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環境中實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今年中國新年過後,同修介紹我去一家私人醫院工作。這家醫院是位八十多歲的老年同修開辦的。介紹我去工作的同修和我說我是做收款員工作。我做過會計、出納員,收款對我來說是很簡單的工作,且上一天班休息一天,雖然工資低點(不到兩千元),但我想也可以,時間還挺寬裕的。因之前求過師父希望找一個工資不用太高,時間充裕點最好,收款啥的就行,這些願望都實現了,我想這可能是師父安排的,就這樣我來到了這家醫院。

見到老年同修,她向我交代了工作內容。她對我說:這個工作多年來都是同修做,換了多少人了,從來沒有找過常人,因為信任同修,工作內容包括收款、劃價、藥局付藥、出庫、入庫、月結員工開工資等……我說就我一個人嗎?她說對啊,工作量不大,沒有多少處方,你能幹的。

我想這可和介紹工作的同修說的工作量不一樣啊,按常理說這樣安排工作是不符合財務制度的,我又完全不懂醫學方面的東西是個外行,付藥這一項我也幹不了呀,看處方是藥劑師才能做的來的。我向她提出質疑,她說我們這裏是小醫院,雇個藥劑師那得多少錢哪,我就直言:這些工作一個人做起來也是很忙的,工資是否低點。她又說,上一天班休息一天,啥都不耽誤,這些工資不少了,你要是天天來上班就給你翻倍的工資。我聽後也實在說不出啥,只好說回去考慮一下再說吧。

回去後,和同修交流此事,認為工資是低了點,作為修煉人,我們不把利益看重,可是這些工作做起來也是很忙碌的。同修告訴我,這位老年同修不會給高工資的,多年來同修在這裏工作換過好多人了,沒給過高工資,一直都是這樣,同修大多是嫌工資低不幹的。

我聽後有些不解,修煉人怎麼這樣對待雇員呢?還去幹這個工作嗎?我有點動搖了。

沒幾天,這位老年同修給我來電話,說那天看到我對我印象很好,問我考慮的怎樣了。我說工資有點低,還有醫學方面的東西我一點都不懂,怕做不好。她說工資不低了,上一天班休息一天,啥都不耽誤,上哪找這樣的工作?你過來我帶帶你保證很快就能學會。很簡單的,對你來說不是問題。

聽她說的也有道理,心想,大法使我開智開慧,這些年工作中很少有難倒我的問題,哪項工作都是從一點不會做起,原來遇事就畏難的心這些年都去了很多了,就這樣決定去這個小醫院工作。

我想,既然能和老年同修共處也是緣份,是師父的安排,不管怎樣我都得在這個環境中好好修自己,只看同修優點不看缺點。我決定和老同修好好學習醫學方面的知識早日獨立工作。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二百多種藥品,包括針劑、口服藥、兒童藥、消炎藥等等,針劑藥品還得看醫生開的處方,克數、劃價、拿藥。開始都是老同修幫我劃好價格,我只管收費就行了,她有時間還幫我付藥。可是輪到我自己付藥時就懵住了:明明看到藥就在那放著,可是到找時就怎麼也找不到了;老年同修開的處方藥我也認不出她寫的都是甚麼藥,她字跡凌亂,如同草書,與她交流也沒多大變化,她還是她自己的那些做法不變。付藥時拿到護士站,護士核對藥品時發現錯了,有時也不耐煩的大聲告訴我錯在哪裏,好像很怕別人聽不到似的,直接觸及了我那顆不願讓人說的心。

開始老年同修還有耐心,可過幾天看我還是這樣,也急了,順口說:「你咋這麼笨呢?」這句話更是觸及了我那顆自尊心。我想這些年在哪工作都是受到領導讚揚和同事尊重的,都誇我聰明能幹,學甚麼都是一學就會,從來沒聽過誰說我「笨」的。這時,來了一位曾經在這裏工作過的護士同修,老同修連忙說你來的正好快來幫幫她,她是新來的,還不熟悉藥。

只見這位同修當仁不讓進來後直接問我:「來多久了?」我說剛來沒幾天,她嚴肅的說,「這不行啊,你得抓緊熟悉藥,天天沒事就得在這放藥的架子上看這些藥。」被她一說我的埋怨心頓時上來了,一臉不高興。她見我生氣了趕緊走出藥房。

我知道她是被我當時的表情嚇著了,我心想,你知道甚麼啊上來就說我。我這兩天都在這學,你都幹多長時間了,還來這兒說我……

那時真是徹底忘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人心一個一個的往出翻,心裏明明知道是提高心性就是放不下,埋怨老同修醫科大學畢業退休前一直臨床行醫經驗豐富,對於我這個外行一點不理解、不寬容,好像我一上來就應該啥都懂。說工作量不大,可是這哪是不大啊,從早到晚都沒閒著的時候。為賺錢,該下班了,來了患者她還要接收治療,不能準點下班,佔用我們個人時間也不給加班費……一時間,利益心、爭鬥心、不平衡的心全上來了。

相由心生。

此時護士突然開始埋怨老同修:下班了還接收患者,這點滴點上八點也走不出去,家人都吃不上飯了!老同修趕緊說:「我給你家人買盒飯。」護士情緒激動的說:「我們家不吃盒飯。」

就這樣一整天下來,我翻江倒海,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全湧上了心頭。

晚上躺在床上開始反思自己。本以為自己這些年修的不錯,曾經做過市場部區域經理多年,做管理工作中都是我管理別人,凡事以自我為中心,我說咋辦就咋辦,很少聽到批評,還以為自己修的不錯。說老年同修名利心重,自己關鍵時刻也是放不下啊!老同修遇事著急總覺的自己啥都對,用法衡量別人看不起別人,凡事以自我為中心執著自我,這些也讓我反觀自己向內找,還有那顆怕碰的心,我看不上老同修的管理方法,認為她不會管理只知道賺錢,不修自己只看別人缺點,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我不也是這樣嗎?每個同修都有師尊看護,我為甚麼放不下她的執著呢?不就是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嗎?

想到這裏,我知道了這是師尊為去我的這些人心而安排的工作環境。我要珍惜並在這裏實修自己,修好自己,提高心性改變環境。

我開始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認真的做好工作,閒暇時熟悉藥品、價格、藥品克數、看處方。

隨著心性的轉變和提高,環境奇蹟般的發生了變化。我發現老同修有很多優點,她思想簡單,不複雜,堅定的信師信法,有機會就給患者講真相勸「三退」,每次患者做完「三退」就高興的把名單給我拿來;到下班時間沒有患者再來就診,老同修自然也就不再佔用下班時間了;她開的處方字跡在逐漸變的清晰容易識別;遇事也不再急躁,還經常和我商量工作中出現的問題,如醫院進藥情況和工作中的一些管理情況。

不長時間我就熟練掌握了藥品,能自己獨立準確的付藥、劃價和收費了,同事們也經常來我這裏聊天,都知道我是修煉大法的,誇我年輕。午休時,經常和老同修一起交流,她說你自尊心很強啊!我笑了。她說:「我挺願意和你一起上班,你這個人很好。」還說她過兩天家裏有事得換到那個班去,有點捨不得我。說我現在業務都熟悉了,和那個班的醫生配合沒有問題了。

我知道師尊又給我安排了新的修煉環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