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理才能根本上去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五年了,我與家人同修的間隔一直沒有從根本上去掉,儘管表面上好像沒有甚麼矛盾了,但我知道在我心裏對同修還是存在一些不好的物質,瞧不起的心、怨恨心,認為對方不在法上的心等,我也多次向內找到這些心,想去掉這些不好的物質,可是總感覺不能從根本上去掉這些東西。所以,一遇到問題,這些心還不時的往出返,我就儘量抑制,不讓它返出來。可是,當外界矛盾越來越尖銳,壓力越來越大時,我就抑制不住它了,它就像決堤的洪水一下就爆發出來了,那時我的表現根本不是一個修煉人了。

最近,我學師父的講法:「人世就是個迷。迷在這個常人中,誰也看不到真實情況。人的眼睛是平面看世界,那神的眼睛是立體的看世界,看世界的每一個層面的整體情況。」[1]師父講:「對大法弟子的這種無理性的打壓,可是在歷史上驚心動魄的動盪中也同樣的很可怕。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在這歷史的過程中,也都是在這艱難的輪迴旅程中奠定了這樣的基礎,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在座的,不管你是誰,你都在這歷史的長河中,一生一世的走到了今天。每一生每一世,不管你是大法弟子也好,你是一個常人也好,只要你將來要得救,你都得在這漫長的歲月中、痛苦中、動盪中,消減你的罪業,承受痛苦,走到今天。」[1]

我明白我以前看問題都是人的平面看問題,不是法中神的立體看問題。其實是陷在人中了,每個走到今天的生命都非常了不起!作為走到今天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更了不起了。我為甚麼對別人評頭論足,用我的標準要求別人,強加別人呢?!我只有謙卑修自己才對呀!那時,我有種解脫的感覺,從那些不好的物質中解脫出來的感覺,那些物質一下子就消失了,對同修的所有看不慣的物質全都沒有了。這時,從心裏升起對家人同修的尊重與慈悲,同時,我看這個世界彷彿變了,把用眼睛平面看世界形成的假相去掉了,彷彿立體的看到每個走到今天的生命的艱辛的歷史過程,每個走到今天的生命都非常了不起。

認識上改變了,家裏的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再看到家人同修以前的那種我認為「不在法上」的表現也沒有感覺了。我真正感受到「佛光普照」的美好,從心裏感受到一個生命能被大法熔煉是多麼幸福美好啊!

通過這次經歷,我對去執著心有了新的認識。師父講:「人在高層次中修煉的時候出功了,發出的是高能量物質,這確實能夠治病,能夠制約病,能夠起到抑制作用,可是卻不能夠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夠徹底治病的。每一種病都有每一種病的針對治療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說都有上千種,有多少種病就有多少種功能針對去治。沒有這個功能,你的手玩出花來它也不好使。」[2]

從師父這段法中,我認識到,我以前的去執著心還是停留在表層中的個人修煉的認識,而不是根本同化大法,還不能真正得道。我只是用修煉人的正念去抑制執著心,沒有從根本上去掉。為甚麼不能從根本上去掉呢?是因為,我沒有找到產生執著心的根本原因。每一個執著心都是生命偏離法後產生的物質,如果我們順著執著心往上找時,我們會發現最終是與某個法理擰勁的觀念。這個觀念是離那個法理最近的變異物質,也是我們對應宇宙天體偏離法在那一層的根本原因。我們只有明白了那個對應的法理的時候,同化那個法理的時候,那些不好的物質才能真正徹底剝離去掉,不同的執著心對應不同的法理去去掉它。同樣的執著心對不同的人也對應不同的法理去針對。如果,我們不能同化不同執著心針對的法理,我們就不能從根本上修去這些不好的物質。我們同化了法理,我們才能在法中昇華,才能真正往上走,大法才是我們回家的路,是通途!

師父講:「我給大家講這樣的理,常人不能夠認識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沒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當了幹部了。」[2]我們如果明白師父講的這段法的內涵,同化了這段法,我們就會明白,正法中的一切都是有安排的,誰幹甚麼項目,甚麼時間做甚麼項目,與哪個同修配合這些都是師父在久遠就安排好了的,我們還有甚麼心裏不平的呢?那麼,我們還會有妒嫉心嗎?寫到這裏,我對師父講的「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3]有了新的認識。

我們的修煉是在大法中修,同化大法,去掉執著心不是我們最終的修煉標準,大法才是唯一的標準,同化大法才是修煉最終的目地。

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修煉形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