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金鑰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們一家三口是二零一一年得法的,在師父的呵護和加持下,走過了七年的修煉道路。

近兩年中,我幾次陷入「情」中難以自拔,前幾次痛苦萬分時,最後都是堅信師父堅信法,站在為他的基點上過來的。下面,講一下近期去「情」的經歷,希望能對陷在「情」中的同修有所幫助。

記得一九九二年五月份,新婚沒幾天,就夢到了與丈夫的前世因緣,像看電影一樣一幕幕的、清清楚楚的相遇又分離,是我偷偷的逃離那個家的,因為那一世他有好幾個老婆,我是最小的一個。因我的離開造成了他很大的痛苦,也因此促成了今世的夫妻因緣。

走入修煉後,才悟到是師父慈悲,看我欠丈夫的情太重,早早的點給我。因此,近兩年中修去「情」這個東西的經歷讓我倍感痛苦。

就像「疑鄰竊斧」典故中講的一樣,今年十月初,開始懷疑丈夫在外面有女人,看他的種種言行都有問題,尤其是手機中有開機密碼。因此,與他交流時,經常講法中對情色慾的告誡、講色慾心是舊勢力毀人的工具,講本地區情色心不去導致嚴重後果的實例等等。也知道有些不對,也知道在揪心的疼痛襲來時向內找,可就是困在「情」中找不到出口。因此,我加大了對「情」這個東西的清理,每天多發正念解體與丈夫、與女兒生生世世積累的「七情六慾」。

在十月份放假的那幾天裏,當一個人獨處時,經常會突然的襲來一陣痛徹心扉的感覺,一種極度的孤單、恐懼、怕死、自卑、失落等感覺,壓得我透不過氣來。尤其是十月八日那天,一個人在家,這些執著心又翻出來了,讓我不由自主的痛哭起來,記憶中沒這麼痛哭過,好像要把今世一切悲傷委屈都釋放出來一樣。

痛哭了一陣子,腦中閃過一個念頭:「要與我生生世世的愛人生離死別了……,感謝女兒生生世世的陪伴……」一下子愣住了,是誰要與他倆「生離死別」呢?我們都是由師父看護的大法弟子,怎麼會有「生離死別」呢?我警醒了:痛哭的不是我,是後天生出的「情」這個東西要死了,是它在垂死掙扎呢!止住淚水,清除後天生出「情」這個東西的假我,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一律作廢。

心在法上時,很理智,能做到不斷向內找自己,修去「情」的執著;陷到人中又犯糊塗,言語犀利、諷刺挖苦的,連常人都不如。兩個月的時間裏,就這樣反反復復的時而清醒,時而失去理智的,這顆心讓「情」傷得「血淋淋」的、「剜心剔骨」的痛。

我一次次的否定它、排斥它,又一次次的被「情」傷著,學法學不進去,講真相受影響。一天,在打坐中,看到一隻沒精打采的獅子坐在我面前,呆呆的看著我,然後被牽走了。心想:這是甚麼意思呢?

師父的法打過來:「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1]這是慈悲的師父點化我,修煉不能懈怠,要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的。反思自己近期的修煉狀況,唉,又讓師父操心了,不能再這樣啊,我橫下一條心:要振作起來,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

師父講:「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當然一下子斷了這個東西還不容易,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但是你得自己嚴格要求自己。」[1]

我不斷的背這段法,不斷的背、不斷的背……讓整個身心都溶入法中,背的次數多了,渾身充滿力量,走路都輕飄飄的,漸漸的揪心的痛開始少了。一天,我坦誠的對丈夫說:「真對不起你,是我沒修好,影響了你的修煉,我也不想這樣,要是能一下子從『情』中跳出來,那有多好啊?這個『情』太傷人了,你耐心點,我一定要多學法、多向內找,儘快的走出來,你也要幫助我啊!」他說:「我也是修煉人,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我會把握好的。你這樣的感覺我也有過,半夜醒來,孤獨寂寞襲來時,我就忍著,然後雙盤打坐一小時左右,就忍過來了,那段時間確實挺難的。」他還說:「你每次都說是為了我,其實是為你自己,你怕失去自己的利益,如果你把自己想像成宇宙中的一粒塵埃,你就甚麼心都沒有了。」

我向內找自己:他說的有道理,我自以為是為他的,實質上是為自己的利益,是為私的,鑽進為私這個牛角尖裏是怎麼也出不來的。我必須修去私,達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修成無私無我,完全為了別人而活著的生命。

一次,我看到他輸入的手機密碼,記住了。之後的一天,煉完功,準備發正念時,想著甚麼時間偷偷的打開看看,一個念頭打進來:如果打開手機,也就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邪惡就會乘虛而入,你想像的也可能就既成事實了。是啊,「偷偷的」是不對的,是不符合大法的,沒做到「真」。於是我決定不看手機了:「一切都不管了,有師父呢!」瞬間心也不鬧騰了。打坐中看到自己的頭是「十」字、身體是「且」、雙盤的腿是「八」,整個身體組成了一個「真」字。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弟子要做到「真」。

師父講「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1]。是啊,走入修煉了,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一件事都不可能是偶然的,一切「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做甚麼事,與甚麼人接觸,也都是師父利用這個因緣關係來昇華我們大法弟子的。那麼,我受到的傷害、不公、委屈也可能是前世因緣造成的,是師父藉此讓我修去執著,提高心性的,我還在這難過個啥呢?我的一切由師父作主,是我欠的,我就按師父的安排償還,儘快的還吧。

向內找:我總想管著他,把他當作我的私有物來管著,你不能有秘密,我讓你幹啥你才能幹啥,一切由我說了算,這樣我才滿意。我是誰?他是誰?他是我的嗎?歸我管嗎?答案是否定的:他不是我的,我也不是他的,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我們的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放下自我,放下一切的七情六慾。

在聽明慧交流文章中講到一個老年同修敬師敬法的事:學法時雙盤,把書捧到心以上的位置,端端正正的學法。我也照做了,雙盤著端端正正的讀《轉法輪》第二講,大約用了一小時四十分鐘左右時間。第一次雙盤這麼長時間,中途也有痛得想放棄的時候,最終還是堅持下來了,期間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雙盤的痛感不是很大,稍微堅持一下就過來了,而且渾身被能量場包圍著很熱、很殊勝。

第二天早上,在煉第五套功法時,看到一把金鑰匙橫在左胸前,若隱若現的、一動一動的,看到它就知道這是打開我心鎖的鑰匙,只一想,鑰匙就對著心的部位一轉,隨著心門的打開,一下子噴湧出無數的人心:名、利、情、色慾、恐懼、自卑、消極、抵觸、自私、妒嫉、怨恨、假、惡、鬥等等,這些人心在湧出來的一瞬間就解體了。此時,整個身心輕鬆無比,感覺身體變小了,當時有一念:人中的一切執著心都解體了,都沒了。再看對面雙盤著的丈夫,覺的他離我很遙遠、很遙遠,再環視周圍的一切,都離我很遙遠、很遙遠……彷彿整個世界都已經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了。

感謝慈悲的恩師,讓弟子終於走出了「情」的魔難,用大法中修出來的慈悲和善念化解了生生世世積累的「七情六慾」,放下了人中的一切。

從今後,弟子心中只有師父,只有大法,只有無私無我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個人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