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實證科學無法解釋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底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一歲。我畢業於某財經政法大學,有一份不錯的工作。

早在讀高三時我就認真的讀過一遍《轉法輪》,當時心裏覺得這個法非常好,就對已經修大法的媽媽說,這個法太好了,您一定要好好修下去。而我自己一擱就是七年,直到二零一二年底才開始正式走進大法中修煉

近五年的修煉中,我經歷過車禍,也遇到過幾次很危險的情況,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都平安的走了過來。沒想到從二零一六年三月開始,我居然遇到了病業大關。現在我把這一年中過病業關的經歷寫出來,證實師父的慈悲與偉大!證實大法的神奇與超常!這一年不管是身體上,還是心性上,師父都重塑了一個全新的我,把我從一個爛蘋果變成了一個充滿活力的好蘋果。

從二零一六年三月開始,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思想業猛烈的往外湧,內心知道要按大法要求做好人,但是思想裏全是邪念,根本壓不住,去不掉,感覺就像生死關來臨。我知道唯一的辦法就是大量的學法,因為只有「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因為大量的學法,我的思想業越來越弱,學法煉功的狀態也漸漸恢復正常。

可是修煉就是這樣一關接一關,思想業這一關剛過,我就感覺小腿和腳越來越沉重,我有點支撐不住了,上班越來越吃力,下班回家時,原本只用走十分鐘的路程我要走半個多小時。為了保證我的學法煉功時間,我在離職與不離職之間糾結了一陣子。最終我選擇了暫時離職,以後再找工作。這樣我和媽媽每天與同修們一起出去講真相救眾生,一起學法煉功,有了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

沒想到辭職以後不好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嚴重,左腿和左腳麻木、沉重,走路很痛,右腳的腳背上起初破了點皮結了痂,後來發現分泌物有異味,就對傷口進行了清洗,發現傷口裏的肉都爛了,右腳腳背緊靠小腿處現出一個三、四公分的大洞,從洞裏可以看到裏面的肉和一條筋。這個洞旁邊的皮膚呈紫黑色,腫起很高。從這個洞裏排出大量黑色的毒液,當時穿的真皮旅遊鞋,鞋的內幫靠近傷口處全呈黑色。最厲害的那幾天,煉「法輪樁法」時感覺有點站不住,因為右小腿腫的很厲害。煉第五套功法時只能單盤了。

我的腳的情況用現代醫學的觀點看已經很危險了。媽讓我把實際情況和爸爸說一下(他在我八歲時和我媽離婚了)。他來看了我的情況之後說甚麼得的是「敗血症」,如果醫治晚了就要截肢等等。我明確告訴他:我堅信法輪大法,他抱怨了幾句就走了。

在腳背爛的最嚴重的頭九個月裏,一天一天都在衝極限,但我始終堅信:「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師父無所不能,就看關鍵時候你能否想到師父,你是否在法上,只要在法上,師父就會幫我!

放下所有的雜念,每天堅持認真學法、煉功、講真相,這三件事一點也不能鬆懈。近半年的時間裏,我的作息時間都是:早上4:55開始煉動功,5:55分發正念,7:10煉完靜功後,抽時間學法,然後和媽媽與帶著我講真相的老同修一起外出講真相救眾生。

那段時間我的臉色發青很嚇人,可老同修從來沒有嫌棄過我,還鼓勵我,說:「你必須每天都要堅持出來。」我有時跟不上她的步伐,她總是耐心的停下來等我。

下午繼續學法,晚上再煉一遍功。

腳的情況好點後,我想到煉第五套功法要雙盤,這樣試著雙盤打坐幾天後,傷口魔術般的開始變小,差不多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二,裸露的筋也長進肉裏去了。九個月後,身體狀況有了明顯改善。現在的我皮膚細嫩,白裏透紅,氣色很好,不認識的人都以為我只有二十幾歲,走路步履輕盈,左腳不疼了,右腿消腫,右腳腳背的傷口快癒合了。在右腳腳背傷口不斷癒合過程中,裏面長出了一些白色的筋,一個洞對應一條筋,一個洞癒合後,另一個地方又出現一個洞又長出一條筋。這樣長了好多條筋,這時我才悟到:右腳傷口處排毒液時很多筋都斷了,當時我只是看到傷口處有白色的斷頭在外面裸露著。那是師父從深層幫我淨化身體啊!是師父重塑了一個全新的我!我不禁感嘆師父的偉大,無所不能──我右腳那麼多條筋都斷了,怎麼一直能走路呢?!師父太偉大了!大法太神奇了!

如今,當我以全新的面貌亭亭玉立在親朋好友面前時,大家都驚呆了,特別是我舅媽,她對我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你們師父太偉大了!」

這是醫學奇蹟,這是實證科學無法解釋的神話!

感恩我在大法中獲得新生!感謝師父的再造之恩!

感謝同修們對我的無私幫助與付出!

願天下有緣人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得福報!

弟子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