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的家庭和睦美滿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兒媳生孩子在她媽家坐月子,當我提著東西去她家看她時,她不願搭理我,閉著眼睛在床上躺著。看到她那樣對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真不懂事,誰沒生過孩子,我又不欠你的,錢也給你了,東西也買了,該給你的都給你了,對我這樣愛答不理的,把我不當長輩看。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兒媳和孩子又回到我家來,沒想到她還和在她媽家坐月子一樣,躺在床上不下地,叫我給她熬湯,不是鱔魚湯就是豬蹄湯等等,我心想,這月子不是滿月了嗎?怎麼沒完了?飯做好了她不願吃,湯煮好了,她又說沒熬到時候,打電話告訴她媽沒湯喝,奶水少了,又跟兒子說她餓的奶都回去了,自己扔下孩子,讓兒子開車拉她去開奶師家開奶。回來後告訴我,開奶師說她有奶,就是孩子不使勁吸不出來,孩子餓的直哭,她就是不餵孩子,我們勸她:沒奶就先餵點兒奶粉吧,她堅決不肯,並說開奶師說了三天不餵孩子餓不死:「我豁出去了,讓她哭三天,她不吃我的奶就叫她哭。」結果孩子的肚臍帶未長好,哭時用勁大了鼓出來了,這下她害怕了,我也生氣了:「哪有你這樣當媽的,拿孩子生命開玩笑啊,你把孩子餓個好歹咋辦?肚臍已經哭壞了,你還要把孩子餓成啥樣?」

在我和兒子一再勸說下,她自己抽奶餵孩子了,並說自己得了產後抑鬱症,要崩潰了。我勸她不要太固執了,就是沒有奶我花錢給你買奶粉,你不用擔心,喝奶粉長大的孩子多的是。一時間我家被她攪亂了,和她怎樣講都說不通,她開始和我胡攪蠻纏。由於我當年生孩子出了點小事故,我躺了兩個月起不了床,後來醫院給建立了家庭病床,因此這麼小的孩子我沒伺候過,不敢一個人給孩子洗澡,就叫她幫我給孩子洗澡,(這些事我都跟她講過)結果她說甚麼:我媽怎麼都能自己給孩子洗澡,你怎麼不能?總拿她媽的長處和我的短處比,我急眼了就說:你如果這樣,你的孩子我真看不了,不行雇人看吧。結果她說啥:「我們單位某某就是這樣,她老婆婆不看孩子一個月給一萬,一個月給一萬,有錢就拿吧。」

我無語了。我怎麼遇到這麼個刁蠻的人,我一股腦的恨全怪在兒子身上,當初我不同意這門婚事,兒子堅持說她如何如何好,我也就放棄了,成全了他們。結果你看她現在這個樣子,簡直無法無天,我從來還沒受過這樣的氣。更可氣的是:她還從垃圾箱裏撿起我扔掉的一塊吸油的泡沫,對我教育起來:這個東西你不能用一次就扔掉。我說沾滿了油沒法洗了。她說,「你不能把它剪開分兩次用嗎?雖然沒有幾個錢,但你也不能太浪費了。」其實,這是她的朋友給她一大包的,她告訴我快點用完扔掉吧,省的佔地方。

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嘩嘩的往下流。想想修大法後我看淡了名利情,一般的事都能忍讓過去,可是家裏的事真不好忍,忍大了,她們拿你不當回事,覺的你好欺負,並和你沒大沒小,拿你不當長輩看。和他們一樣吧,又不是個修煉人。我哭著哭著,想起了師父的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1]

我一遍遍的念著:「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 修煉這麼多年,我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得很遠,在家庭中往往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在孩子面前總端著家長的架子,唯恐他們不尊重我,愛面子的心十分嚴重,錯了也不願在他們面前承認。現在和兒媳的矛盾大了,怎麼辦?我想離開這個家,但又覺的太自私,他們有了孩子是需要老人幫助的。我為他們著想,他們可從來沒為我想過。

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3]

師父還告訴我們「向內找」,有了矛盾才能提高啊,我不能老看兒媳不對,應該多找自己,是自己在挑剔別人,我遇事多為別人著想了嗎?兒媳再不好不懂事,她都是個孩子,應該寬容她,你連孩子都不謙讓還是個修煉人哪!我是煉功人,怎麼能和常人比呢?那我不就是個常人嗎?兒媳這樣做,不是在幫我修煉嗎?法理中要求修煉人必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要忍,還要善,還要多為別人著想,還要修口,還要去私心……哎呀,我怎麼修的這麼差,錢財、名利一樣也沒放下,還想逃脫矛盾,甚麼矛盾都沒有了還修煉甚麼?怎麼提高呢?

於是,我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多學法,向內找,放下自我,處處為他們著想,不就是累點苦點嗎?人不吃苦怎麼能修煉呢?兒媳說話不好聽,那就去去我專想聽好聽的心;兒媳不願下床活動,那就再坐一個月子吧。我為甚麼不能為她多付出呢?兒媳用教訓人的口吻說我,不就是去我不讓人說、一說就炸的心嗎?兒媳說我浪費不就是因為我記恨他們浪費我的錢嗎?我的利益之心根本就沒去,嘴上不說,實際還是耿耿於懷,以為自己看淡了錢財,一點小事就勾起我藏在心底的舊賬,如果不是兒媳幫我把這骯髒的心翻出來,我還以為自己修的不錯吶。我真的要好好謝謝她!我每天除了買菜做飯外,還幫著看孩子,洗澡,擦地,洗碗,收拾家,洗衣服,孩子的、大人的我全包。雖然有時很累,但想到了為他人,我也感覺到苦中有樂。

這樣我在法中不斷的提高著自己,家庭和睦了,兒媳也在變。當我給她錢讓她給孩子買奶粉時,她堅決不要,並誠心的說:「媽媽,我不會說話,你別介意,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們年輕要自己學會過日子,不能依賴老人,你也挺不容易的。」她還經常買來好吃的留給我,還經常給我買衣服、化妝品等。她也學會了關心別人,事事為別人著想。我們互相照應著,誰都不再考慮自己幹的多少,而儘量地自己多幹,讓別人少幹,家庭處在一種和諧的氣氛中。

兒媳有空就幫我收拾家,過節時,她還自己一個人把家裏的窗戶擦得乾乾淨淨,衣服也不用我洗了。我的親家也不顧自己勞累,把孩子接到自家照顧,每個星期天回來一次,留給我充份的時間做三件事,我從內心裏感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