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不能給人治病的再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份就走入大法修煉的一名老弟子,修煉後,師父給淨化身體,沒多長時間,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提很多東西一口氣上五樓也不累,比年輕人都強。

今年六月初,我突然感到身體沒勁,上樓有點吃力。我知道是邪惡的迫害,就不承認它,發正念否定這種假相,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但是身體乏力的症狀越來越嚴重,做三件事覺得力不從心。

二十多天後,右手有三個手指又出現不聽使喚的假相,去學法組和同修交流切磋,同修們都幫我發正念向內找,我自己也一直向內找,但是不知道誤在哪裏。

有一天早晨,學法小組A同修來找我,問我現在有沒有給我老伴按摩(我老伴三個月前得了輕微的腦血栓)。我說:按摩了,按摩了三個月了,大夫說讓給按摩,不按摩我怕老伴不理解,就一直給他按摩了,我按摩前請師父把我的功能封起來。A同修說:突然想到你幾年前曾說給你老伴按摩過腰,就想你這次是不是又給你老伴按摩了,煉功人不能給別人治病。聽同修一說,我也覺得按摩不對,就說:是不能給別人按摩,我做錯了。過後,對這件事我並沒有深想,沒有從法理上認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也沒有挖一挖自己的執著。

由於沒有從法理上去實修自己,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舊勢力干擾迫害我的病業假相越來越嚴重。七月十八日晚上我出現了腦血栓症狀的假相,右手和右腿不聽使喚。第二天早晨,我丈夫叫來了二女兒同修,二女兒又找來A同修和B同修一起幫我發正念。我和同修們都悟到是我給老伴按摩,法理不清,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其實,早在二零零二年的時候,有一次小外甥發高燒,我用酒精給他搓身體,物理降溫。過後,我出現嚴重病業假相:發高燒,拉肚子。當時也悟到是因為給他治病造成的。但是沒從法理上去認識給人治病的嚴重性,才會造成後來在人心和情的帶動下,又犯了同樣的錯誤。

師父講:「中國古代把治病方法分成科目,比如說,接骨、針灸、按摩、推拿、點穴、氣功治病、草藥治病等等,分成好多種。」[1]師父已經明確講出按摩就是治病,我卻不悟。

師父講:「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誰也不能給人治病,你只要一治病,你身上所有帶的法輪大法的東西,我的法身會全部給收回。為甚麼把這個問題看的這麼嚴重?因為它是一種破壞大法的現象。把你自己的身體損害了不說,有的人一旦看了病手就癢癢,看見誰就拉過來給人看病,顯示自己,這不是執著心嗎?嚴重的影響人的修煉。」[1]反覆讀著師父的這段講法,我驚出一身冷汗,大法弟子給別人治病是破壞大法啊,我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長時間不悟,還一而再再而三的犯同樣的錯。師父看我不悟,又點化同修來點醒我,我卻沒有重視,沒有嚴肅對待,招來舊勢力迫害,給大法抹黑。

深思自己向內找,還是自己學法不用心,學法不得法;還有對家人的情放不下,怕家人不理解,而不是站在法上去想問題。

今天把我的這段經歷寫出來,希望同修們能從中引以為鑑,別再出現同樣問題。

在此謝謝師父的點悟,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