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同修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上次與同修A見面時,本想就其被迫害中的父母律師的辯護詞中不妥之處切磋一下,我與同修B與C一同前往見A,但未能說幾句話,A便匆匆離開。

我感覺A在其父母被迫害的問題上表現消極,認為應該與她在法上交流一下。另外,之前A曾與我說過關於B的傳言,我認為A上次的匆忙離開與B參與交流有關。一天,我叫了C一起去見A。

因這段時間我在大量學法,感覺師父點悟了我許多東西,尤其在怎樣看待迫害這一問題上頗有心得。我與A交流其父母被迫害一事,在我一番侃侃而談之後,A談了這段時間自己的體悟,我才知道其父母的被迫害另有隱情,且我看到在這段時間裏,A在心性方面提高很大,我看到了我的執著:我對A不放心,並且我認為自己所悟是正確的,我想讓A認同。同時我認識到我看重了自己的作用,其實每一位同修都有師父看護著,真正起作用的是師父和大法。

問及上次A匆匆離開的原因,A說是因為有一個會要開,不能耽誤才匆匆走了。我更是感慨萬分,原來都是我自己的觀念在起作用,想當然的認為。

A說現在悟到應該放下對父母同修情上的執著,做自己該做的事。

我不禁對自己說:人家都放下了,是你自己那顆心仍然執著不放啊?!

想到此時,原本陰雲密布的天,突然一下子開晴了,那麼迅速,那麼神奇,那麼不可思議。此時師父的一句法打入腦中:「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1]。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