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過心性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去年,因為我寫大法真相信,被當地郵局不明真相的人把信送到專門迫害法輪功機構「六一零」、國保大隊。一年多來,我一直處在陰影中──邪惡的迫害、非法起訴、非法庭審,弄得我身心疲憊。

原本,我家學法小組成立已有十年之久。「六一零」頭目對我說,叫那些人不要再來了。我對他們說:「哪家沒有親戚朋友來往?」但大家正念也很足,到時都來學法,從沒間斷。

但今年我正式被非法起訴後,竟有同修對我說,為甚麼「六一零」老找你麻煩,你自己年歲大,你要對這些學員保證安全等等。我想,這些同修都是自己找我家來學法的,我自己沒有主動找她們來啊,因為誰家都不敢設學法點才來我家的,不是嘛?我家房子大,又一人住,沒有家人干擾,所以大家都願意來,我也歡迎。既然同修說,要保證大家的安全,責任重大,於是今年三月中旬,我家學法小組暫時停止。

十多年來,師父新經文、週刊、真相資料的打印,還有三退名單上傳,都由我一人負責承包。去年,有同修提出叫某同修學會幫我分擔點。同修們說我年紀最大、事最多,有個同修比我小十一歲(七十歲),雖沒有多少文化,她也買打印機開始做真相資料。而且,一切費用都是我和她的個人付出,從不收同修一分資料費。第一次我被非法起訴,檢察院說,證據不足退回去。

第二次,六一零頭目竟把信封內裝信紙拿出來單張計算數目,並羅織我的「罪」。今年三月,我又被非法起訴到法院,三月中旬,「副本」送到我家來,七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庭審。

非法庭審的當天,公訴人在閱卷時,法官問我:有甚麼要講的?我沒能回答好。回家後,我非常沮喪,難以入眠。我人心全起來了,腦子裏翻江倒海,某某對我說了甚麼、誰對我怎麼說的,我翻來覆去,不時浮在腦海裏。

幾天後,同修來看我時講的話,正是我腦中翻過的,一字不差。我還覺得自己的預測正確。靜心想來,我卻走了舊勢力的路,怕別人說三道四,有強烈的執著心。我一輩子自尊心很強,一身清白,從未做過違心事。所有的親戚、朋友、同學、同事對我印象都很好,包括同修。

受到邪惡迫害的關鍵時刻,有一位同修常常來關心我。謝謝這位同修在百忙中來安慰我,和我切磋法理。我想,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別人遇到麻煩,不管認識不認識,我能做的儘量去做,不管結果怎樣,我總走在前面。而我遇到困惑時,同修們卻用指責、埋怨對待我,好像我一文不值。我真受不了。

師父說過,「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冷靜思考,可能是在考驗我,讓我提高心性。一開始,我以為自己不是太差,通過向內找、多學法,才明白:我雖然對情、利、名甚麼東西都看淡,但真碰到問題時,人心還是浮上來了。

其實同修的指責,邪惡的迫害、內外交加,實質在提高我的心性。我通過多學法,提高心性一切有師父在做,修煉都是為自己修,而不是為別人修。我悟到這個法理:越困難、越能修,提高就快,謝謝同修們的提醒。「有則改、無則注意」,是修煉不平凡的路。魔難中,用神念還是用人念去對待,用神念,一切輕鬆越過;用人念,甚麼也辦不成。

現在,我心平氣和一身輕,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我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定走穩、走好,多救人。謝謝師父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