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迫害同時向內找的反思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針對地區前段出現的迫害,結合自身,想了想可能的共性問題,拋磚引玉,希望與地區同修共同向內找,更徹底否定邪惡的迫害。

1、修煉不能再鬆懈

大法弟子是宇宙第一稱號。儘量做的像個樣子,邪惡迫害的借口也會少些。看以往交流文章,有的同修一九九九年以後學法煉功從未間斷,相比之下自己可以說鬆懈的一塌糊塗了。但當年畢竟過去,再想多了也是執著。現在真得嚴格要求自己,學法煉功一日不輟,總不能等圓滿之後再去做好吧?

2、做事別起心 學法永遠別放鬆

從個人和身邊同修看到的教訓,剛開始做事時,往往心很正,非常重視學法,也知道自己只是人這面的體現,真正事情是師父安排推動的。等事情開展有眉目後,一忙起來,往往就把做事排到學法前面了,學法有的就堅持不好。

其實這時已經是出現干擾了,但由於忙的是證實法的事,就特別難意識到有問題。而且麻煩的是,舊勢力會抓住這個漏洞,無形中去加強你偏離法的心,讓你事更多、更忙、更沒時間;讓你有很多拿不起書的借口;讓你產生自滿,覺得自己一時不看書沒問題……最後從每天看的少到有時不看;從隔兩天看到隔一段時間看;從有點靜不下心到基本看不進去,拿起書就想早點放下。等心性與行為上出現的偏差大了,邪惡迫害就找到了借口。

也有的同修很忙,意識上知道重視,但總想等事情鬆下來後,有時間再好好學。可能越這樣,事情越沒盡頭,總是有事,這本身可能就是舊勢力在鑽思想偏差的空子。

有些事靠人的才智是不足以成事的,真能去搶時間學法,可能事情無形中就化解了,就突然有時間了。

3、請為別人堅持好正點集體發正念

發現自己有個問題,平時集體發正念有時不在狀態,但自己碰到麻煩時發正念,往往就精神起來了。為甚麼自己遇事重視而對整體就差些呢?本質上還是私的表現,這方面有需深挖歸正的地方。邪惡有處可藏,與集體發正念沒跟上的同修是有關係的。

未來宇宙是以為他為基點的,所以四個正點發正念這件事,為別人也要認真堅持好,即使不太能走出來也要堅持好,起碼不能讓邪惡在自己這裏藏身和繼續害人。

4、珍惜真修的環境和在迫害出現之前否定迫害

個人理解,整體配合除了協調起來把事做好,還有個重要方面就是糾偏。個人修煉的不足有時難免自己覺察不到,但在大法真修環境中一定能發現和糾正。自己看不到的缺點別人能給指出來;大家都沒意識到的問題,矛盾能使其暴露出來。只要我們都按法向內找,不用常人心爭誰對誰錯、理長理短,出現偏差,就能及時糾正,這就會減少很多干擾。舊勢力搞迫害是要找借口的,沒借口也迫害不了。小到一個學法組,大到一個地區,我理解都是這樣。

在大陸,人情面子對真修環境容易形成干擾,覺的這方面我們得特別注意。在集體中,看到問題的學員,一定要善意指出來,因為讓你看到了,可能就是你有講出來的責任。誰看到了都不說,等於都對大法的事不負責任,就不是小問題了。儘管完全用善意,不一定一下就能做到,但這本身也是大家修的過程,只要不用常人心,我們肯在其中修就會越做越好。

明慧網交流也是我們整體糾偏難得的方法。有的同修接觸人少,更要常關注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會提醒自己很多可修正的地方。也許有人覺的有的文章不符合自己觀點口味,但咱們現實生活中不也得能聽進去不同意見嗎?再說別人說的是人家自己的體會啊。也許那個不足正是要您善意指出的,也許那個不足是自己的鏡子,也許那個不足觸動了我們的執著……正好向內找,共同提高。

5、放下常人以惡制惡的爭鬥心、報復心

多年來,邪惡的無理迫害給大法弟子們身心造成了巨大傷害。以前每每看到身邊及報導中同修被迫害的情況,簡直覺得心都在滴血,對邪惡產生恨。雖然在學法中不斷修善、漸漸放淡,但離師父講的慈悲眾生還是有差距,以惡制惡的念頭雖弱,不注意時偶爾還會往外溜。

這次看常人中提到除惡,深思了一下這個問題。師父講:「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個人理解,像「惡」這些無形的東西在另外空間是真實的物質存在,惡在人間體現在一切符合它的惡念中。我們講真相中清除常人腦中惡,自身也不能讓惡在我們思想裏找到藏身之所。

以惡制惡就像拿髒抹布想擦淨東西,只會越擦越髒。當我「惡向膽邊生」時,惡那個物質就在我這。縱使表面上我治了惡人,實際上惡的因素因我的利用反而加強。而且以惡制惡時,世人在我這裏看到學到的也不是善,還是惡。以惡制惡只能快意一下俗世濁流中的常人心,卻不會使人間走回正道,更不能使我們本身生命走向昇華。所以我決心徹底放下以惡制惡的念頭,按大法純純正正修出真正的慈悲心。

6、清除怕心的黑影

怕心上來時,心頭象一片黑影幢幢。近日看常人講「掃黑」,突然想我們也許也該徹底清除怕心的黑影了。有的同修正念足,心頭一片光明,但不少同修怕心不同成度還存在,這樣我們整體就像還有局部散亂黑影,需要互相交流共同清除。

現在雖然一些地區感受上給人有壓力,但正負同出,壓力使人怕,也恰恰形成了修去怕心的機會,我們正可將計就計。宇宙一切是大法在制約,邪惡只是舊宇宙中的敗物,能搗亂不是它有本事,而是因為有原因。師父講:「了卻人心惡自敗」[2]。

7、放下寄希望於任何常人的錯誤觀念

網上和身邊有同修很關注某些領導人,以前寄希望於國內的,現在是國外的。我理解,修煉人不能被世間迷住,得用高層次的理看真相。大法是在一切都不行了的時候救世,舊宇宙已經證明了無自救力量,救穹蒼的只有師尊大法。天上所有眾生都在寄希望於大法,被安排來救眾生的我們,怎麼可能反而指望眾生呢?人間是宇宙反映下來的表現,大戲台上自然有人演總統、演權貴,但都是來得救的配角。而且作為底層生命,常人是最弱的。就像《封神演義》中的殷紂王,身為天子,有權勢也有武藝,但另外空間附體妲己的一個狐狸就可以輕易擺平他。對另外空間而言,常人那點本事甚麼也不是。真要去依靠常人,他就變成紙糊的了。修煉人不能寄希望於常人,常人是受不起的。

8、另一角度看安全問題中可修的地方

關於安全,明慧網新通知說的很透,大家交流也很多。這裏從另一角度談點個人看法:大陸安全問題裏有人情和黨文化思維的原因。

人情的事覺的大家現在都能意識到,就是有時不想放那麼淨。在末世惡流中,追求道德高尚的一群人共患難走過來,在一起肯定親。但是畢竟人的東西不能過,過了就影響真修環境了。境界越高才越美好,我們還是應放下人情的沙龍,修出一片修煉人的淨土。

另外,大陸黨文化形成了一種鬥爭式的思維,使人習慣對立看問題。比方說:要往左,就要批右反右;要往右,就要批左反左。其實左與右不對立,是配合的關係。就像開車,不存在絕對的往左對還是往右對的問題,方向走正了才是對。偏左了要往右調,偏右了得往左調,都是為使方向歸正,哪有開車只左不右或只右不左的?這種總要反甚麼鬥甚麼的過激思維,使大陸的政策用老百姓話講一直很左,總是過火、極端。政策糾偏時也多不是糾正,而是往另一極端跑偏。這種思維已經溶到人們生活習慣裏。

在對待安全上,我覺得也有這種影子。放下怕心和重視安全本來不對立,但有的同修一到具體事就人為矛盾起來。雖沒那麼極端,但常弄的很糾結。比如:一認真考慮安全,就老擔心這是不是有怕心,又怕怕心會帶來麻煩,或怕別人會說自己怕,這樣心一糾結,就放不開手,安全也就做不到位;有時索性不多想安全,感到這樣能證明沒怕,但又發現忽視安全也是不負責,可能也會被鑽空子。這樣在二者間糾結,結果安全沒做到位,怕心也沒修淨,又有怕執著摻在裏頭,一會左一會右的很彆扭,像人走路時兩腳間被根繩拴著,邁不開步。如果發現有怕心就修去怕心,發現安全不到位,就去做到位,能又沒怕心又重視安全,灑灑脫脫穩健前行多好。

9、把心修純 把路走正

師父說:「人類的探索是為了技術競爭,借口是改變生存條件,多數是以排神、放縱人類道德自我約束為基礎的,因此過去人類出現的文明才多次被毀掉。」[3]宇宙規律嚴肅制約著一切。人的科技再發達,事做的再大,只要犯了道德跟不上這一條,多少萬年的文明都會被毀掉,地底下、海底下至今還留有這些教訓遺蹟,這是何等嚴肅的問題。

我理解,我們做事時,如果只強調結果而不強調心性跟上,那不也是這個問題嗎?只做事不修心,再有能力有條件也不會走到底。我們做的事雖在人間,但成就在另外空間,得按高層次的理能成立才行。所以做任何一個項目要想走到底,最重要是走的正,走在符合心性提升,符合法的路上。

作為來同化法的生命,只要沒圓滿我們就還有不純正的地方,重要的是及時對照法發現和歸正。若不及時歸正,舊勢力就會去利用放大,慢慢造成我們與法的偏離,而偏離大了,邪惡就有了迫害的借口。比如:你心裏稍有點自滿苗頭,本來還不是大問題,那就讓人誇你,引誘你更加自滿,直到你慢慢膨脹;你對同修有意見不能善意對待,就讓你心裏更有意見、有氣、漸漸憤憤不平;你自卑,就讓你總想起自卑的事,在思想裏帶動你貶低自己,壓的你抬不起頭來,甚麼也不想做;你有不在法上的東西放不下,就讓你冒出更多妄念,再讓人誇你悟的高,捧著你越來越接近邪悟;當然還有大家熟知的怕心,越怕越利用周邊環境嚇唬你,再讓你心裏生出無名的怕,裏外夾攻。想想好多方面何嘗不都是如此。

總之,純純淨淨把住大法修,就能否定舊勢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