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顯神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我是1996年得法,在師尊的保護下,穩健的走到今天。出國前,參加了4﹒25和7﹒20的北京上訪。出國後,除參加在捷克的洪法活動和對當地華人講真相做三退之外,多年來一直在電話平台上講真相救人。在多年打電話救眾生的過程中,修去了很多自己平時察覺不到的執著心,如怕心、爭鬥心、急躁心、虛榮心、顯示心、歡喜心、怨恨心、私心等等。在不斷去執著心的過程中,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使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是我這一生中最正確的選擇。在這20多年的修煉過程中,大法給我展現了許許多多超常的現象。

(一) 一跤徹底把我摔清醒了

有一年冬天,下了凍雨,馬路上結了一層冰,腳剛踏上這溜滑溜滑的路,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聽見「叭」的一聲,我就四腳朝天平躺在冰地上,好像是四個人把我抬著從高樓上扔到地上一樣,聲音很大,我當時就不能動了,但腦子很快清醒過來,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立刻打到我腦子裏,心裏想著「沒事、沒事」。先生要扶我起來,可是我動不了,好像腰椎和五臟六腑都摔碎了,從腰部到腹部劇烈的疼痛,我靜靜的躺在冰地上,心裏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幾分鐘疼痛稍稍有一點緩解,先生慢慢從地上把我扶起來。

我是個醫生,從常人角度看知道是腰椎骨折了。先生問我,「能走嗎?」站在原地又停了幾分鐘,我試著邁步覺的還可以,先生攙扶著我,我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到了家。躺在床上不能動,也不能翻身,疼的一夜沒睡好覺。第二天根本起不來,讓先生把我扶起來,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不能煉動功,試著煉第五套功法,雖然腰很疼,但能盤上腿能打坐了。我沒有害怕,心中只有一念:堅信有師在有法在不會有事的。就這樣我每天堅持學法,煉第五套功法,疼痛減輕些就煉動功。

一週後,我基本能下地生活自理了。可是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從摔傷那天起,一週多時間沒有排便,全家人都很著急,女兒聯繫了醫生,逼我去醫院,我說,「你們不用擔心,我沒有事,你看我吃飯正常,沒有任何不適。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管,很快就會好的。」一週後出現了排便的感覺,我想這麼長時間肯定會出現排便困難,結果出我所料,一切正常。

二週左右,完全康復了,到目前為止,再也沒出現過腰痛現象。感謝師尊的保護、感謝師尊為我承受的一切業力,要不是師父為我承受,能好這麼快嗎?這件事使全家人看到了法輪大法展現的神奇。

修煉是嚴肅的,在修煉的路上來不得半點含糊。向內找,為甚麼會摔的這麼重呢?自己馬上意識到是在點化我,「要抓緊時間了,不要忘了回家的路。」那時剛搬進新家,把很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了買家具裝飾新房,三件事做的少了,當時自己也意識到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雖然悟到了,但沒有做到。這一跤徹底把我摔清醒了。從那時起,下決心把損失的時間補回來,嚴格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走好師父給我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多年來堅持每天早晨4(5)點50起床發正念,煉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小時,接下來學一講《轉法輪》;中午發完正念,煉一至四套動功,然後學一小時經文;上午和下午都在平台上往國內打真相電話;每天堅持背法。

我體會到,信師信法是修煉人的根本,在修煉的路上不可能都是一帆風順的,作為真修弟子,要明白自己的責任與使命,做甚麼事情,都要以法為大,遇事向內找,正念對待所遇到的一切。如魔難、干擾、考驗、困難等等,同樣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大法弟子每一個不正的念頭,都會被邪惡鑽空子,從而迫害和干擾眾生得救。

(二)阿爾卑斯山上飛舞的法輪

我陪先生到瑞士去旅遊,我們住在阿爾卑斯山的一個山頂上,晚飯後站在涼台往對面望去,太壯觀了。雖然天已黑了,但對面高聳的山峰輪廓清晰,高大無比,像一個巨人挺拔的站在那裏,感覺離我很近。

接下來每天坐旅遊大巴,沿著阿爾卑斯山的山間公路行使,無論到哪個景點,甚至坐小火車爬到4158米高的少女峰,沿途所經過的地方,我都背《論語》讓它們聽,並讓它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拍了很多照片。旅遊結束回到家中,把相機的照片放到電腦上一看,全家都很驚奇,所拍攝的阿爾卑斯山各處的風景、雪山以及在開往少女峰的小火車上,站台上和山洞裏的照片,上面都有密密麻麻飛舞的法輪,而且都非常清晰。為此,我還寫了一篇報導發表在大紀元上,並附上了照片。

萬物皆有靈,這是千真萬確的,一切都是為這大法而來的生命。我們日常生活中所接觸到的東西都應該好好的珍惜!

正法已經到最後了,作為大法弟子,三件事有一件做不好,不但救人的力度不夠,同時修煉的狀態也會受到影響;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眾生,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層次有限,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