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僅三天 丈夫中風症狀消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先生下班吃晚飯時,我發現他左眼睛比平時小,並無意識的眨眼,我問:「你左眼睛怎麼小了?怎麼還不斷的眨眼睛?」

他愣愣的,說:「我怎麼喝粥的時候,感覺這個碗都不是圓的,粥送不到嘴裏、要洒的感覺?」並說,頸椎的筋拘在一起,壓的很痛,連帶著頭也很痛,左腿也疼的很厲害。

我說:「你就趕緊學法煉功吧,大法多好啊!」他沒吱聲。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修煉二十二年,和醫院絕緣,甚麼頸椎疼、頭疼、腸炎、皮炎、甲狀腺炎、乳腺瘤等等都不治自癒。

我修煉大法,身心受益,先生是知道的。他工作雖然很忙,但是看到我的變化,他也看過《轉法輪》,也煉過功,雖然沒有經常煉功學法,但是對大法的法理很認同,按照真善忍修心性做的很好。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他就不修了,知道大法好,依然按照大法做好人,也看過大法師父的其他經書,只要我做證實法的事,他全力配合,但是不學法不煉功,讓他學法煉功,他就笑著說,在心裏相信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性就行了。再說急了,他就說:「你好好修自己的,別管我。」這成了我們不能觸及的話題。

但是,現在病業來的很兇猛,接下來幾天,他的症狀越來越重,嘴歪了,一個眼大,還凸,一個眼小,還不斷眨眼。頸椎和頭、左腿疼的很厲害,躺不下,睡不了覺,坐臥不安,還陣陣發冷。整天這疼、那疼,搖頭晃腦的在床上折騰,一會拍頭,一會拍頸椎,一會拍腿。這個好面子的人形像沒有了,身體的疼痛也是實實在在的,對他的打擊太大了。

我勸他學法煉功,他還是不煉。我說:「你都這樣了,還不學法煉功啊?煉功有那麼難嗎?既然不煉,那就去醫院吧,別耽誤了。」他說:「不去。」我說你知道這是甚麼症狀嗎?他說:「甚麼症狀也不是。」

我就在心裏想,他這個人怎麼了,你以為你是誰啊?大法還求你來修啊?這麼好的大法,自己明明知道好,為甚麼不好好修呢?真是太可惜了!到底為甚麼呢?簡直不可理喻。

下午,我出去打真相語音電話,在公園休息時,看電子書──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看到師父說:「所以我過去講,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有的人覺的碰到不高興的事了就不高興了,那你不就是個人嗎?有甚麼區別呢?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過去宗教中不是講向內修心嗎?現在的人你別聽他講,他不一定知道真意是怎麼回事。真正的去修你自己,碰到矛盾了、碰到問題了看自己哪錯了、我應該怎麼去對待,用法來衡量。大家想想,這不就是修煉嗎?無論你出家也好、你在家修也好,常人能這樣做嗎?不能的,你不就在修自己嗎?」[1] 「那麼如果修煉人這樣看問題,用正理修自己,你們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興的事是不是好事呢?你要想修煉、你要想脫離三界,你要想返回你原來的地方,你要想救度你那一方世界的眾生,你要真的是在助師正法,這不是給你提供方便、這不就是叫你真正的修自己嗎?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給你鋪路呢嗎?你為甚麼不高興呢?」[1]

我恍然大悟,這些年我一直執著先生的這個事,不但沒向內找,還生出了怨恨心,我沒修自己,更沒修出慈悲心。我想起師父講的法:「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2]

我想起二零零六年勸先生三退時,先生和我說了他小時候的一件事。他剛上小學一年級時,在廁所裏寫了「打倒毛××、打倒共產黨」當時所謂的反動標語,之後就被調查了。因為當時年齡小,才七歲,如果再大點就會被判刑了,再加上家裏在那個時代也是所謂的「根紅苗正」,家裏很多人都是黨員。就是這樣,家人也受到牽連,他媽媽的「政治前途」被他葬送了,他被歧視,被迫送到農村的姥姥家去念書,到了二年級的時候,才回來。回來也是被同學孤立,被叫做「小反革命」,只能跟被打為「黑五類」的孩子玩,整個小學都在恐懼和歧視中度過,就是上中學,還受到影響。

想起這些,我似乎能理解先生,可能就是怕吧。大法被迫害已經十九年了。那個當初七歲的小男孩在那個恐怖年代的經歷太可怕了,超出了一個孩子的承受能力。對他幼小身心造成的創傷無法彌補。想到這些,我心裏升起了深深的憐憫。

我想放下自己的一切執著心,一切都是好事。看先生的造化吧。只要他信大法,信師父,師父有的是辦法,師父無所不能。

晚上我回家發正念的時候,發現MP3打不開了,我告訴先生MP3可能壞了,他說沒壞。我說,你怎麼知道沒壞?他說他用MP3煉功之後,把開關關上了。甚麼?煉功?先前不是怎麼說都不煉的嗎?我愣在那裏沒回過神來。

那一刻,我感到師父講的法:「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這真是千真萬確的!我感到同化大法後的玄妙!我感到修煉的愉悅!

那一天是十月三十一日,在先生煉功第三天(他打坐是單盤,腿還翹的很高),也就是十一月三日,我下班回來時,發現他歪著的嘴正過來了,面目表情正常了,英俊正氣的臉龐恢復了。

三天,多麼神奇!之後中風的一切症狀全部消失。這就是大法創造的奇蹟!丈夫的經歷再次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說:我非常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如果你沒選擇大法,沒有煉功,現在你就在醫院住院,驗血、做CT、拍X光、打針、輸液等等,上不封頂,我還得在醫院陪護、送飯。花多少錢先不說,得遭多少罪啊,還不一定能治好,你知道你的病怎麼好了嗎?都是師父替你承受了業力,師父多慈悲啊!修大法多好啊。我單位原來有個女同事,嘴歪的還不厲害,怎麼扎針灸都沒好。修大法就是這麼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