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修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有段時間學法,師尊講:「佛家講的修口,就是說,人說話都是由人的思想意識所支配的,那麼這個思想意識就是有為的。人的思想意識本身要想動一動念,說一點甚麼,做一點甚麼,支配人的感官、四肢,在常人中可能就是一種執著。」[1]

自己好像恍然大悟,長期以來,自己修口做不好,是因為自己在修煉中太浮躁,學法雖然抓得緊,但在複雜的常人社會中,在實修中,踏踏實實的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到的地方太少了,自己與同修交流都是「紙上談兵」,修心做不好,修口怎能做好呢?

一、實修做不到,修口難做好

一次學法交流,有位同修談到自己從勞教黑窩出來後,仔細的查找自己,發現自己在個人實修上很成問題。於是他感慨的說:「正法都要進入尾聲了,我才在一思一念上,在每天遇到的大小事情上實修自己,哪怕轉變一點點觀念,我也要堅持不懈的努力。」

聽了同修的話,我心裏也是感慨萬千:如果只滿足於「悟到」,不在「做到」上下功夫,不是實修啊!每一顆執著心從悟到到修掉,還有一段剜心透骨的修煉過程,在複雜變換的環境中識別那顆不好的人心,在痛苦中還業,在反覆過關中堅定正念、增強的意志,直到達到大法的標準,才是真修、實修。實修中心性提高了,執著心少了,思想清靜了,修口也就不那麼難了。

二、用法「修」別人,既沒修心,也沒修口

前幾年修煉,法也學的不少,但我卻不會真正實修,不知道怎麼向內找,不知不覺就用法去對照別人,而不會反過來看自己。特別典型的就是,同修間交流多了,聽到看到事也多了,就不自覺的用法去對照去分析,還夾雜著自己的人心,認為同修哪裏沒在法上呀,哪個執著心強呀,甚至還帶著自己的觀念主動的找同修交流,應該怎麼做怎麼做呀等等。

我的兩個姑姑也是同修,有段時間,大姑照顧外孫讀書很忙,修煉狀態不好,二姑看在眼裏很著急。一次,二姑來我家,和我商量,一會兒大姑來了,一定要好好和她交流交流,不能跟不上正法進程。我聽了也覺的二姑的想法很有道理,都是同修,要互相提醒嘛。

一會兒,大姑就來了,果然如二姑講的,大姑忙得不行,見面寒暄不到五分鐘,就來了三個電話催她,很快大姑就離開了。二姑想找她交流的事也沒成,大家還覺的很遺憾。

然而,第二天,二姑的嗓子突然沙啞了,說話很費勁。我覺的很納悶,我認為找大姑交流,沒有錯呀。很快,二姑就悟到是自己執著了,只用法對照大姑,沒用法對照自己,說的都是大姑負面的東西,沒有修口。其實,二姑也在照顧外孫女,我也在照顧女兒,大姑的狀態像一面鏡子,是師尊讓我們照照自己,是不是都有相同的執著。二姑悟到後,說話很快就正常了。

二姑走後沒幾天,大姑來到我家。她主動談到自己最近遇到的家庭關難,她已經意識到了,正在努力突破。這一次我靜靜的聽她說,沒有帶著自己的觀念,隨意的發表自己的看法,更沒有用法對照她的不足。只是和大姑互相鼓勵,多學法,向內找。從大姑遇到的家庭魔難中,我也對照自己,向內找,一下找到好多執著,平時都意識不到的。沒多久,再遇到大姑,她說自己的狀態有了極大突破,講真相救人也沒耽誤,我真為她高興。

大法真是玄妙啊,師尊用大姑的事,照出了我和二姑平時都意識不到的執著。有師在有法在,在矛盾中,無論遇到、聽到、看到的人都向內找,都會有各自的提高。不要用法對照別人,更不要帶著自己的觀念去議論、操心同修的狀態,更不能執著自我,把自己的認識強加給同修。

三、老談自己悟到甚麼 是「顯示心」

隨著修煉的提高,我漸漸的不再把眼睛盯在別人身上,對同修的事也不再隨意評論了。遇事我開始查找自己,特別是慢慢學會向內找了,感覺每天師尊都在點化,每件事都有自己要修的心,修煉狀態真是有了很大的變化。同修間交流的時候,我談自己向內找的過程,感覺自己這麼多年,好像現在才學會「修煉」似的。原本以為,我談自己,不說別人,總不會出問題吧。後來,才悟到老談自己也是顯示心。

一次,給同修送東西,送完後,同修邀我坐下交流。這位同修也很健談,她帶著一些情緒,講她和她老伴最近過關的事情,我很注意不去評論雙方。同時我也和她交流,自己最近的體悟,基本只談自己,不議論別人。結果她送我出門的時候,突然門栓打不開了。我出不去了,她又拿來鑰匙從裏面開,怎麼也弄不開,急得她夠嗆。我當時想:這事不是無緣無故的,可能是今天不該和她交流這麼久,我又沒做好。這個念頭一出,我伸手去撥門栓,啪一聲,門開了。回家的路上,我知道師尊在點化我,自己又沒修口,和同修交流太多了。回來後,自己狀態也不好,頭暈暈的,好幾天才調整過來。其實當時我只是悟到自己沒修口,但不知道自己哪個問題上沒修口。

又一次,我去另一同修家。因為平時來往多,比較熟,我又和她說起自己最近過關的事。誰知臨走時,她對我說:「你看你甚麼都知道向內找,師尊甚麼事都在管你,都在點化你。我就沒啥感覺,可能是我做的不好吧,師尊是不是沒管我呀!」我聽了震驚,我和她交流,怎麼竟會讓她有這樣的想法。後來,我背《轉法輪》,背到「顯示心理」,師尊講:「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1]「我們這種情況也有,煉的好一點,天目看的清楚一點,動作好看一點,也有顯示的。」[1]

我明白了,在交流中就是談自己的悟,也要注意分寸,注意修口。同修都在不同的層次上,修煉狀態不同,甚至同樣的事,同修的悟和做法都不同。過多的談自己對法理的悟,不僅會生出顯示心,還會干擾到同修對法的理解,甚至還會引起妒嫉心。

四、做甚麼項目都不要抱著「有為」的心

以往我常常幫助同修整理文章,今年明慧「五一三」徵稿的通知發布出來了,我看到週刊上同修的一篇文章,我頓覺自己好像跟不上師父正法進程似的,覺的自己應該及時動筆,珍惜投稿的機會。於是,我帶著週刊,去和另一同修交流寫稿的事。同修一看,也覺的自己應該重視。第二天,我回到辦公室,發現老鼠把我的鍵盤線咬斷了。我想:這是不讓我打字了嘛,難道我和同修交流寫稿錯了嗎?我感到很疑惑。

幾天後,我再見到同修,同修高興的遞給我好多稿件。她說,從我上次和她交流後,她也和其他同修交流,大家一下子都很積極,每個人都要寫稿,都要跟上正法進程。直到徵稿截止那天,我和同修一起配合整理了幾十份投稿。在整理中,我發現有許多很好的文章,但有至少一半都是沒有實際內容,只表達對師尊的感恩的稿件,完全不符合明慧徵稿通知的要求。雖然這些稿件我們沒有投給明慧,但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我錯在哪兒呢?突然,師尊的詩打入我的腦中:「專行善事還是為 執著心去真無為」[2]。

我查找到自己寫稿的基點是有為的,有求的,怕自己跟不上進程,交不了考卷等等,帶著這樣的執著和觀念,與同修交流,也不知不覺影響了同修。特別是不能直接看到明慧網的同修,在口頭交流中,很多事情就更是走樣了,以至於最後,出現了一些大幫哄的情況,差點成了干擾,現在想來真是深刻的教訓啊。

師尊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1]如果不在修心上下功夫,其它任何有為的事都不可能使自己提高。如,過去同修中也出現過「不訴江就不能圓滿」、「多救人積功德」等等說法。師尊在詩中寫道:「建廟拜神事真忙 豈知有為空一場 愚迷妄想西天路 瞎摸夜走撈月亮」[3]。我悟到,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管,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每天踏踏實實的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遇事向內修心,凡事順其自然,不強為。而在同修的交流中,夾雜著自己的人心和觀念,想要幹甚麼,想要達到甚麼,都是有為。

大法弟子要以法為師,集體學法,同修交流是必要的,也是極為嚴肅的,一定要注意修口,稍不注意就會干擾同修的修煉狀態,進而對做三件事造成干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為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有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