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開心結向內找 遂見柳暗花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我與丈夫都是大法弟子,我想借明慧網將我在家庭矛盾中如何歸正自己,柳暗花明的修煉故事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

我是山東萊西農村大法弟子,夫妻都修煉法輪大法,我們有兩個兒子,都結婚有了孩子,在外地打工。長期以來,就我倆在家幹農活,操持家務,我們烤大棚,很辛苦,但也很賺錢。兒子們不定時的回來看看。日子比較簡單、平穩。我家是學法小組,村裏的幾位同修定期在我家學法、交流。我有兩棟平房,前幾年,我們搬進了新房,已經習慣了這寬敞、明亮的住宅。

二零一六年夏天,小兒子倆口子說外面錢不好掙,見我們烤大棚掙錢,也想回家烤。矛盾相繼而來。首先是住處,他們回來住哪個房子?老房子三十多年了,很破,我們搬回去嗎?又不甘心。大兒子會不會也想回來?其實兩個兒子在外地,我們當時都給了他們每人一筆買房子的錢,可是,他們半路回來又不好說甚麼,與兒子、兒媳天天在一起住,能沒有矛盾嗎? 年輕人與我們生活習慣方式不一樣,同修來我家學法也不方便。便與丈夫商量搬回老屋住。丈夫不同意,他一會兒想翻蓋舊房子,一會兒又想買房子,關鍵是這兩年我們給兩個兒子結婚,手裏已經沒錢了,要貸款買房。那幾天,丈夫法也學不好,功也煉不好,整天愁眉苦臉的,總朝我發火,怎麼溝通也不行,沒有了修煉人的風範,甚至完全成了常人。我也被攪的心潮起伏,我夾在兒子、兒媳與丈夫之間,要乾地裏活,還要做家務,光做飯就覺得發愁,大小五口人,吃喝拉撒睡,我都得操心。心裏憋屈的很,就開始埋怨丈夫,修煉了這麼些年就不知道修自己,還發火,甚麼事也沒法商量, 我很苦惱。想想夫妻同修應該做到的你為我想,我為你想,相互配合,沒有間隔,牢不可破。看看我們,真是慚愧。

前兩天,矛盾激化,我的心裏實在裝不了了,早上五點半,同修妹妹還沒煉完靜功,我就給她打電話邊哭邊訴苦,妹妹過來看我。她說:「姐姐,問題在你,姐夫的狀態是給你修的,讓我看到我都得修自己,你們都堅持自己,忘了嗎?真正的提高是放棄啊。你們總是堅持自我,互不相讓,這樣下去,不但提高不了,還會給兒子、兒媳造成不好的影響,你趕緊擴大心的容量吧。」

我恍然大悟,是啊,一次次的矛盾,一次次的我沒有實修自己,趕緊向內找,我冷靜下來,不再與丈夫對著幹,他發火,我就閉口不語,心不動,並發正念清理他背後操控他發火的邪惡因素。搬家的事就先放一放,我不再堅持自己的意見。丈夫也不再堅持買房子。

師父說:「問題出現了,是自己和法理發生了擰勁。找一找問題所在,把這個擰著的勁放開,理順理順。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甚麼事情不要往前頂勁、往前搶、往前追逐著去解決,把心放下來,往後退一步,去解決。(鼓掌)一有事就要搞個你對我對,這是你的問題,這是他的問題,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像是在解決矛盾,實際上一點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實一點都不理智,沒有往後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來在思考問題。冷靜的、平和的從這個矛盾中退出來看這個矛盾,那才能真正解決。」[1]

兒子想讓我們住新屋,他們住老屋。我不幹,我說:「如果讓你們住老屋,我跟你爸還是修煉人嗎?新屋有暖氣有空調,孩子不受罪還乾淨。」我還找到了一顆隱藏很深的瞧不起丈夫的心,甚至還埋怨他。因為這些年來丈夫只會幹活,家裏用錢的時候都是我回娘家借,丈夫根本借不著錢,有甚麼事也是我娘家人幫忙。他雖然管錢卻不怎麼操心,連大兒媳回來幾天都看出來他爸只是個儲錢罐,不操心。

也許我的修煉道路就是如此,他是來幫我修的,我的心逐漸平靜下來,覺得他掉在名、利、情裏面不能自拔,太可憐了。

幾天後,我的脖子上長了一些水泡,有人說是蛇盤瘡,兒子媳婦一直要求我去醫院。同修妹妹提醒我:「是假相,要抓緊向內找,不要放過這修心提高的機會。」我徹底清醒了,我找到了許多的執著心,爭鬥心、妒嫉心、瞧不起人的心、愛面子心、愛聽好話的心、不願讓人說的心、埋怨心、求安逸心等等。我也擺正了與丈夫的關係,發自內心的感激丈夫幫我提高,給我製造了許多修心的機會。真如妹妹所講:「姐姐,等你提高了,姐夫也就變了。他的表現是給你修的。」

我在心裏求師父,這是假相,我不要,不要影響證實大法。第二天疼痛消失了,過了四、五天就好了。小兒子、兒媳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更加支持我們修煉了。他們經常提醒我們到點發正念,同修來我家學法,他們不是帶孩子出去玩就是把孩子關到另一個房間裏。等我們學完法再回來。丈夫現在不再發那麼大的火了。我真心的體會到:修煉不是嘴上說說的,得紮紮實實的真修才行。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