睜開眼時就看到有好多的臉在看著我呢,心想這是在甚麼地方,我躺在這裏?這時就聽人說「她活著」。這時一位交警過來對我說:「把你家電話號碼告訴我。」我說沒記住,就聽他說:「沒事,能說話、有意識,趕快叫車送醫院。」

怎麼上的車、到哪個醫院、大夫怎麼看得病,當時都不清楚,到做腦CT檢查時才明白過來。看到身邊的丈夫和兒子,我問,這是幹甚麼?他們說給你做腦CT檢查呢,我說不做,沒有事,有師父保護根本就沒有事。他們示意我別說話。等了半個小時看結果。我想,等結果也沒用,師父說過:「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那我就一定沒事。結果出來了,真的沒事,骨頭沒有任何傷害,只是傷及了皮肉。

我對丈夫說,你看怎麼樣,咱們是學法煉功的,師父時時在看護著我。我問那個阿姨(同修)怎麼樣了,他們說也正在檢查呢。我說那我們就先走吧。

到家後,頭、臉、腿,全身都疼,臉腫的都變形了,眼睛充血、還睜不開。此時已經後半夜了,我讓兒子、兒媳趕快回家,讓丈夫趕快回去上夜班。

他們走後我就想,我們站在雙黃線上怎麼能被撞呢?是取命還債,還是黑手迫害?如果沒有師父保護,可能今天就沒命了……

這時,腦袋疼得像裂開似的,想吐、噁心,就在心裏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並發正念。就這樣三點五十分煉功時間到了,母親叫我起來煉功。我答應著坐起來,當時那迷糊、噁心、頭痛、腿痛的直哆嗦,站在床邊想到大廳裏煉功都很費勁,還不能讓母親看到我這樣,看見她就靜不下來了(我被撞沒有告訴她),我說你把錄音機打開,燈關了,我馬上就過去。我艱難的走到廳裏,與母親一起煉功。

開始頭也不敢動,胳膊、腿也不敢伸,這時就請師父幫我,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咬牙堅持煉完功,母親回頭一看,嚇了一跳,你怎麼了,臉都變形了?我說昨天晚上讓車撞了一下,她說去醫院了嗎?我說去了,骨頭沒事、皮肉傷,你放心。你看我不是五套功法都煉下來了嗎,有師父保護,甚麼事也沒有。

煉完功疼痛消失了一大半。母親做了粥,我吃了幾口,還是有點噁心,就開始聽師父的講法,丈夫和兒子都回來了,進門就說,一看就好多了,我說那當然了,大法神奇,師父慈悲。

上午十點鐘,肇事家屬找到我家,進門問候了幾句,就忙說她怎麼不容易,自己一人領著兒子過,生活很難等。我一聽,她是怕我訛她,就說:「你放心,我不會訛你的。你今天有福了,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導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要為別人著想,不給別人找麻煩。」看她的表情不那麼緊張了,我問你兒子傷的怎麼樣?她說,傷的不輕,頭骨都摔碎了。我說你快去看護你兒子吧,我這沒事。她又問和我一起被撞的老太太是學法煉功的嗎?我回答是,我說你放心,她也不會訛你,她很快就會出院的。陪同她來的親屬說,「我們今天是遇到好人了。」我說:「這你就說對了,你們也沾了大法的光了,否則,這回就會讓你們傾家蕩產,因為責任方是你們。你們要感謝我師父,今後要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點頭同意。兩三天後,和我一起被撞的同修阿姨也出院了,後來我們給他們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大法洪傳世界及大法的美好,並給他們做了「三退」希望他們有一個好的未來。

第二次被撞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日早八點左右。我騎車過馬路斑馬線時,急速開過來的一輛出租車撞在我的自行車後邊,車子撞壞了,不能推了,我被撞的坐在地上,腿外翻,別人拉我都起不來。司機很害怕,把我抱起來,我的腿才轉過來,才能動,這時我忙求師父,心想我是大法弟子,腿一定沒事,活動一下腿能站住了,這時我給司機講「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千萬別信江氏集團的謊言,如果我不是學大法的,今天我不可能這樣,我都六十多歲了,你們看我還能走,這是我師父保護我,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位司機很感動,一再說謝謝,把車開走了。

回家後,隨著學法、煉功、修心又恢復了健康。

這正是神跡在人間,「回天不是盼」[2]!我們全家人感恩師尊,不負師尊慈悲苦度,一定學好法、講真相多救人。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問候〉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