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執著同修的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喜得大法二十年了,可我感到自己修的很飄,不紮實,很多執著心總是不能夠徹底放下,明知故犯的事情時有發生。另外空間中有一種無形的物質障礙著自己學法得法。學法犯睏,發正念倒掌的狀態無法突破,我為此苦惱。

師尊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要想突破這種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那就得遵照師尊的教導溶於法中,因為大法無所不能。從二零一八年一月份開始,背法成為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份。

隨著不斷的背法,法在不同層次中有不同層次的內涵,對修煉人的標準和要求有著不同的展現。那些頑固、隱蔽、狡猾的執著心在背法的過程中暴露無遺,在去掉那些執著心的同時,心性也得到了昇華。現將我修去執著同修的執著的一點體悟與大家分享。

同住一幢樓的阿姨同修搬家了。搬到她兒子住的那個小區了。搬家的原因是阿姨同修出現了常人的老年痴呆的狀態(當然阿姨同修不承認)。阿姨同修總是懷疑別人偷了她的東西,今天這不見了,明天那不見了,甚麼衣物、日常用品、吃的零食等不值錢的東西,尤其懷疑樓上鄰居,還親自跑到鄰居家查看,跑到他們開的店面裏去警告,可樓上的鄰居是開理髮店的年輕人,誰都不相信他們會做這樣的事,本來這個事實也不成立。這對年輕夫妻也不跟阿姨同修計較。阿姨同修的兒子只得跟他們道歉,說阿姨同修是得病了。阿姨同修的兒子們很是孝順,就在他們的小區購買了一套非常適合老年人居住的房子,並請了保姆照顧阿姨同修。

我和阿姨同修做鄰居十七、八年了,記得我剛從鄉鎮遷居縣城,剛搬到新的住宅樓,偶遇到了一面之緣的阿姨同修,驚喜之餘,我們還是鄰居呢。我們非常珍惜這段緣份,感謝師父巧妙的安排。我倆相互幫助,取長補短,共同精進。

我們縣城的第一個學法小組就是在阿姨同修家組成,第一個資料點也是在阿姨家組建,同修無私無我的默默配合,常常令我感動萬分。可是阿姨同修卻出現了這樣的狀態,睡不了,吃不下,日漸消瘦的面容牽動了本地區很多同修的心,並且這種狀態時好時壞的有兩、三年了。

期間,有幾位同修多次和阿姨同修交流切磋,我也多次和阿姨同修交流,為了證實根本沒有甚麼小偷,我還特意在她家進門口的沙發上住了一宿,讓她消除這個疑心,真的沒有甚麼小偷吧。要同修按法的要求向內找,為甚麼自己會出現這種幻覺?看看是甚麼執著心造成的,疑心、利益之心、怨恨心等等,要同修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要承認這種迫害云云。

當得知她兒子為她買了新房子要搬家時,和她走的近的這些同修們認為阿姨同修不應該搬家,說這是舊勢力對同修的間隔,我們要去那裏有點遠,到那裏學法不方便。看到阿姨同修的這個狀態,我很是著急。儘管去她那兒學法有些不方便,我和幾位同修還是在她新搬的家中組成了一個學法小組,名義上是為了幫助同修。

儘管我們每個星期在那裏學法兩次,可同修的狀態並沒有得到解決。不知不覺中,我形成了對同修執著的執著,而不是把同修當成一面鏡子對照自己,同修的執著也是我要深入向內找向內修的過程,是師父安排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修煉之路。

背法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不再執著同修的執著,開始無條件的向內找。

有一天,《轉法輪》第三講中的一段法突然打入到了我的腦海:「因為他追求,他想發財,想出名。好,這功能也有了,也能治病了,天目還能看見了,這他就高興了。動物一看,你不要發財嗎?好,我讓你發財。一個常人的大腦被控制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它能控制很多人來找他看病,多多的來。好傢伙,他這邊給看著病,而那邊,它指使報社的記者上報紙宣傳。它控制著常人在做這些事情,哪個來看病的人要給錢少了都不行,讓你腦袋疼,反正你得多給錢。名利雙收,財也發了,名也出來了,這氣功師也當上了。」[2]特別是背到「它指使報社的記者上報紙宣傳」[2]中的「指使」二字在我腦中不斷閃爍。

我想這是師父點悟我甚麼呢?是我有想發財出名的心嗎?這一查找,我嚇了一跳:兒子沒有考上好的大學,我一直覺的虧欠孩子的,所以兒子想做生意,我一直幫著他,可幾次做生意都是沒怎麼賺錢,甚至還虧了本。是我的骨子裏想出人頭地,想讓兒子做大生意賺大錢來滿足自己求名求利的貪婪之心;想讓兒子做大生意賺大錢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利益心。

因幾個妹妹家中的孩子都是考的很好的大學,都是博士生、研究生的,有的還是外國留學生,在國外買了房,辦了綠卡。潛意識中,有著強烈的妒嫉和羨慕之心,希望自己的兒子不比他們差的攀比心。想讓兒子走進大法是為了讓他在生活中得到好處,利用大法的心是多麼的骯髒。

雖說我以前也想到過,但是沒有挖根,師父這次用阿姨同修的執著來點醒我,可我卻遲遲不悟,人為的滋養著邪魔,承認了舊勢力對同修的安排,加重了同修的魔難。想起來真是汗顏,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好在天天背法,師父看到了我有在法中精進之意,用法指導我趕快去掉這些骯髒的人心與執著。

在修去對同修的執著中,向內找,我發現同修出現這個狀態與我有一定的關聯。我作為本地的一位協調人,從來沒有考慮同修的承受能力,沒有顧及同修的感受,看到同修是一個人居住,房子又大,同修那裏變成了「儲藏室、會客廳、工作室」。我的武斷和專橫霸道讓同修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見,認為同修膽小有怕心。後來才知道同修心裏長期處於高度緊張,再加上去她家的同修又多,致使同修長期不能靜心學法,心裏有怨氣,又不敢表達。同修出現現在的狀態,我是有責任的。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大法是我們的指路燈,我把背法的美妙和體會告訴同修,我們這個學法小組都走入了背法的行列,阿姨同修只要背法,不好的狀態就在逐漸的改變著。

每個同修的修煉之路真的都是師父精心的安排,大法是來指導修自己而不是修別人,看到別人的執著,一定有自己要修的地方。

我們學法小組有個男同修,背法後,師父用這種方法去掉該同修的執著,讓我們深受鼓舞。此同修背法為自己定了一個目標,《轉法輪》每講中的一個小標題、一個小標題的背,背熟後就到小組上來背。那天同修在家背「氣功就是修煉」[2]時,背的很流利的地方突然卡住了,腦中突然打入「熏煙是黃柳」幾個字。同修不知是甚麼意思,還在想:我也學過不少詩詞,熏煙是黃柳,沒有這麼一句詩呀詞呀。到學法小組背完法後切磋,說了在家背法時的體會,說不知是師父在點悟他甚麼。因我知道該同修抽煙的執著心一直沒去乾淨,就說:狐黃白柳是好東西嗎?師父點悟你抽煙是那些不好的東西在操控著呢。該同修恍然大悟。謝謝師父對弟子良苦用心的度化。我對「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的法理有了更深的體會。

只要自己溶於法中,就越來越感到修煉的殊勝與美妙,修煉真的不難。溶於法中實修的真修弟子一定能兌現自己的誓約──證實大法,救度有緣眾生。

這是我近期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