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人生在世,從表象來看,最大的關莫過於生死了吧?在被邪惡關押迫害期間,我的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我從未想過,生命會那麼早的觸碰到死亡。那一刻,我的思維裏只有一念,師父說:「我不希望丟掉任何一個人,也不想失去、再過早的叫他們走。」[1]這句話牢牢的印在腦海裏,我只聽師父的話,我決不早走,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一定跟師父走到最後。只覺剎那間,一切都過去了,我知道我不會有事了。

回想起那種感覺,那麼銘心刻骨,而那一念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中、我的生命裏:只聽師父的話!

二零一五年,我也提起筆控告江澤民,執筆很久不知道該怎樣去下筆。回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自己身上、身邊發生的一切迫害,家人、親人承受的痛苦,思緒久久不能平靜。我曾經找曾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了解其迫害經歷,她說忘了,我想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那麼刻骨銘心的事情怎麼會忘了?一直很是不解,如今再想來有些理解了,也許不是忘了,而是不想,不願再去回想。我仔細的梳理自己的思緒,查找自己的內心,尤其是最後這次被綁架,我一直發正念清除這些參與迫害者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讓這些人被中共邪靈控制作惡造業。仍記得我第一次被非法勞教,回家後才知道綁架我的派出所所長出車禍死了。我們不會懲罰任何人,可是當作惡者在迫害一群向善的修煉人的時候,善惡有報的天理不會饒過他的。

最後這次迫害,他們對我強制限制行動、強制銬在床上用藥,並揚言要勞教兩年。我知道他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並在腦子裏加強發正念,卻不再有給他們機會的念頭。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我十二天順利回到家中。但後幾天遭受殘忍迫害的記憶,使我心中不覺間升起了對他們的怨恨。走在路上看到警車,也是帶著抵觸心、怨恨心很強的發正念。我仔細去感覺發現自己真的從沒有這麼的怨恨過甚麼人,原來不覺間我把他們都已經劃到了自己的對立面,我終於明白了我的問題出在了哪裏,我對他們沒有了善念。

師父講:「真正被毒害了的生命,對神、對神的使者幹了壞事的,那才是嚴重的。當然了,我們救人嘛,那邪惡就想把人拉向地獄。我們看到那些個對大法態度不好的,對大法弟子很兇惡的,那這樣的人其實他也很可憐,他其實也是被中共造謠的謊言給毒害了,所以他才那麼幹的。當然也有一些人是受金錢指使。不管怎麼樣吧,反正是我們能救的,就包括這些,我們都要去救。雖然你看他現在表現的很惡,可是你不知道,他當初可能是一個神聖的天上的神來到世間當人,是為了得這個法才來的。」[2]

靜心學師父的講法,滿身心的沐浴在師父的無邊慈悲中,師父慈悲眾生,師父心中裝的是所有的眾生,我作為師父的弟子,怎麼能去區別對待呢?怎麼能去恨他們呢?我心中帶著這麼重的怨氣怎麼能行呢?師父最珍惜我們,比我們自己還珍惜我們,可我卻那麼的不爭氣,裏面還隱藏著那麼深的怨恨執著,只注重自己的感受,沒有為他人著想,追根究底還是一個「私」字。明白過來後,忽然感覺到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是那麼的可憐,他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再也沒有對他們的怨恨之心,而是為他們身處險境而著急。我先後用順豐快遞、郵政快遞、互聯網三種渠道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投遞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控告江澤民及幾個惡首,旨在制止這場對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更是在解救那些被邪惡脅迫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挽救那些被邪惡謊言迷惑毒害了的世人。那一刻,我真切的體會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就在每一位大法弟子身邊,我不由得淚流滿面。

我在單位負責工程的預結算審核工作,工作中堅守原則,不偏不倚。一位同事說要跟我學做預算,我欣然同意並傾囊相授。可近幾個月來,有些原則問題我對他一再囑咐,他每次都答應,可是到工作上卻跟不知道這回事一樣。多次糾正後我忍不住說他,「跟你說多少次了你怎麼就記不住?」他當時很不高興並且從那以後對我愛答不理的,尤其是再遇到類似問題還是那樣,我感覺很是費解,心裏也很彆扭。我想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他已經知道真相,尤其是這一段時間,怎麼一切都擰勁了呢?作為修煉人我很清楚要向內找,仔細的查找自己: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求名的心、安逸心,還有色慾心,無形中還有看不上常人的心等等都有。我想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一定要去掉這些不好的心,可仍然總是感覺沒有找到根上,總是覺得跟身邊的一切都擰著一股勁,又說不清怎麼回事?最後我想順其自然,只要我做好就行了。

我在一次學法的時候,學著學著法忽然就大哭了起來,真的是抑制不住的痛哭。我明白了,我知道問題的根在哪裏了。師父告訴我們向內找是法寶,教我們怎麼向內找。遇到的人、事就是鏡子,我總是嫌人家不聽話,總是強調那麼簡單那麼明白的一件事還是做不到,還愛答不理的。他這不就是一面鏡子嗎?我學法二十多年了,師父講的法也在學也在看,師父的諄諄教誨心裏也明白也知道。可是我真的按師父說的做了嗎?做了多少?我真的聽師父話了嗎?師父的話我理悟了多少?我照做了多少?有多少沒有入心沒有做到?這麼多年來,不能總是到了關鍵時刻才想起師父的話,不能只是到了危急時候才聽師父的話!應該時時刻刻都聽師父的話呀!應該在修煉中一直都要聽師父的話呀!

尤其現在師父用巨大承受來為我們為眾生延續來的時間,我珍惜了嗎?這些年來,拖拖拉拉,安逸心、懈怠、對常人的一些事情感興趣,甚至把常人中的事情擺到了第一位,把師父說的話當耳旁風。這是多麼嚴重的問題啊!真的是愧對師父,愧對自己的誓約,更是愧對眾生。耳邊想起師父的話:「弟子們啊!師父心急而無用啊!」[3]我痛哭流涕,對不起師父。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我只聽師父的話!那一刻真的身心巨震。

要聽師父的話,就要好好學法,師父對弟子講的話都在法裏,師父的講法就是告訴弟子的話。師父講:「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們得知道你們的責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兒戲的。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世間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執著,不讓你得救的東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也隨著去?!你是眾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4]

這段寶貴的時間,是師父給我們的,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們、給眾生的洪恩。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學好法,謹遵師命,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不枉負師尊的浩蕩佛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執著〉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