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不在法上的話招來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二零一五年得法的新弟子,妻子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前段時間,我們幫助鄉下同修寫稿,得知很多同修經歷的超常事。我說:「明慧網上同修交流的神奇事原來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只是我們先前不知啊!」妻子說:「每個大法弟子都經過生死抉擇。」(妻子補充:我看到丈夫因病走進大法修煉,為讓他放下「病」這個執著,看淡這個「病」,想化解他心中的結。於是,說了這一句話。)

妻子不經意的一句不站在法上的感悟給她招來了魔難。此事過後不久,一天下午下班回家後,妻子說:「你先做飯,我煉煉功。」吃飯時,我就感到她喘氣的聲音有點粗,也不願意說話,我也沒動心。吃完飯後,我去給同修的寫稿打字,妻子坐在大廳的地板上自己讀法。打了一會兒字後,我也坐到地上想和她一塊學法。她示意個人自己學吧。喘息使她無法正常讀出聲音來。她想起,有幾篇改好的同修寫稿還需要發到明慧網,就馬上起來去做。不一會功夫,她又坐到地上獨自學法。

我聽到妻子的氣息越來越粗,還帶著「絲絲」的喘息聲,偶爾伴隨著咳嗽聲,逐漸的咳嗽一聲接著一聲,還夾雜著眼淚,感覺喘氣都很困難。事起突然,來勢兇猛!我沒見過這陣勢,我的心有點不穩,我知道這不僅是迫害妻子的,也是考驗我的心性的。遇到這事只有信師信法,學法煉功,向內找,發正念清除迫害。

九點十分幫妻子發完正念,我說:「咱們一塊學法,我讀你聽吧。」我用虔誠的心,輕輕的讀著師父的每一句法,儘量的把每一個字讀清,妻子捧著書邊看邊聽,我讀的入心,聲音漸漸平穩,妻子聽的很靜,學著學著,聽到她喘氣聲不那麼粗了,看到鼻涕眼淚也不漣漣了,我那顆懸著的心也逐漸放下了。

第二天早上煉完功,我說:「我們這段時間甚麼事做錯了?」妻子說:「我找著了,昨晚師父點化我,我找著我的一個大漏。」我問:「甚麼漏?」她說:「前兩天我倆有一段對話,我說過『每個大法弟子都經過生死抉擇』這話吧?」我說:「有啊!這怎麼是個漏?」

她說:「師父講過善解的法,師父給每個弟子都是最好的,怎麼能讓每個大法弟子都經過生死抉擇呢?只有舊勢力才會這麼幹,這還不是個大漏嗎?」我說:「當時我怎麼就沒聽出來呢?」我心裏怪自己學法不精,法理不清。

這時,我再看妻子的臉有精神了,眼睛也有光了,呼吸均勻了,整個人都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我感到太不可思議了,真是秒前秒後的事,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這怎麼能用實證科學解釋的清呢?

我說:「最近,你說過那麼多的話,做過那麼多的事,你怎麼一夜就能找著這句話是漏呢?你是怎麼做到的?」她說:「昨天晚上我準備整個晚上都學法煉功,煉功煉到第二套『法輪樁法』時,師父就點化我,把這句話打到我的腦子裏,我就找著了。」那一刻我知道了甚麼是慈悲,師父看到弟子真的開始向內找,心性到位了就點化了弟子。

我知道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這個事發生在妻子身上,我也應該向內找。感悟有二:一是修煉是嚴肅的,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應該在法上。平時生活中,我應該注意自己的言行,特別是要注意修口,即使一句感悟的話也要站在法上。二是學法要入心,對法的理解要清楚、要正悟。妻子的那句感悟我沒有認識到不在法上,如果當時能夠立即指出不在法上,也許就不會招來魔難。

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 。修煉人如果把讀法和修煉分離,不能做到言行跟法對照,那就沒有修。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