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點點滴滴都是我們修煉的環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通過明慧網,我把最近發生的一些事剖析出來,修去各種人的觀念,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昨天下午,公安分局、派出所、街道的人上門來騷擾,我雖然當時能做到義正詞嚴,但恐懼心還在,越想心裏越煩躁,我不斷的排斥,但總也排斥不了。心情還未平靜,女兒說在火車站過安檢時查到是法輪功修煉者,被帶到車站派出所進行行李檢查。想起去年,因為訴江,我被送到洗腦班受迫害,女兒一個人在學校裏頂著巨大的壓力,學校二十四小時有人監督,國保、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時不時到學校騷擾她。想起這些,我的心情差到了極點。

這時母親來了,知道事情的經過後說:「你被剛才的騷擾假相帶動了,陷在其中了。排斥它,它不是你真正的思想。」是啊,師父叫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啥怕呢?就是怕他們來騷擾,怕失去現在的生活和工作環境,追求常人的幸福生活,這是我的安逸之心。國保、公安上門來,都不願意搭理他們,沒有善念,沒有看到他們也是可憐的生命──受謊言迷惑,受切身利益綁架,稀裏糊塗參與迫害大法修煉人,他們走向黑暗的未來卻還不自知。隨著母親同修的開導,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

我為甚麼聽到女兒受到傷害會傷心,我對女兒的情太重了,還有一年女兒就要畢業了,想女兒畢業後,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發現我的慾望太多,名、利、情很重,啥都想要。由於平時我常人的東西一樣都不願意放棄,思想上從來都沒有把它們重視起來,根本不可能去乾淨,但是今天突然感受到了名、利、情是個沉重的包袱。

我再找下去,發現自己還有很強的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虛榮心。猛然發現是自己很強的私心在作怪,任何事情都是以我為中心,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很強勢,態度蠻橫、強勢、擺資格,和別人討論問題的時候搶話,並認為:工作中我是無私奉獻,我的想法是為了你們好,我無慾則剛……其實都是自己的私心在作怪。

通過學法我發現自己太多的執著心,這怎麼能符合修煉人的要求呢?我好像突然理解了師父說的:「宇宙正法面對的複雜情況不是人能明白了的,舊勢力的安排干擾非常的嚴重,師父只是不想叫你們陷在具體紛亂中影響修煉,叫你們以最大的胸懷與慈悲面對眾生。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1]

母親說要重視發正念的頻率和次數,叫我平時走路、開車、休息等時間都要發正念,鏟除邪惡,讓自己的空間場乾淨起來,不要被邪惡干擾。

今年大陸大法弟子法會徵文開始後,母親拿來了和去年一樣她寫的去病業的小短文,剛拿到手我很排斥,說:「媽,你寫的太膚淺了,你看《明慧週刊》上的文章多深刻,多能啟迪人!」母親說大文章不會寫,只有平時悟到的點點滴滴。母親在那個年代也算個文化人,做過小學老師,寫了一遍又抄了一遍,塗塗改改的地方旁邊有註解,看起來很清楚。晚上給母親整理文稿的時候發現,我錯了。修煉就是點點滴滴匯聚而成的。如果我遇到母親這樣的事情,我的第一念是甚麼,會想到師父嗎?平時我的脖子僵硬,覺得是伏案工作時間太長,電腦操作太多等向外找,沒有從心性上找根本的問題。我們平時的一思一念,也要修。

星期天我碰到了兩個姪兒,一個讀小學,另一個只有三歲,平時都是哥哥作業完成後,陪著弟弟玩,今天弟弟把哥哥的玩具摔在地上後散架了,大姪兒非常氣憤,用了非常憤怒的聲音吼弟弟,我當時也是狠狠的訓斥了大姪兒,大姪兒不服氣,隨手拿起木棒想打弟弟,被我攔住後,他猛敲打沙發。下午,母親回來了,我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她,希望她平時好好管教一下大姪兒。晚上,母親打電話來說,我們為甚麼會看見他發脾氣,你悟到了啥沒有?姪兒發脾氣,我悟到啥呢?沒有啊!母親說:「其實是叫我們看,我們平時發脾氣的樣子,就是這樣的。」聽母親這麼說,我恍然大悟,這就是向內找。

師父說:「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2]。現在我每次想發火的時候就會想到大姪兒憤怒的表情,馬上就改變思想,不發火了,並在心中默念:「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 羅漢也」[3]。

在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是我們修煉的環境,我們就是在生活中修煉,去掉人的各種執著和慾望,我們走的修煉道路就是師父安排的大道無形。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跳出三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