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無別 法度有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我修煉大法二十年來,心性在大法中昇華,親見師父慈悲保護弟子的所見所聞。下面我要說的是幾件往事,見證大法對眾生的慈悲救度。

那是我因修煉大法被中共非法關押監獄裏的時候,接觸了幾名刑事犯人,在他們身上發生的真實經歷。

一、嚴重的視覺障礙消失了

犯人A和我在同一監舍,我經常和他私下交談中國的傳統文化,修煉故事等。他相信有神的存在,他認為天體運行、星球各有軌道,互相交叉,既無碰撞且有規律,這本身就是一件神奇的事。

有一年的大年三十早上,人們尚在沉睡,我剛起床,他就輕手輕腳的走過來,說要看看大法書。我既高興又驚訝,隨手遞給他一本師父講法的手抄本,他趴在被窩裏偷著看去了。到了白天,他苦笑著告訴我,由於他歲數大,眼神不好,他看不清楚上面的字。我問他為甚麼今天想看大法書了呢?他說他也覺的奇怪:睡覺時耳朵邊有人對他說「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他被嚇醒了,睜開眼身邊卻沒有人,接著睡下,還是有人在耳朵邊告訴他:「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如是三次。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為他從新抄寫了師父的幾篇經文,字儘量大一些,但限於監獄的特殊環境,手抄本只相當於正常書籍的四分之一大小。我知道他即便能看到一篇或一小段兒,那也是在學法啊,大法本身是有威力的。可是他還是甚麼字也看不清,他很著急,但沒有放棄。我就和同修給他背師父的《洪吟》和《精進要旨》裏的短經文,他仔細的聽著。

我們又給他找來一本師父的《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是印刷版本,非常珍貴,字也大,線條也粗重,應該能看的清。我們給他把風,怕別人打擾他,他自己也拿著一份報紙作掩蓋,裏邊夾著師父講法看起來,這回他沒有停,大概能看得清了,我們都為他高興。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更讓人高興的事兒還在後面呢!他摘下眼鏡,走向我們,說他看到師父講法了,在收好眼鏡後,無意中瞥了一眼報紙,竟然把報紙中縫上的小字,這回也看清了,要知道報紙中縫上的小字,正常視力看都費力。唉,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重複試驗了好幾次,視覺上沒有障礙了。

慈悲的師父看到他渴求大法的那顆心,就為他治好了眼睛,這太神奇了,也太超常了,若不是親眼所見,真是很難相信這是事實。

二、看大法書神奇現

犯人B有一種病,渾身出汗。早上剛穿的衣服,不到中午就濕透了,身上也漚著一股味兒,蓋的被子也整天濕漉漉的,他說他也懶的洗了,家裏拿的藥也不管用。

在水房洗漱時,我一連幾天都看到他的花被罩泡在臉盆裏,快半個月了,還是放在那兒。我提醒他:「怎麼不洗呢?被罩都有味兒了」。他說沒時間洗,準備讓家裏接見時帶新的來。犯人都出工了(當時我和同修開創了較好的環境,可以不出工留在宿舍裏),我把他的被罩裏的臭水倒掉,清水投了好幾次,又用洗衣粉洗了兩遍,曬乾疊好,放在他床下的櫃子裏。我也沒告訴他。幾天後,他笑著問我是不是我給洗的被罩。我說是。他說想看看大法書了解了解。

平時他愛看玄幻小說,而監獄宿舍裏的燈晚上一直開著,所以他抱著書看到深夜,別人是不在意的。

可是第二天早上,他找到我,第一句話就說他被嚇壞了。我以為是出了甚麼問題,忙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頭天晚上快十一點了,人們已然沉睡,周圍靜悄悄的,他把大法書夾在玄幻書裏,還沒看幾行字,就發覺窗戶外有人敲玻璃,這可是三樓啊,不可能有人,可是卻有聲響,他嚇的不敢看大法書了。一會兒窗戶這頭沒動靜了,他接著看大法書。樓道裏夜班雜役又走來走去,平時這麼晚,雜役也不知到哪瞇覺兒去了,可是今晚格外精神。他在忐忑中又等了一會兒,一切都靜下來了,沒有任何聲響了,他從新看大法書。不一會他看完了,也睏了,眼睛閉上了,可是剛把眼閉上,黑暗中出現金光,金光中有四個字由小瞬間變大,每個字都有一尺見方,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法輪佛法」,真實的展現在他的眼前,他被驚呆了。停留了幾秒鐘,金光隱去了。他確信這不是幻覺。

一個人要得這宇宙大法,這可是驚天動地的一件事。那魔也要來干擾他,或是利用常人嚇唬他,一看他還是那麼堅定的那顆心,師父的法身和大法的護法神就清理了那些不好的東西,並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他,也看他最終能不能悟道。

講到這兒,我要奉勸世人,珍惜大法的每一份傳單和與大法弟子的接觸,那都是承載著你這個生命與大法的那份緣。因為人不止一生,也許在你生命漫長等待的就是為了今天接續這份機緣,敬重大法也必將得到神佛的護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