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是根本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我是個退休老教師,出生在貧困山溝,打小營養不良,身體很差,同學們都叫我「白臉雞」。自一九九五年修煉大法,我身體恢復健康,心性得到提高,二十多年沒有吃過一粒藥,現在七十歲,每天騎自行車忙著三件事,一點不覺累。

在這裏我彙報一下一年來的修煉心得。

在幫同修中提高自己

二零一七年八月,同修芳姐過病業關,我急忙乘車一百多里趕到她家,看到平時生龍活虎的芳姐,躺在床上已經一個多月不能動彈,連喝水都要用吸管。她說兩側股骨頭痛得發抖,已承受到了極限。芳姐信師信法非常堅定,她曾被楠木寺洗腦班迫害了三年九個月也絕不「轉化」;她曾被汽車撞上,自行車被碾壞、一條腿血肉模糊,她回家換了條褲子又立即上路。

我留下來和芳姐共渡難關,連續五天一起發正念,天目看見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雙眼兇狠的瞪著我,我趕快求師父加持,只見邪惡被銷毀得越來越小,直到滅盡。我對芳姐說:師父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我們一起來找吧。她首先找出自己說的錯話,當病業假相來勢洶洶時,她哭著交待兒子,要他們在她走後給大法項目捐錢(倆兒子都是明真相得福報的成功人士)。我說:「你是老大法弟子,師父還親自為你糾正動作,多大的緣份啊?!你怎麼就交待後事了呢?這一句話就是認可舊勢力拖走肉身。你在黑窩裏那麼難都走過來了,眾生都等著你去救,可千萬要守住正念啊!」芳姐馬上起身向師父認錯,表示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她還找出自己敬師敬法不夠、學法走神、發正念倒掌、煉靜功睡覺以及兒女情重等等執著。同修就是一面鏡子,我在這些方面也做得差,我們一起在法中歸正自己。

我們每天讀法、背法、抄法、煉功、發正念,芳姐終於能每頓吃一碗飯,排泄也正常了。真是溶於法中,無所不能。

幫助同修這七十多天,對我也是個心性大考驗。芳姐的家人要工作,照顧芳姐我一人全天頂著。我家經濟寬裕,這幾年請了保姆,根本不用我幹活,而現在卻要伺候她端水做飯、拉屎拉尿;修煉前我特別怕髒怕臭,現在卻要用手給她扔大便,還要清洗收拾,給她洗腳洗澡;當時正值大熱天,我還只能睡地上。我年紀比她大,有時被她呼來喝去,說我這不對那不對,甚麼甚麼沒做好,充電器找不到了,我說賠一個她都不依不饒……當時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受氣丫環。為了幫助她,我離開自己家,結果家裏停電,因沒人不知道,冰箱裏好幾十斤的土豬肉全壞了。

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給了我這麼一個修煉的環境,加大了我的容量,去掉了好多人心。在幫助同修的七十多天裏,我忙裏偷閒、見縫插針的出門講真相,大約讓三百來人明白真相得救。直到芳姐能下地走路,我才放心的回了家。

回到家鄉後,我又帶一個八十三歲的老同修出去講真相,他以前身在邊遠山區,二零零三年手抄《轉法輪》開始自學,十三年後才找到同修,請到了大法書,學會了煉功動作。這個同修很精進,三天讀一遍《轉法輪》,抓緊一切時間背《洪吟》,獨自出去貼真相標語,現在也可以勸三退了。他人心少,後來居上,我學法不如他,找到了差距。

講真相,救人忙

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我堅持講真相好多年了,由不會講到會講,由選擇人講到逢人就講,由膽膽突突到堂堂正正,上午救人、下午學法、晚上抄法。每次出門前我都請師父加持,請天兵天將護法,邊走邊發正念、背法,意想所到之處邪惡全滅,人心去正念留,救度眾生不用愁。

我騎著自行車,到鄉鎮去、到農村去,到人多的地方去。包裏裝著糖果,送給小孩和農民工,基本上講一個退一個,下面我舉幾個例子。

有一次我乘車去鄰縣講真相,旁邊上來一個小伙子,回鄉掃墓半道上電瓶車壞了,改乘汽車身上卻沒帶錢,正在犯難,我見狀馬上說:「小伙子,人海茫茫相遇難,萍水一笑緣相連,坐在一起是緣份,阿姨幫你付車錢。」我告訴他我是修真善忍的,師父教我這樣做。小伙子十分感激,一路向我吐露心聲,說自己生在農村又帶殘疾,三十多歲才娶上媳婦,家裏窮,每年還要拿出上萬元給丈母娘治病,感到人生很灰暗。我抓住他的心結講真相:「共產黨貪腐治國,人民生活困難,年輕人都背了三座大山(住房、醫療、教育),健康是財富,平安是幸福,金山銀山不如歲歲平安,千好萬好不如身體好!你看阿姨七十多歲了,煉法輪功二十多年沒有吃過一顆藥。」然後我把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邪惡、法徒的慈悲等基本真相都告訴了他,為他辦理了三退,直到汽車到站,他才揣著真相護身符依依不捨的離開。

又一天,我和同修結伴出去救人,看見個大哥一手拉著東西,一手拿著鐵梯子,行走很不方便。我馬上迎了上去:「大哥,你把鐵梯子放在我自行車上,我送送你。」我走邊講真相,大哥說,他小時候家裏是地主成份,只入過隊,就退隊吧。分別時我送他幾句吉祥話:「一年又一年,我送君一言,法輪大法好,常念福無邊!如果遇大難,記住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要誠心念,災難離得遠,生命有保險!」

還有一次在公交車站,也是遇到一位大哥,我用很短時間為他作了三退,一下子想不出起個甚麼化名,突然看見旁邊有間「吉美裝飾」,我就說:「大哥,加上您的姓就叫王吉美吧?」他聽了哈哈大笑,我也哈哈大笑。

無論烈日寒風,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就是最幸福的事!

修好自己是根本

師父告訴我們:「你的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修煉中」[2]。大法弟子要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使命。

修煉前我是一個虛榮心很強的人,寧願折斷骨頭,不願損壞名聲。處處顯示自己聰明能幹、能說會道,別人諷刺我天上的麻雀都哄得下來。修煉了我才醒悟,師父給我才幹是叫我救度眾生的,不是讓我在人中逞強。

清明節參加家族會,主持人叫我發言,他介紹我是大學生,其實我只是中師生,但是虛榮心翻出來,也不出言糾正。事後真恨不得打自己幾耳光,修煉二十三年了還沒做到真!師父原諒弟子吧。

今年過年,兒子計劃去西雙版納,問我去不去?他明知我已經去過了。結果他們一家人玩了回來,也不問我想不想在近處走走。女兒去哪都不捎帶我,好食物也只管和她女兒吃,我卻經常吃剩稀飯。這下我心裏不平了,我一人含辛茹苦把你們拉扯大,一個個長得白白壯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怨恨心一起,牙齒就開始痛起來,這時我想起師父的話:「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 羅漢也」[3]。我馬上向師父認錯,牙就不痛了。

前不久,我準備叫開車的姪子帶點東西給女兒,女兒說他不願意帶,我向妹妹抱怨:「你看他一個大男人,有沒有一個朋友?有沒有一個同學來往?」剛說完我就後悔了,一個修煉人怎麼還議人長短呢?不得修口嗎?我以後一定牢記修口。

還有更難啟齒的,一次我帶倆孩子路過農家樂,看見別人吃剩的席桌上有幾個紅糖小鍋盔(一種小吃),小孩就愛吃這個,我趕忙拿了放包裏,生怕被人發現。有些農民的菜因為賣不掉,就那樣扔在地裏爛,我看見了也去撿一點;表弟借了我八千元錢,幾年了,至今沒還,連電話都打不通了,雖然從法理上我知道也許是欠他的,但心裏卻時不時要翻出來。這些都是「私」字,我要把它連根拔除!

有次一同修來我家,說:「我不吃你的飯,是哪天剩的?」我說是早上煮的,然後心裏想:「我家的核桃、花生、糖果、水果你都吃,剩飯就吃不得了?經常在這吃飯又不管你要錢,竟還說閒話。」過後我向內找,發現原來是自己有口腹之欲,好吃香東西,同修不過是一面鏡子,讓我看到了自己。謝謝同修!

今年以來,我開始認真修心性,只要人心一出來,馬上就能抓住它。過去發正念或煉功,有時心裏翻江倒海。現在能立即察覺,對師父說這不是我不要它,師父加持我很快平靜下來。

我就交流這些,願我們緊跟師父走正修煉路,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跳出三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