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前幾天向明慧網投稿了一篇交流文章,同修說我造假,說我把功勞都放在自己頭上,錯誤都是別人的。同修是當眾說我,當時我感覺自己並沒有怎麼太動心,更沒有怪同修的意思。我雖然知道自己沒有造假的成份,但畢竟是一己之見,偏頗之處是難免的。

沒想到回家後,胸口像有塊巨石堵著,還有一個不好的意識在心裏反映,排不掉壓不住。我開始發正念,一個小時過後,感覺清理了不少,但是那東西還有,只是弱了些。學完一講法,心稍微靜了下來,覺的應該向內找,錯絕對在我身上。

找來找去,想到當時那篇文章寫的時候就很不順利,中間電腦壞了幾次,當時就找到文章中在證實自己,不是證實法,想起字裏行間的自我感覺良好的執著是那麼的骯髒,就那麼直白的浮現在文字表面。當時我認識到問題了,電腦就好了,我對文章做了一句句的修改。也許當時是達到法對我在那一層要求的標準了。但是現在想起來,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我並非是發自內心的把那個證實自己的心去掉了,而只是從文字的表面上把證實自己的內容硬生生的換成了證實法。

回想起來,文章中證實法的偉大,不是發自內心的在說,只是覺的應該這樣說而已。雖然我生命的本質是絕對相信師父偉大,法的偉大,但是卻窩藏著證實自己的禍心。師父告訴我們:「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1]

想到這裏,我自己心裏也是一激靈,同時發自本性深處想把這顆最可怕骯髒的心去掉。

我記起幾天前學法,師父的法出現在我腦中:「那膨脹的最後是啥呀?大家看那氣球,吹、吹、吹,吹到極點的時候『嘭』就爆炸了嘛」[2]。當時我就慌了,我知道師父點化我膨脹,而且居然已經膨脹到這種程度了嗎?我居然膨脹到了要毀滅的地步了嗎?可是我平時卻沒有那麼強烈的感受到自己的膨脹啊?因為知道自己修的太差,還經常沮喪,跟同修天天叨叨我不行。但是我那一刻突然明白了,有些心雖然沒有明顯表現出來,不代表沒有,也不代表這顆心不強烈。修煉上表面光是沒有用的,執著心藏的再深,而不從本質上改變自己,那就是假修。師父這是給我從本質上在給我往外推。讓我從內心深處找到這個膨脹的根子,挖掉它。

越渺小的生命越自以為是,越邪惡的生命越狂妄,而越高級的生命越謙卑,越默默無聞,到了高層連形像都沒有了,都是無形的生命了。生命之渺小,在法中小到連微塵都不如,只因師尊對我們生命的慈悲,才這麼珍惜我們,救度我們,我們怎麼還敢膨脹呢?

同時我想到師父的一段講法:「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3]所以這是師父在管我呀!這是好事啊!如果相反,「那魔還會誇獎你,說你有多高呀,說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認為你了不起,這全是假的。」[4]師父說:「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大家一定要警惕!」[4]這才是危險的呢!

另外我之所以能認識到,是因為我是在背《精進要旨》,其中的<博大>、<穹>等經文都讓我發自內心的認識到自己的渺小和膨脹的問題。我從內心的感激師父通過這件事情點悟我,也感激同修指出我的問題。

在這件事上,我也發現一個問題,當我浮現出對同修不好的心,我發現,如果不及時抓住,而是順著這些心去想,認為就是同修有問題,就會產生間隔,整體中同修間很多複雜的矛盾間隔都是這樣造成的,但是如果在這些心出現的時候,能意識到是自己這裏的執著太多,通過這件事翻出來了,就能抓住它,去掉它,不僅不會產生間隔,還會通過這件事情修掉這些人心執著觀念,純淨自己。

一點個人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