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向內找 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在修煉的這十幾年中,我時時都能感受到大法的威德,師父的慈悲,我常常想,今生有幸走上大法修煉這條路,我們有這麼偉大的師父精心的在看護著我們,牽著我們的手,跌倒了,把我們拉起來,讓我們繼續往前走,同時,師父自己承受著給我們化解了修煉路上的巨大魔難,剩下的一點點關難,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只要我們念正,就能走過去。

一、在學法、煉功、發正念中實修

最近師尊在新經文中講:「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1]

學習了師父的這篇新經文後,我認真讀後在法中對照自己,發現自己煉功還有懶惰心、特別在有特殊事時,動功會少做一套兩套,過後自己也沒有抓緊時間補上,這是多麼嚴重懶惰心啊!

學法、發正念心不靜時,思想業就來干擾,叫你想這想那的,但我會馬上就排除它,可過一會干擾還會來,發正念不如當初,雖然四個整點的發正念基本都沒落下(除特殊情況),但受思想業干擾,就發不出強大的正念,達不到除惡的目地,這不就是影響整體上發正念的效果嗎?這是個非常嚴重的事情,就是不敬師不敬法!

當我的修煉狀態不好時,我就否定並排除學法、煉功和發正念時的思想業的干擾和一切不正的因素,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正法還沒有結束,我還沒有錯過這萬古機緣,我決心一定要跑步跟上正法進程。

二、在講真相實修中

我是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也用手機對講,但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有時還有怕心、急心、分別心(挑人講),其實就是保護自我的怕心。多麼不慈悲呀。

當初上街我面對面講真相看到男性中年人不願講,怕是公檢法的人,專挑女的、比較面善的人講,看到別的同修見人就講真相,我非常羨慕同修。我講幾次都效果不太好,這種狀態持續很長時間突破不了。

在學法中我轉變觀念,就用手機對講見號就撥打不管是甚麼人。結果第一個號碼撥過去對方就退了黨,連退三、四個。我沒起歡喜心,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兩小時下來勸退了十多個。有一次對方剛剛接了電話,我問候他時,他態度不好就開始罵人、不讓我說話,開始我心情有些不穩,想掛掉不講。但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慈悲救度他,這樣一想,馬上就感到一股熱流通遍我全身,我心裏非常舒服、坦然。告訴他說,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教我們救度眾生,不打人,不罵人,一切為別人著想,老弟,你剛才說一些不好聽的話,在人中罵人都得說這人不好,可是我不怨你,也不恨你,感到你非常可憐。這時他不吱聲了,靜靜在聽著。

我感覺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給我智慧和力量,從現在社會腐敗形勢到出現天災人禍,這是上天對人的警告,天要滅中共,並講到天安門自焚到藏字石到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妒嫉,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煉法輪功,在一國兩制的香港、澳門都讓煉,勸他三退,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不要反對法輪功,法輪功是佛法,要善待,退出了才能有福份,災難來臨時就能保你平安,好嗎?他說那就退出吧。我問是黨員嗎?他回答是黨員,叫甚麼甚麼名字,最後我告訴他保平安秘訣「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都接受了,連說謝謝後就掛斷了。

這樣講真相堅持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悟到一個理:只要信師信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師父就加持你、保護著你。真是感覺到正念的威力大法無邊。

三、正念闖病業關

在二零一五年春季,有一天早上,我有事去同修家,她沒在家,剛下樓我摔了一跤,馬上抓住樓梯扶手身體右側都碰青了,心裏就想著「沒關係、沒關係,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就站起來了,也沒覺的疼。在回家路上,走起路來左側胳膊和腿都非常的軟,不太好使,我就守住這一念:「沒關係、沒關係!」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悠悠走到自己家樓下。上到二樓時我就渾身沒勁,覺的不舒服,到了我住的四樓,拿鑰匙開門,才發現自己手不聽使喚,咋開也開不開門。

我兒子在屋裏,聽有人開自己家門鎖開不開,出來一看是我,就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他說看您走路都這樣,還說沒事,去醫院吧!他馬上給同學打電話叫車過來去醫院。我告訴他沒事,煉功學法發正念就好了,不要叫同學開車過來,就是過來我也不去醫院,我沒病。他扶我坐在床上,我盤上腿,閉上雙眼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和身體上出現不正確的因素的干擾。大約五、六分鐘睜眼一看,兒子還站在我前邊靠牆站著看我,我說你把小音箱拿來,你回屋吧,兒子走後我繼續發正念大約40分鐘,我要學法左手不聽使喚,就聽師父講法錄音。只能坐著、不能躺著、不能下地走,頭重腳輕,半個身不好使,呈麻木狀態。這一宿我躺下就起不來了,並全身都疼痛難忍,我守住一念:「我是大法弟子,舊勢力對我肉體安排不正的一切邪惡因素都不承認它,排除它!」又一想師父給我推出這麼大的業力給消掉了,這都是好事。

我學法、發正念、向內找,自己找到一堆執著心。甚麼妒嫉心、做事心、急心、面子心、自我、不讓人說、有時同修指出我的問題自己還辯解等等一些執著心,我悟到我必須要去掉。我不知不覺的眼淚就流出來了。到了第二天晚間能下地了,全身輕鬆多了,可還是走不穩。同修來到我家看到我這種狀態,小組同修立即白天一整天幫助我發正念、學法。十天後我就去小組學法了,二十天後出去講真相,一個月全部恢復正常。

通過這次闖病業關,我悟到修煉是嚴肅的,只要信師信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師父就保護著你。

師父苦口婆心的教誨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3]

四、訴江大潮中實修

訴江大潮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份就開始了,我每天都及時看明慧網交流文章。五月份我是在觀望中。六月一日看完明慧網交流文章,突然悟到人人都應該控告江澤民,因為你是大法弟子,是大法一粒子就應該控告他。又想起師父講過:「如果在中國大陸這場迫害開始的時候,大法弟子都能夠像現在這樣做的比較正,這場迫害它發動不起來,那些邪惡瞬間就會銷毀掉,人間不是它們逞惡的地方。」[4]「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5]

六月三日我就開始起草控告狀,過程非常順利,六月八日收到最高檢察院簽收回執。第二天同修A來到我家說,她們老年組五個同修都已經把自己在大法修煉中受益的事實及被迫害經過寫出來了,叫我幫她們整理出來。因為訴江這事是一位協調同修在做,我有些顧慮。同修A看我沒吱聲,又說協調同修很忙,誰做都一樣。這時我腦中馬上反映出「放下自我為別人著想」這句話。這是師尊點悟我,於是我二話沒說就幫著整理。

在整理過程中我修去了不少執著心。首先我不會拼音打字,就用桌面手寫版寫,整理同修的控告狀做的速度很快,文字整理的非常通順,這是大法給我的智慧和勇氣,當我放下自我去掉同修之間的間隔、妒嫉心及怕累、怕麻煩等人心後,體會到了這是走出人來的一次選擇。就這樣,幫助這個組整理完控告狀,再幫助另外組的同修做,從六月七日陸陸續續做到七月四日共整理了三十位同修控告狀。雖然忙碌些,我心裏非常坦然和充實。正像師父早就在講法中告訴了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6]

所以我悟到在修煉中,我們要認真把法學進去,悟到法理才能進一步純淨自己,一心想著救度眾生,正念正行對待發生的一切,就能正念解體舊勢力安排的干擾與破壞,去掉為私為我、達到無私無我,這就是同化法的過程,也是讓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真正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對人應該善,要時刻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在實修中要修好一思一念,徹底去掉一切執著心。提高自己的認識,進一步深入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兌現誓約,才能跟上師父安排的正法進程。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