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有法寶 就是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家住農村,跟師父修煉已有二十年了。在此寫出自己在修煉中向內找、修自己的體會和同修交流。

一、從不會向內找,到學會向內找

剛開始,是帶著一種樸素的認識走入大法的,覺得大法好,學大法能做一個好人,又能祛病健身,就走入了大法修煉,但是卻不知道怎麼修,更不知道向內找。隨著學法修煉,逐漸認識到修煉就是修自己,去人心。去人心就得按照師父講的法理對照自己,符合師父教給的法理,我們就要堅持去做,不符合大法法理的一切事情,就不能做,要做到師父說的:「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

農村人以土地為生,精耕細作是農民增收的基本條件。在耕作中,地裏的磚頭瓦塊撿起來隨手一扔,就拋到別人家地裏,別人見到磚頭瓦塊也是這樣,形成磚塊的空中旅行。自己修煉後,認識到這樣做是損人利己的事情,煉功人要事事為別人著想,不能再這樣了。我就把撿到的磚頭瓦塊,放到壟溝內,然後帶出地塊。這樣地裏的磚頭瓦塊就越來越少了。

二、由過後的向內找,到及時的向內找

知道了向內找的法理,並不是修了自己一切就能做好,在過關過難的矛盾中一切就順利了,還有人心的碰撞、還有過不去的關和難。

在一年的秋收種麥期間,我叫來播種機播種小麥。播完後我問:「多少錢一畝?我這是一畝三分地。」他說:「十五元一畝,別人就得給四十,你給二十五元。」我心中想:給你二十元還多了,怎麼要我二十五元?於是我說:「你算錯了吧?」他說:「沒錯。」我就給了他二十五元。錢雖然付出了,但我心中憤憤不平,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和人家爭執起來,造成了不好的後果。事情過後自己才想起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怎麼能和常人爭吵呢?不管誰對誰錯,和常人爭執,一定是自己的錯,何況自己的地又是個斜子角,播種很費時,多要幾元錢是應該的,但是事已至此也無法挽回,心中那個後悔,真是無法言表。

又過了四年,在夏季播種玉米期間,又碰上該播種機播玉米,看來那人還耿耿於懷,我一看,機會來了,就主動的說:「上次那個事是我的不對,我不應該和你爭吵,我今天向你道歉,請你原諒!」說到此,那人繃得很緊的面部表情立刻就鬆弛下來,笑了笑說:「這個斜子地應該這麼播、那麼播,才能播得好。」我的道歉解開了與他的前怨。

在剛走入修煉時間不長,我們組的機井換了泵,不能用了,放到我家,因嫌佔地方,我就把它賣了,賣了五十五元錢歸了自己,沒有想到這是修煉的人不能做的事情,自己卻這樣做了。在學法中學到針織廠的大法弟子,把揣到家去的毛巾頭又送回廠的法時,心想我要把這五十五元錢退還給組裏,可是退給誰?組已經分了。後來我們組打井,我就把這五十五元錢給了組裏。組裏的負責人說,不要,這是常有的事。我說:我必須退,因為我是煉功人。

農民以種地為根本,其實種地也是我們大法弟子的修煉場。在前年秋後,我的地鄰家播上小麥,我家的地是白地,我要秋耕地,到那一看,地鄰家的小麥已超過了地界一個壟。這地怎麼耕?一耕就要把地鄰家的小麥毀掉,就要鬧矛盾。我心中勸著自己:不要急躁,我是大法弟子,這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有甚麼心要去。

我找到地鄰家,和他說:「大哥,我要秋耕地,你的小麥好像種的超邊界了,你說怎麼辦?」他說:「怎麼辦?你尖頭嗎?某某說你把壟溝上都點上玉米。」他的話有點刺耳,觸動了自己急躁好面子的心,但我記住了以前急躁的教訓,就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不急不氣心中平靜地說:「咱照照邊界好嗎?」他說好。我說:「那就明天早上吧。」第二天一照地邊,他家的小麥超出他家的地邊三個壟。我說:「大哥,小麥已經種上了,又是肥料,又是種子的,等你收穫了這一季小麥再把邊調直吧。」他說:「毀掉吧,我沒空,你把邊刮好就行了。」矛盾就這樣平和的解決了。

三、向內找自己的一思一念

修煉就要修自己這顆心,向內找就要找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要帶著有為之心向內找,要無條件的向內找。二零一六年夏收期間,農活很忙,收割小麥、夏播玉米、澆地、夏管,一環套著一環。就在這時自己突然牙痛起來,白天幹著活不感覺痛,農活不誤。但每到晚上,一躺下睡覺就痛得不行,非得坐起來呆一會才能躺下,嚴重時就得到外邊轉幾圈,直到緩解才能躺下。

我知道這不是偶然的,是我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我對照師父的法向內找,找出了自己思想中急躁心、爭鬥心、埋怨心、顯示心、妒嫉心、親情的執著等一大堆人心,找到了我就排斥它,發正念清除它。我認為,找出的這些人心是都得要去的,牙痛只不過是一種向內找的契機。不牙痛這些人心都得去,不是為了牙痛向內找,為了牙痛向內找,是有為之心。明白了這些法理,我就加強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農活再忙,三件事照做不誤。

其實向內找要找在自己的一思一念上,思想中的一個念頭,都有神人之分。在一次和常人談話時,常人談到某人做事怎麼為私,怎麼不好,符合了自己的看法,自己就隨和了幾句,但自己就立即警覺,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呢,這是不修口。抓住這件事,深入向內找,自己不修口的事還真是不少,還有黨文化的因素。暴露出來了,我就修掉它,解體它。就在向內找的過程中,修去了很多人心,牙痛也就在修心向內找的過程中好了。

以上是自己的法會交流稿,因層次有限,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