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理 修心性 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修煉十幾年來,大法把我從一個要強、自立、耍尖、任性、不服輸的常人改變成為寬容、大度、看淡利益,能替別人著想並可以肩負起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歷史責任的大法弟子。

修去怨恨心

丈夫在家裏排行老二,婆婆偏向大哥一家。我剛結婚時,婆婆看我老實厚道,經常叫我幹家務。吃飯時讓我給大嫂盛飯,表面上我不生氣,但心裏卻想,她和我都是兒媳婦,她不老不小的,憑甚麼讓我給她盛飯伺候她!吃完飯經常都是我洗碗。逢年過節,家裏吃飯人多,都是我做飯,忙裏忙外的。時間長了心裏產生了怨恨。

從我結婚以來,婆婆從未給過我們任何東西,連一個饅頭都沒給過。孩子也沒幫忙帶過,而大哥家的孩子一直由婆婆養到上中學。特別讓我難以釋懷的一件事發生在我結婚的第一年過新年。過完年三十回家前,丈夫對婆婆說:「媽,明天我們早晨過來煮點餃子吃。」婆婆當即拒絕:「誰給你們煮餃子,上飯店吃去吧。」我聽了這話心裏別提多難受了。心想:大過年的,兒子在家裏吃頓餃子都不行,就是去朋友家提出吃頓餃子,朋友也不會拒絕呀!叫我們去飯店吃,飯店都放假了啊。過一會,大哥一家來了,婆婆對大哥說:「明天上午你們十點過來吃餃子。」我心裏真是說不出來是甚麼滋味。一直想不通這個事,都是親生的兒子為甚麼偏心呢?心裏對婆婆的怨恨越來越強烈。

從那以後我不再老實,心裏和婆婆較勁。以前婆婆家裏有甚麼事我都幫忙,後來甚麼事我都不為她做;以前過年時我都是早早的去洗菜、擇菜、做飯,在廚房裏忙,後來我就等到快吃飯時才去;以前給婆婆做衣服穿,或買一些衣料給她,後來一件衣服也不給她買。這樣的關係一直持續著。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到大法。隨著不斷學法,大法的法理開啟著我的心靈,盪滌著心靈深處的灰塵,化解了我心中的怨恨,心裏的疙瘩漸漸解開了,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懂得了人所遇到的不好的事情皆源於自己的業力。隨著不斷學法修心,怨恨心越來越淡,對婆婆的怨恨也隨之消失。

後來婆婆年歲大了,身體越來越差,最後住進了醫院。我告訴婆婆:念「法輪大法好」並給她戴上護身符。在婆婆生命結束的前幾個月,她已經不能吃飯了,大小便不能自理,整日臥床不起。我們兄弟姐妹輪流在醫院看護。由於婆婆不能動,也不能說話,經常便在床上。我從家裏拿來了十幾條舊秋褲當作尿布,怕婆婆硌著,我把秋褲上的碼邊處全部剪下來。婆婆需要輸液,要看好針頭不能動,別人為了省事就把她的手綁起來。我心裏可憐她,不忍心這樣做,就用手輕輕的扶著她的手,避免針頭出來。婆婆插了導尿管,醫生囑咐兩個小時放一次尿液,對腎臟有好處。別人為了省事,就直接將導尿管放入尿液瓶裏整天那麼流著。我不怕麻煩不怕髒,按照醫生的囑咐每隔兩個小時放一次尿液。我經常給婆婆翻身,輕輕的給她按摩,避免生褥瘡。經常檢查婆婆是否尿濕了,及時更換尿布。我上一班護理是大嫂大哥,大嫂怕髒,尿布濕了,也不換下來洗,在濕尿布上放一層乾尿布,再尿濕了再放一層,等我接班時,尿布摞了七層,我全部給換下來洗乾淨。我的行為感動了小姑,她對公公說,我二嫂伺候的好,伺候的特別乾淨。婆婆是在我值班護理時走的。那時她的生命體徵已經很弱了,她走的很安詳沒有痛苦。

修去顯示心,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我從小到大幹甚麼都很要強。上學時成績優秀,一直名列前茅,老師常向媽媽誇我聰明。工作後,幹甚麼都幹的好,同事誇我是才女,聽到的多是讚揚聲。因此形成了很強烈的顯示心。

有一次學法小組學習師父《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裏面有一個詞「參差不齊」。A同修把它讀成參差不齊(canchabuqi)我給她糾正,說這個詞應該讀參差不齊(cencibuqi)。她立刻火了,「啊!我就念參差不齊(canchabuqi),佛就這樣念的,你第四講還有讀的不對的……」說了一大堆。看到她這樣,我想起了師父的法:「對的是他,錯的是我,爭甚麼。」我沒有與她爭辯。我想為甚麼會這樣?是不是我有甚麼執著心要修去呢?我立刻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堅持自己觀點的心,認為自己說的對,別人應該按照自己說的去做。還有顯示心,顯示自己知識面寬,知道的比別人多。找到執著心後我要把它修下去。這時A同修的態度馬上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笑著說:「剛才是我不對,我的爭鬥心起來了,非得和你爭。我還有不讓說的心。」我們查找了字典,知道了正確的讀音,矛盾化解了。

師父教導我們:「顯示本身就是一種很強的執著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煉人要去的心。」[1]此後,我非常重視修去顯示心,我經常發正念解體它。漸漸的顯示心不那麼強烈了,但還是經常表現出來。

一次在學完法切磋時,A同修談到她最近的一些修煉情況。她說,她發現對丈夫的情還很重,想要修去這個情。用甚麼辦法呢?她就多想丈夫對她怎麼不好,用對丈夫的怨恨修去對丈夫的情。聽到她說的這些修煉情況,我當即指出:「你這是沒在法上修,是用一個執著心代替另一個執著心。」她馬上就生氣了,反問我:「你在法上修,你遇到這種情況是怎麼修的?」我當時就想,我跟你說的是法理,又不是指責你,用得著生氣嗎? 回家後,我向內找。仔細回想著剛才自己說話的態度,發現自己不是抱著和同修切磋的態度,而是將自己擺放在同修之上,顯示自己法理比別人清楚。

還有一次和同修去貼不乾膠,那是八開紙大的幅面,我們選擇在居民樓裏粘貼。我進去貼時,選擇貼在一樓緩台處的牆面上,我考慮這個地方每個上樓的人都要經過,都能夠看到。我剛剛貼上,手還未拿下來,下面一個房間的門打開了,一個五十左右的女人探出頭喊道:「貼甚麼呢?」當時我很鎮定,說:「宣傳的。」她說:「宣傳甚麼?」我說:「您自己上來看看就知道了。」那人沒有上來,關上門回去了,我快步下樓離開了。和我同去的同修聽到那女人的喊聲馬上跑了。我從樓裏出來到處找她,在小區裏找了兩圈也沒有找到,最後在小區外面的馬路上看到了她。看到她的時候心裏產生了怨氣:遇到危險時就自己跑了,把我一個人扔在那裏,多麼自私!為甚麼不立刻發正念啊?回到家裏心平靜下來之後開始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以往沒有遇到過,肯定自己有甚麼執著心被舊勢力看到了,想鑽空子。回想當時的情景,找到了一顆顯示心。貼之前自己想著:看我們大法弟子多了不起,到處貼的都是真相。原因找到了,我也不再怨同修了。

對於顯示心的這些表現,我牢記師父的教誨:「但是不能有顯示心,你們是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2]我專門針對它發正念。每當它出來時,我立刻發出一念:顯示心死,顯示心滅!現在它已經很弱了,偶爾表現出來很快就滅掉了。

從與同修發生矛盾中,我悟到:矛盾是給修煉人修心的,矛盾的雙方肯定有執著心或各種人心,由於執著心或人心的碰撞才產生了矛盾。所以我們遇到矛盾時不是指責對方如何不對、如何不在法上,或者是怨恨對方。而是認真查找自己有哪些執著心或人心,向內找、向內修,使心性得到提高,這樣矛盾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如果矛盾雙方有一方向內找、向內修,矛盾也會化解,對方也會改變,這是法輪大法的威力。

講真相中提高心性

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謹遵師父的教誨,與同修配合,利用各種形式向眾生講真相。講真相的過程是修煉的過程,是提高心性的過程。

講真相中會遇到不接受、不理解的人,也會遇到罵人的,講難聽話的。一次在公交車上,遇到一個老年人,胸前戴著毛魔頭的像。看到他上車,我就把座位讓給他坐。我問他:你怎麼還戴這個?多不吉利呀!剛跟他講幾句,他立刻急了,嘴裏說了很多難聽的話,並大聲喊。我當時很生氣,不再理他了。下車後心裏一直怨這個人怎麼這樣?很長時間他那個形像都刻在我腦子裏。後來通過學法,明白了舊勢力就是要毀掉眾生,師父叫我們講真相,就是要清除眾生頭腦中被邪惡灌輸的謊言,讓眾生明白真相,明白法輪功是甚麼,看清邪黨的本質,從而救度眾生。法理明白了,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人不再怨他們了,看到他們被邪惡灌輸的謊言所毒害,只覺的他們很可憐。更加感到救人的急迫。

一次我向安徽地區打真相電話,接電話的是一位先生。我說:「先生您好!打這個電話是想告訴您一個福音,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常念這九個字會有福報的。」接著給他講了法輪功是甚麼,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江某某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講完我問他:您聽懂了嗎?他說:「聽你的聲音也有六十歲了吧?你這麼大歲數幹甚麼不好,幹這個事?」聽得出他對我們講真相很不理解,言語中帶著怨恨。以前遇到這樣態度的人,覺的他不接受真相,我就掛電話不想理他了。這次我想師父讓我們講真相,就是要清除眾生頭腦中被邪惡灌輸的謊言,讓眾生明白真相,看清邪黨的本質,從而得救。我接著耐心的給他講共產黨造謠污衊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就是要煽動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為他們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您不要聽信電視上的謊言。我又給他講了邪黨腐敗,失去民心。歷次搞運動,殘害百姓。人不治天治,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跟他講為甚麼三退就能保平安。他聽明白了之後退出了邪黨組織。最後我祝他平安幸福,他高興的說:「謝謝!」掛了電話,身心格外輕鬆。從而悟到,我們不計較世人的態度,多一些耐心,多一些善心,就會多一個世人得救。

十幾年中的風風雨雨,有修煉中提高心性的喜悅,有人心碰撞後的痛苦,有反覆去執著心的苦惱,也有迫害中沒有做好的悔恨。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從一個不懂得修煉是甚麼、如何修煉,滿身業力的常人,受大法法理的啟悟,承蒙師父佛恩浩蕩,成為對宇宙真理的正信,懂得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肩負起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歷史責任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