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看同修不好的心 眼睛變的清亮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我今年五十一歲,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了。

兩三年前,我的視力開始變的模糊,近來尤其厲害。常常眼角流出混濁的膿水,要不停的用手或紙給擦去,但總也擦不完。每天參加全球大法弟子統一時間晨煉後,眼睛周圍的眼屎圍了一圈,眼角的濁水更是擦不完。向內找,卻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時間長了,便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怎麼辦呢?大法弟子啊,不正常啊!

我的常人工作離不開電腦,還以為是電腦傷眼睛所導致,但我是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問題啊。

今年暑假期間,我推掉了常人工作的一切培訓學習,集中精力學法、背法,煉功,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我甚至有個不太好的想法:我要趕快背法,多背法,儘量多的往腦子裏裝大法的東西,一旦將來有一天眼睛看不到東西了,就憑大腦裏裝的法,堅定的修煉下去。(現在悟到:這樣想是不對的,其實是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應該全面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是嘴上說說,而是從內心深處真正做到。)

奇怪的是,用電腦做點常人的東西(工作需要),眼睛便馬上難受,疼痛,有睜不開眼的感覺。可是我做大法的事,比如往明慧網發送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名單,為師父製作節日賀卡,連續幾個小時,眼睛也難受,但要比做常人的事輕的多。

昨天參加小組學法,在發正念時,我加了一個意念:清除使我視力模糊所對應的另外空間的靈體,滅掉它。有一點點兒效果,不太明顯。

今早晨煉結束後發六點正念時,我又針對我的眼睛加了一念:求師尊加持,清除另外空間導致我視力模糊的靈體,清除舊勢力對我眼睛的迫害。我雖然暫時找不到這方面的執著心,但我請求和這些生命善解,讓它們離開我,不要干擾我修煉,將來會給它們一個好去處,如果我沒有這個能力,我的師父有,我的師父會幫我的。

發完正念,師尊點悟我:眼睛是用來幹甚麼的?是用來看東西的。對修煉人來說,眼睛除了用來看東西之外,還應該看甚麼呢?這時,突然我所接觸的同修的種種不好,在我的眼前出現,哦,對了。是我一段時間以來一直把眼睛放在看同修的不好上了。

十年前,和我經常接觸的一位同修,在魔窟裏,因承受不住邪惡的壓力,說出了我,真正的原因是我當初的心性有漏,正念不強,才被迫害的。站在法理上,我能明白這個理,然而思想常常被常人心帶動,在內心深處去怨恨同修。於是她做的一切的一切,我都不認可,雖然嘴上不說,表面上也表現的一團和氣,可在我的內心深處,常常看到她的,都不是正面的。甚至她說話,我都不願意接話,多麼強大的執著啊!舊勢力可看的清清楚楚的,它能坐視不管嗎?它能不收拾我嗎?

還有一個老同修,八十歲了,她一九九六年就聞聽法輪大法,當時還參加了我們當地的法輪大法學習班,也能夠雙盤半個小時,九九年「七二零」後,由於怕心,帶修不修的。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結識了她。後來,幾位同修在她家成立了學法小組。

由於年齡大了,學法跟不上,人心多,我很著急,就一直想說她。不過說她,她都很接受的。她老伴,當時在單位也煉功,可是迫害來了,害怕了,不煉了。後來,腿腳不靈便。

兩個月前,這位老同修放不下常人心,出去幹不太必要的私活,騎自行車摔了一跤,她兒子不明白大法的超常,逼著她做手術。當時一位同修想加強她的正念,讓她正念闖關,他兒子不願意了,拍下這位同修的照片,威脅要舉報,其中也偷拍了我的照片,事後,這位老同修告訴我的,我對她有了怕心和怨恨心。當時老同修怕連累其他同修,依著兒子,做了手術。

術後,她行動不方便,他老伴情況更糟,現在吃飯需要一口一口的喂,但是腦子卻異常清醒。他也看大法書,也體驗到了大法的超常,可治病的心不去,現在不能正常修煉。兩個月,換了三個保姆,都幹時間不長。這個老同修也被拖累的不能好好學法,常人心又多又重。

這些情景快速的在我的腦子裏閃過,我找到了讓我眼睛模糊不清的執著心,就是看同修不好的心,卻不悟同修就是自己的一面鏡子,同修的不好,正印證了自己的不足。為甚麼讓自己看到呢?不是自己沒修去的人心也太多嗎?怕心、怨恨心、看不起同修的心、妒嫉心等等這些不好的心不修去能行嗎?

剎那間,我的眼睛清亮了。我感動的直想流淚,我知道是師尊給我拿下了很多不好的東西,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