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向內找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我和一西人同修是搭檔,我倆一塊做項目。因工作原因,我倆平時的日常生活基本在一塊。

一天中午,我在廚房洗杯子,喝水用的玻璃杯。因為這個杯子是乾淨的,剛剛喝水用過的,沒甚麼雜物,我就用水沖手洗,沒有加上洗潔精之類的東西。

西人同修看到之後很不高興,抱怨說我總是做錯誤的事情。我說這個杯子是乾淨的,我在中國都是用水沖一衝,如果是裏面有雜質或很髒的話我會用洗潔精好好清理的。我說的語氣也不善,我想我那麼大個人兒,洗個杯子還用你教嗎?他嚴肅的告訴我這是黨文化,不要拿黨文化當作標準,在我們西方社會就得這麼做。

我聽了很委屈,我承認我可能做的不合適,但不至於是個大錯吧?我反駁道:就這件事情而言,我不認為我是錯的,不同的杯子洗法不一樣。同修撂下一句話:在我這兒,杯子就得這麼洗。不知不覺間,我倆臉都紅了,我走出了廚房。

坐在沙發上,低著頭,一言不發。負面情緒湧了上來:我一個人在國外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多麼艱難。還不如一走了之,項目分開幹,省得看人臉色。

正在抑鬱的時候,突然想起一句話來,前幾天一個同修告訴我:「你真的很自我。」當時我還沒怎麼明白,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我突然意識到我真的很自我。西方人有他們正常的生活狀態,我卻拿我在黨文化環境中養成的習慣強加到別人身上。身處西方社會,我應尊重他們的習俗,可我卻固守個人的觀念:我這樣做節約水,沒有化學品、無污染;然而在他們看來,這卻是一種糊弄事的作風,不負責任的做法。如果我固守著我的觀念,我是對的,那別人的建議、別人的話我就永遠也聽不進去。即使對方說的有道理,我也會為自己的堅持自圓其說,強調我是對的,以維護自我。

我突然意識到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都是這樣的。不管是在個人生活中還是在媒體項目中,我總是在拿「我是對的,你不懂我」來搪塞一切。如果真的不能發自內心的認識到自己是錯的,那就很難接受別人的建議,走出自我。

想到這,我的心胸一下開闊了,也沒有委屈了。我告訴同修,謝謝你,讓我看到了我的自我。同修也表示,他應該改善說話的語氣,要善。

從矛盾中的沮喪到明理後的喜悅,整個過程只有短短的幾分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