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怕被說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一直以來都覺的自己很能接受批評,每當讀到明慧網有相關文章時,都覺的這點事還值得發生矛盾,認為同修容量太小,要是我的話,就會虛心接受,並且改正過來等等的想法。豈不知,當自己遇到同樣問題的時候,馬上就換了個人一樣,老是在一種忿忿不平的狀態中打轉,怎麼也走不出來。認為別人對自己不公平,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錯。

這種狀態由來已久,這也是我頻繁換工作的主要原因。領導對自己不好了,誤會自己了,認為領導怎麼能這樣,忿忿不平,胡思亂想一整天,最後想不如辭職吧,這裏不適合我了。剛開始也知道這種狀態不好,也嘗試向內找過。但只是找到當初不應該如何如何,找到的執著也只是停留在表面。導致這種狀態一直反覆。

後來這種情況也逐漸突出。年中,我來到一個新的工作單位上班。由於公司剛剛起步,職員也只是我一個人,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是我一個人負責。一開始覺的挺好,環境終於清靜下來了,空閒時間可以聽明慧廣播和看交流文章了。

因為我是接替上一個職員的工作,各方面的問題老闆也給我交代清楚了。老闆時常向我埋怨上一個職員工作有多麼懶,沒事做的時候,在玩遊戲之類的話。當然我也明白他在想甚麼,他不想讓這種事情出現在我身上。現如今大陸的道德每況愈下,哪一個老闆都想找一個放心的員工。每當這時,我常常想,不僅僅講真相是證實法,大法弟子的言行也是在證實著大法的,因為世人總是習慣先敬羅衣後敬人的,所以我在言行舉止方面也是相當重視。

因為公司剛剛起步,工作也相對比較清閒,在空閒的時候,我會主動幫公司做一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工作。有時幫公司的主頁面上傳一些照片和完善一些功能。因公司的頁面一直是給外包公司做維護的,所以在這方面,我等於幫公司節省了一筆外包費用。一開始沒甚麼,義務做的時間長了,就有點不好的想法了。

常人說道,做事最難的就是堅持。當老闆覺的我能勝任這份額外的工作時,自然也就切斷了對外包公司的相關業務。時間一長,心裏就生出不平衡心了,認為我已經幫公司節省了的維護開支,那省下來這筆錢應該相應給我加點獎金或者補貼吧。所以,每次發工資都盼著老闆會因為這個給我升一點工資。但是每次都是失望告終,這時我心裏就忿忿不平了,認為這老闆怎麼這麼小氣,幫了你這麼多,都不看在眼裏,乾脆不幫你做維護了,你自己找外包公司來做吧!

接下來幾天,有時間我都在看手機,有時候還裝出正在忙的樣子,就是不想幫他維護主頁。期間,老闆幾次來和我討論公司的發展計劃,因老闆的計劃不符合我的個人想法,當時說了點不善的話,再加上沒給我加獎金那件事情,心裏更加生氣了,氣得夠嗆,完全沒把老闆說的話放心上。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兩個多星期,每天來到公司,那種忿忿不平也就上來了,一直持續到下班。

狀態不好了,自然業績也不好了,那個月的工資是我拿的最少的一次。講真相的項目也遇到了干擾,沒以前那種效果了。我疑惑,怎麼會這樣呢?是不是我做的方法有問題呢?因為這個問題,我一直在改進項目的做法。結果依舊沒有起色。

一天晚上學完法,在看當天的明慧網交流文章,點開兩三篇都是寫同修那顆不能被說的心。心想怎麼會這麼巧呢,這是點化我嗎?這時我突然反應過來,我剛剛學的各地講法,師父不是也提到這個問題了嗎:「很多神在我耳邊講:你們大法弟子不能被說,一說就炸,說也不能說怎麼行,不能被人說怎麼修,這叫甚麼修煉人,等等等等。」 [1]這時我才有點醒悟了,對啊,這不是在說我嗎!我平常的那種忿忿不平的心,那種被說就怨恨的心!這是有漏哎!覺的在公司做一點事,就認為自己老偉大了,就應該得到補償,否則的話就是忿忿不平。這簡直連常人都不如啊,怎麼還是修煉人呢?修煉了這麼多年,還以為自己不錯呢。從別的公司辭職的時候,還覺的自己對利益不看重,沒甚麼值得留戀的。現在想起來,不正是自己那顆不能被說的心和那顆別人說點不好聽就忿忿不平的心嗎?!

這稍微一找,那真是醍醐灌頂般的清醒,這段時間,講真相項目一直出現干擾,我一直以為是自己的做法出了問題,現在看來,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還不自知呢,陷在自己的執著心中走不出來,一直認為別人對自己不公平。

突然我感受到問題的嚴重性,這麼多年來這顆心一直在修煉中起著很不好的作用,嚴重的時候被干擾得甚至想辭職另謀高就,總想下次能遇到個好的老闆,說白了,還是想聽好聽的心在遮擋著我前進的道路。

不能被說的心和怨恨心,兩個就像孿生兄弟一般,相互照應著。一找到其中一個,另一個就會出來打圓場,向腦中打入那些為自己辯護的話,自己根本沒有錯,別人都冤枉我了,來為自己開脫。

我開始對照師父講的法,大法弟子不能被說那段話,我差不多都能對上號,雖然師父說的是同修相互配合之間的問題,但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在社會中和常人互動,這也是一層配合。日常生活中的瑣事也能看出修煉者的狀態,師父說過相由心生的法理,也就是說,環境的狀態反過來,也是修煉者內心的表現。

為公司省了錢,沒得到該有的回報,就生出怨恨心,這是對利益的執著。被老闆或者領導說幾句,就想著辭職不幹,這從常人來說,根本就是小氣。常人說到,宰相肚裏能撐船,常人都能這麼大量。大法弟子將來需要對整個宇宙正的因素負責的,被別人說一句就不幹了,那舊勢力都在捂著嘴笑我呢!抓到了修煉者有漏的把柄,還不來干擾嗎?!

表面是不能被說和怨恨心,往深層了是利益心和高高在上的心。再往下,那就是顯示心和歡喜心。閱讀師父的相關講法,那真是羞愧的無地自容。

出了問題總是修別人,總是別人對自己不公平了,別人冤枉自己了。每個跑出來的想法都是別人如何如何,從來不深刻的找找自己。修煉人是有能量場的,常人表現出來的不正確狀態不正好是對自己修煉的一種點悟嗎?或許那時候真是師父和正神在點悟我,自己卻老是用常人心來想問題,偏離了修煉的道路。

找到這裏,我覺的胸前有一種物質被消除了,空間場那種清亮和透徹的感覺令我心曠神怡。我在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要去掉這些不好的心。

常人也許從來沒聽說過大法是甚麼,也許從來沒相信過邪黨的那一套和謊言灌輸。但常人會從表面看待問題,所以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證實法的第一步,只有常人對大法弟子產生好感了,接下來講真相那就水到渠成了。

一路走過來,沒讓師父少操心,過關的時候,師父一直在點化著弟子。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