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襲來 歸正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寫出此文是想曝光自己那顆被層層包裹的人心,以便同修借鑑。

2015年8月3日,我和丈夫衝破家人的重重阻力,終於走出醫院,回到久別的家,也回到了修煉的整體環境中,那心情恍如隔世,在我的一生中,沒有甚麼事比手捧大法書溶入法中更快樂,丈夫和我一起修煉,被抹去記憶的丈夫在學法中奇蹟不斷的展現,而我卻放鬆了緊繃的弦,也放鬆了對邪惡的正念清除。

一、為好病而精進

走出醫院不等於走出魔難,由於對法理不清晰,在魔難面前不知如何在法上修,導致很難走出人心的桎梏從而魔難不斷,我以為只要回家和同修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就能擺脫魔難、清除病業假相,不是有很多常人得了大病,甚至是不治之症,念一句「法輪大法好」、或一學煉法輪功就都好了嗎?也有的同修說:「向內找,找到執著就能解體邪惡,病業假相就好了。」

我就帶著執著找啊找,執著是找出不少,可是丈夫仍然沒有擺脫病業假相,處在魔難中的我焦急、無助,我以為只要不吃藥就符合法的標準,師父就會管,強烈的有求之心使我怨同修不在法上幫我,完全忘記了向內找的法理,我被自己的人心干擾的很厲害,也無力改變現狀,也只能一味的承受,可是慈悲的師父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斷的點悟我。

通過學法我知道帶著強烈的有求之心不是修煉,達不到法的標準,「不重德病都不會好的,不是說練了功就甚麼病都不得了」[1],不提高心性,只想以學法、煉功這種形式達到好病的目地,多麼骯髒的人心,我真切的感受到我的狀態很危險,也意識到舊勢力抓住我人心的漏,以達到徹底毀掉我的目地,但可喜的是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指航,有同修與我交流,從而在法中歸正自己。

二、與同修交流 強化自己向內找

執著心多、關過不去,心裏很苦,整個人被負面思維包裹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跪在師父法像前痛哭流涕,不斷的求師父加持,師父看我不悟,就安排同修與我交流。

同修說:「你丈夫出現魔難,也有你要修的,照顧丈夫、生意、修煉,你怎麼擺放?」同修的話提醒了我,使我不得不認真審視一下自己,兼顧,我很難做到,只能做出選擇,我問自己甚麼是我此生唯此為大的,我此生為何而來,面對選擇,真是剜心透骨。

我從小在苦難中泡大,加上邪黨文化的灌輸,人間顯貴、財源滾滾、功成名就,在我的心裏分量很重,在這滾滾紅塵中有意把自己培養成女強人,我喜歡眾星捧月的感覺,對自己多年來苦苦經營的生意引以為傲,要放下,真是萬般的不捨,此時我才意識到我求名的心有多強,我是典型的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神不放。

我問自己為甚麼修煉?想在大法中獲得健康的身體、寧靜的心靈、人間的幸福,為自己的圓滿而修,為滿足慾望而在向大法索取,迴避痛苦、恐懼魔難,一切向外看,是我致命的弱點。

我接著深挖自己,我有很強的顯示心、愛聽讚揚的話,唯我獨尊,不修口,傲慢,虛榮,做事目地性很強,做生意養成的奸詐、狡猾、辯解、求回報的心、委屈、煩躁、焦慮,遇事首先想自己的得失,以我為主,總想改變別人等等。

我不敢再找下去了,我有太多的人心,人都說人生像一場戲,可我卻入戲太深,「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2],我堅定的選擇放棄人世間的一切執著,和丈夫靜心學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我突然清醒,我的根本問題是不信師不信法,不向內找,就是人,做多少證實法的事都是人做人事,我真的沒有做到實修。我流著淚對師父說:「昨天的我被觀念、業力、情所包裹,以後的我,一定會撥去塵土,脫胎換骨。」

三、去掉同修情 歸正自己

我在醫院陪護丈夫153天,身心疲憊,學法煉功少。我就憑著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並與同修多次交流,才得以走出魔難。而我則和同修阿姨產生了同修情和滋生了很強的依賴心,以至於和同修形成間隔,從而影響證實法。

同修阿姨幾年來在修煉上嚴格要求自己,幫助我們,特別在醫院的日子裏,沒有她和同修的幫助,我很難走出那陰暗的日子。每次遇到矛盾和魔難來時,我都先找她交流,聽聽她是怎麼說的,不是查找自己不足,用法衡量怎麼做,去學法對照法,自己證悟法理。

師父看我這樣學人不學法,跟人走的狀態,就安排許多同修和我交流。我卻和同修形成了間隔,我的怨恨心也很大,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我向內找,真是讓我震驚,因為同修情、依賴心已在我心中紮下了根,這時我想起了那些同修的交流,我雖然當時因有執著不接受,但是我現在要發自內心的感謝同修的關心和提醒,我要連根鏟除這些骯髒的人心,我求師父加持,弟子知道錯了,唯有大法幫我洗刷心中的污垢。

再接下來向內找,我還有很強的妒嫉心:「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3]我一直都認為同修對我不公,這是妒嫉心惡魔把我引到了危險的邊緣,它讓我不能溶入整體,強烈的間隔著我和同修,從而影響證實法,救度眾生。矛盾出現不去找自己,怨恨指責,不符合自己觀念還氣的不行。爭鬥心,做事心就因為我「老是覺的自己應該恰如其份的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1],導致關過不去,魔難重重,自己以為被整體排斥在外。不找自己,還怨同修不理解我,不幫我突破心性關。

此刻寫到這,不是用汗顏能解釋我的心情,我向師父深深懺悔,我錯了,這麼多年我沒修自己,遇到問題就是人的觀念。我悲嘆我已被同修遠遠的拋在後面。我悔恨自己學法不得法,不入心,走形式。我慚愧證實法中,心不純淨,給整體造成間隔,我懊喪我錯過了我與同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的時機。

四、轉變理念 實修自己

公公同修在7.20邪惡迫害意外去世,給家族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婆婆在兒女們所謂孝心照顧下,逐漸脫離大法,我看在眼裏,急在心上,我努力用師父的法喚醒她,鼓勵她的修煉意志,在師父呵護下,她終於參加了集體學法環境。對丈夫的女兒,我儘量關心幫助她,站在她的角度考慮問題,並把一套住宅和車庫過戶給她,她意外而高興,大姑姐對我的行為除了震驚之餘,更多的是欽佩。她和我的同學說:「我弟妹真好,這才是一家人,修煉人就是不一樣。」

只要我去婆家,我就忙裏忙外的幹活,她們看在眼裏,對我也親切了。我也從不抱怨我怎麼辛苦,累啊!我總是樂呵呵,無怨無悔,伺候丈夫乾乾淨淨,耐心細緻而周到,修煉不是修常人,是修自己。我由衷感謝她們讓我在修煉的路上更上一個台階。

丈夫也時時幫我修煉,他愛乾淨,常常指責我這家太髒太亂,嘲笑我做一頓飯能吃三頓,還向遠在日本的女兒告狀,還不斷的說你有這執著,還有那顆心沒去……只要他一說話,我就心煩意亂,我就想我容易嗎?我就像一個陀螺從早轉到晚,不停的轉,又像一個蝸牛背著沉重的家。可是修煉啊!常人的理是反理,學法煉功是修煉,日常生活瑣事,難道不是在修自己嗎?學法是洗滌心靈,在生活中實修自己這顆心。我為甚麼苦來苦去,我就相信師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堅信自己能超過魔難,擺正心態,轉變觀念。

我做甚麼都是樂呵呵的,把每一天都視同修煉,心變了,做菜也能做出色香味俱全。心性提高了,丈夫也在變。他能上下樓梯去戶外活動,能出去發簡單的資料,也時時講講真相,字正腔圓通讀《轉法輪》,在集體學法中交流,也會向內找。肢體也有感覺了,生活完全自理,這就在創造醫學奇蹟。這一切展現在我親朋好友面前,讓他們知道大法的美好。

心變了,一切都在變。是丈夫幫我去掉人心,是大法幫我褪去這層人殼,得以在法中修,在這場痛苦的磨礪中,修去安逸環境下體悟不到,更無法觸及的人心和觀念。在修煉的路上得以飛躍。

結語

舊勢力不但對丈夫身體下黑手,而對我從精神到肉體也下了死手,企圖拖垮我們的修煉意志,從而達到毀掉我們的夫妻修煉的目地。而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人心凡重的弟子,在魔難痛苦中,給我展現法理,在迷途中指給我回歸的路。

「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4]我的心豁然開朗,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和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梅 元曲〉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