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去執著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很多同修都提到,在街上面對面講真相,就像雲遊一樣,能去掉怕心,同時當世人對我們冷眼甚至辱罵時,也能漸漸的修到不動心的境界。這些,我都深有體會。但除此之外,當遇到各種狀況,如果及時向內找,找到當時自己不易察覺的一念,也能找到很多平時隱藏很深的執著,並去掉它。下面僅舉幾個心性提高的例子。

一、有常人要給我照像

我和A同修長期配合,在街上面對面發《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勸三退。有一次,有一個人從我身邊匆匆擦身而過的時候,我趕緊把一本書遞給他,那人擺手拒絕時,我居然衝口而出:「這是共產主義呀!」話音剛落,我自己也愣住了。

我這是在肯定「共產主義」嗎?我怎麼在匆忙間,沒有經過思考的情況下,能脫口說出這樣的話?我想就是當我的主意識沒有清醒的做主的時候,我身體裏有另外一個意識,強大到居然控制了我。

我開始向內找,這時我想到我平時喜歡送《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而不喜歡送《九評共產黨》的原因,是九評封面上直接揭露了邪黨的面目,在面對面送的時候,我怕常人看到這個內容,也怕對方看到後,由於不明真相,給自己帶來危險,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常人看了封面後,開始會誤以為是中共內部書籍,不會對我動惡念。正因為我心裏一直埋藏著讓人錯以為是「共產主義」而保護自己的這一念,才會在無意識間居然說出那樣可怕的話來。

到這裏,我以為我找準了自己的心,但是緊接著發生的事,讓我意識到自己找的還不徹底。我把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送給路邊的兩個人,又簡單給他們介紹了一下,他們收下書後,對我表示感謝。

我剛要走開,其中一人叫我回去,我心想,肯定是有甚麼疑問想問我。我微笑的迎過去,沒想到他說:「來,你站那裏別動,我給你照張像。」當我給他解釋幾句,轉身離開後,我又開始找自己:「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剛才找的心一定不徹底。」

我又往深入想,我意識到,我不僅要明白是自己的甚麼心造成的,從行為上,我也要歸正才對,師父講「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那下次送書的時候,我一定要告訴眾生,我送給他的是一本揭露共產主義邪惡本質的書。

我就這樣邊想,邊跟A同修一路走著,我看到同修A在前面給一位大叔講真相,我在後面跟著給她發正念,同時繼續找自己。

這時我感覺到要直接跟世人講這是本揭露共產主義邪惡的書,我的內心充滿了怕。我又想,我為甚麼要怕?既然我這樣講是對的,我為甚麼怕?是因為我把人世間這種迫害的假相看的太實了,其實共產主義是邪惡的,是師尊認定了的,全天眾神也是這麼認為的。那麼我怕甚麼呢?我做著師尊和眾神認可的事,是會得到加持的,無需怕,那我一定要克服這怕心,做到。

這時,我看迎面走來一位阿姨,我下定決心送書時把話講透講明。我把書遞到阿姨面前說:「阿姨,送您一本書。」阿姨看了一眼封面說:「不要。」我接著說:「阿姨,這不是一本歌頌共產主義的書,這是一本揭露共產主義邪惡本質的書,我們生活在共產主義的國家,被它欺騙了這麼多年,您看了這本書,就一定能明白真相,不會再受騙了。」阿姨一聽,眼睛放光,說:「好好好。」拿走了一本。

我知道她開始不要,是因為她看了封面,以為這又是一本給老百姓洗腦的歌頌共產主義的書,當她知道這是揭露它的書時,反倒欣然接受了。阿姨的行為也徹底的扭轉了我不正的觀念,當時我心裏暖暖的,我知道是自己悟對了,自己正確的做法得到了師父和正神的加持,所以世人就這麼痛快的接了書。

通過這事,我悟到,我們平時很多時候是因為自己不正的觀念和顧慮心,才造成師尊和眾神無法加持我們。擋著眾生不能得救的,不僅僅是邪惡,還有我們自己遲遲抓住不放的觀念和執著呀!正是這些怕和自我保護,擋在我們和眾生之間,使真相無法直達眾生的心底。

二、都是師父在做

有一次,我還是在街上給世人送《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遇到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我認識她,早就打算給她兒子一本書,今天遇到老太太,就硬把書塞給她。老太太一個勁說:「我不認識字呀,我不認識字呀……」可我還是硬讓她拿著。這時老太太旁邊一個人不斷的取笑她。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又不好再要回來了。

這時我想自己怎麼這麼不對勁啊,救人這麼不負責任,給眾生送真相不直接給本人,還讓一位稀裏糊塗的老太太轉交。這時,我想起我幾天前做的一個夢,夢裏有兩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被扔了。

我開始向內找自己,我為甚麼要硬塞給一個不認字的老太太呢?是想把手裏的書趕緊送出去,而不是為了救人。那我不是為了救人的心送出去的真相,可能拿到的人就不一定是有緣人,就會被丟掉。

當我還在不斷的思考著的時候,師父看到我還差一點就明白了,就讓同修A直接跟我交流:「我看你每次出來的時候,總那麼著急想把書趕緊送出去,其實就是你沒認識到救人的是師父,是師父把有緣人帶來的。你只要帶著救人的心,一路上哪個人應該得救,師父就會把他送到你面前。」

同修又談了自己是怎麼悟到的,她說:「有一次,我帶了一包真相資料出去,在街上轉了一圈,都快回到家門口了,卻一本也沒發出去,我心裏有點著急了,沒想到拐了一個彎,看到一大堆人在那裏做工,一下子把所有的真相資料全部都拿走了。我突然明白,是師父在救人,師父要把這些真相資料留給這些人。從那以後,我再也沒用人心著急過。我帶了多少真相資料,師父都知道,誰能得救,師父也知道,我只要帶著救人的心,動動腿,把真相送給他們就行。而我每次無論帶多帶少,基本都是正好。」

經同修這麼一交流,我的思想就完全明確了,從那以後,我出去再也沒為自己的真相資料甚麼時候能發完而著急過。

同時,同修A還給我講了她經歷的另外一件事,她說:「有一次,我看家裏堆了好多真相資料,我一想,這麼多真相資料壓著怎麼辦?趕緊送出去吧!我就帶著一種完成任務的心,背著資料出門了。當我送給第一個人的時候,那人說:『你要是為了完成任務,你就不要給我。』我聽了心裏一驚,師父都知道呀,利用常人的嘴來點我呢!」通過同修A的這件事,我認識到發資料,是帶著完成任務的心還是救人的心,差別太大了。如果為了完成任務,資料會被丟掉,只有真心為了救人,才能找到師父領來的有緣人,才能讓真相資料發揮救度眾生的作用。

還有一件事,也讓我認識到是師父在救人。那是前幾天,我同樣跟同修A一起出去講真相,路遇一位五十多歲的大叔在挖地種菜,我們就給他講真相,交談中得知他是黨員,他回覆我們的話,讓我們感到這個人很是有正念,就非常想救他。但無論怎麼說,他就是不退。我倆都不想放棄,但是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做了。

這時我突然想起,第十五屆大陸大法弟子明慧法會中,有一篇文章《慈悲救眾生 智慧如清泉》中,同修說:「不管怎樣,就是把自己一放到底,虔誠的求師父救他,想著師父慈悲的形像,心裏不停的說:『請師父救他。』一會對方背後的邪惡因素就化為烏有,對方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我也在心裏開始求師父救這個人,而同修那邊心裏想,再鼓起勇氣,再講一次,這次同修一開口,沒想到這位大叔毫不猶豫的痛快答應退出加入的邪黨組織,簡直像被換了一個大腦似的。我當時眼淚都要流下來了。真是一求師父,師父就救了他,是師父在做呀,我還總認為是自己在救人。

我又想,自己以前怎麼從來沒有想過為了眾生求師父呢?每次都是自己遇到魔難了,為了自己上千次的求師父,其實真正危險的不是自己,而是眾生啊!我這是多重的私心啊!

三、最後一本書

有一次,我跟A同修一起出去發《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並講真相,我身上背了九本書,一會兒功夫八本就發完了,人們拿到書的時候都挺高興,同修A也說:「你今天發的挺快呀!」可是最後剩下的一本書,卻怎麼也發不出去,都不要。

我想:「剛才發的這麼順,為甚麼這本就突然發不出去了呢?一定是心性哪裏出了問題。」我開始向內找自己,看看自己在發最後這一本書時動了甚麼念。我意識到,我心裏想的是:「就最後一本了,趕緊發出去,就輕鬆了。」這是完成任務的心,而不是為了救人。

我以為我找到了自己的心,可是,我把這本書再發給一個路人的時候,他還是對我一臉嫌棄的樣子,不要。我想:「他這麼嫌棄我,肯定我還有甚麼執著心沒找到。」我繼續找自己,突然我意識到我除了想把最後一本趕緊發出去,還偷偷的想:「我要全發完了,就安全了,同修A身上的書,壓力在她身上,跟我沒關係。」

經過這仔細一找,才發現自己原來有這麼自私的自我保護的心啊!我心裏說,我錯了,我跟同修都是一起來救人的,誰身上的書都是用來救人的,不在於在誰的包裏,壓力也要共同承擔。這時,突然又有一個人從家裏出來,我把書遞給他,他帶著讚許的目光看著我,發自內心的欣喜的接受了,還連連感謝。我知道是我悟對了,師父讓世人用目光對我讚許呢!

這時,我身上的書就全部發完了,我發現同修A還有兩本,我說:「來,給我一本。」其實,以前如果我提前發完了,也會從她那裏分一些到我包裏,那是因為我講真相需要,而這次從同修那裏拿來的這本書,就不僅僅是講真相需要,還有覺的心理上的壓力,我一定要跟同修共同承擔。

這時,我想起剛迫害不久時,我那時都能在遇到危險時,儘量讓同修安全,自己去面對危險,為甚麼現在不行了呢?如果我繼續麻木不找自己,這顆骯髒的自我保護的心就會一直跟著我。所以,平時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真的非常重要啊!

四、是為了自己提高,還是為了救人?

又一次,我跟同修A出去面對面講真相,邊走邊交流心得。她說:「我覺的我真的是抱著救人的心出來的。」我突然感到這句話對我的心撞擊了一下。我開始問自己:「我是抱著救人的心出來的嗎?」這一找才發現,我心中的某個角落中存在著一個念頭,是為了自己修煉做好三件事才出來的。

我讓自己靜下來,讓這個念頭更清晰的呈現出來,我發現它的形象就像一塊頑石,它存在於我這層身體的稍微觀處,它總是死死的佔據著我心裏的某一個角落,我彷彿對它無能為力,所以也就讓它一直存在那裏,這麼多年,它就這樣一直與我相安無事。

我心想:「這不行啊!我必須把這顆心扭轉過來,不管你在多深的位置,有多頑固,我一定要主動的修,去掉它,扭轉它。」我開始用心把這種為私的心扭轉為救人,就這樣,持續的扭轉一路。這時對面來了一些人,他們的長相打扮有富有貧,但當他們到我面前時,我思想中自然出來一念:「這都是眾生啊!」我就自然的把書給他們遞了過去。不僅如此,思想中還自然的浮現出:「是我師父派我來救你們的。」一路都如此,我開始驚詫於自己純正的正念,而以前我總不由自主的判斷這個人是農民,那個人是官員,那個是不是警察呀?

這時,我又開始思考,為甚麼我這次可以達到這麼純正的心態?是因為我把那顆為自己提高的心完全扭轉成救人的心了。也就是說,當我的心性同化法後,我就是一個神的狀態,那當然對神來說,迎面過來的任何世人都是眾生了。而平時我沒有主動去扭轉自己不正的心態,那個時候,我就是一個常人的狀態,那在常人社會中,人與人之間自然有工作高低貴賤之分了,也就會自然去判斷別人的身份地位了。當判斷一個人是官員或者可能是警察時,我如果是一個常人狀態的話,我自然內心就有怕了。 而這次當我把兩本書自然的送到兩位眾生面前時,他們笑逐顏開的接著,並一再感謝。這時回過神來,我才發現,他倆的穿著打扮其實是官員的模樣,他們也沒有對我說任何不好聽的話,而是高興的接受了。

我明白了,眾生是不會傷害救度他的神的,連這樣的念頭都不會有,他們只會向神伸出他們的手,渴盼著自己能早一點得救,他們對救他們的神只有感恩。

想明白這些,我突然想起同修A有時說我:「我覺的你正念比我強。」我聽了覺的很莫名其妙,我從來沒感覺到自己正念強。我現在突然明白了,為甚麼同修A會看到我的正念強,那就是在這種放下自我、同化法的時候,根本沒有雜念時,顯現出來的狀態就是完全沒有怕,就是同修眼中的正念強了。

我也明白了,甚麼是真正的正念強?正念強不是常人中的英雄似的,面對邪惡很勇敢無所畏懼的樣子,而是修煉人同化法時,心無雜念的面對任何世人都只有慈悲救度的心,這樣的狀態,在別人的眼裏才是真正的正念啊!

結語

在講真相中,或者在常人社會生活時,遇到任何事,當自己的心一動時,都是珍貴的找自己執著的機會。自己的內心在想甚麼,只有自己能夠最直觀最清楚的發現,所以,對於修煉人向內找其實是一件最容易做到的事情了,修煉提高心性真的沒有那麼難。而當我們能時時事事都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遇事多對照法想一想,那提高起來是飛快的。

其實,我現在能夠做到這樣時時向內找,也沒有多長時間,以前我也是跟大多數同修一樣麻木的做著三件事,任由我的各種思維存在於自己的思想中,每次都是積攢多了,遇到大難了,才在摔了跟頭後,痛定思痛的找到自己的執著。大多時候心性長期處於一個層次之中。

這時,我突然想起當我在東北時,有位大姐同修做過一夢,她夢到,有人順著台階快速的往上走,有的順著台階往下跑,而大多數人在同一層台階上橫著跑,而且還很賣力的在自己的台階上來回跑。我知道來回跑的這些人就是指那些只做事而不修心的同修,無論做多少,都沒有提高的。

個人現階段的一點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