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正招來的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上班族,每天騎自行車上班,路途較遠,騎車時間較長,有時腿有些發酸。我是教書的,有時下課後,自己隨手拿起講課用的小木棍敲擊兩下,覺的很舒服。

那天,學生們看到我下課後沒有離開講台,隨手拿起講台上的小木棍開始敲打我的雙腿,見此情景,一下來了四五個學生都爭著要幫我敲腿,我隨口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來吧,有仇的報仇,有冤的報冤。」這一下,孩子們一起上,捶背,敲腿,一起上。當時感到很放輕鬆。

可是正是這一句不在法上的話招來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對我的肉身迫害。當天下午,突然腿疼的不能走路了,腿僵直不能彎曲,由於丈夫不修煉,硬是把我送進了醫院,在醫院檢查,丈夫背著我上下樓,累得他汗流浹背,我的腿僵直的像根棍子似的。由於那天檢查時是下午,需要做核磁共振,結果下午沒有號了,醫生通知第二天上午再做核磁共振,醫生憑經驗初步斷定是半月板發炎導致的,需要住院做手術。

第二天上午,丈夫又帶我去了醫院準備做核磁共振檢查,然後辦理住院手續。在醫院的一樓大廳裏,我趁丈夫掛號的時間,急忙給同修妹妹打電話我說:「小妹,你趕快到三院一樓大廳找我,我腿疼的無法行走,你姐夫準備給我辦理住院手續,現在正等著掛號做核磁共振呢,請你趕快來吧。我不想住院。」

不一會兒,妹妹來了,看到我當時的狀況,立刻否定,修煉人沒有病,都是假相,嚴肅的對我說,快跟我回家,這裏不是修煉人呆的地方。我說,你姐夫正等著掛號做核磁共振呢,妹妹堅定的說,讓他今天排不上號,做不成核磁共振。請師父幫助。話音剛落,便看見丈夫從掛號處走過來說,今天上午沒有號了,下午再來吧。妹妹說那就直接回我家吧。

正好妹妹家的樓下住著一對老年同修,我下車後就直接去了那兩位老年同修的家裏。我說明來意後,兩位老年同修立刻幫我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發完這一小時正念後,感覺腿好多了,後來,妹妹又聯繫了幾位同修,連續3天高強度發正念。我的腿一天比一天強。就感到每次發正念,在另外空間都是激烈的正邪大戰。

我們在一起發半小時正念,學半小時的法,每次發完正念,開著修的同修都讓我下地走,一次比一次強,當我們在一起發完最後一次正念時,同修說你可以跑了。果真那天同修們走時,我一直把同修送到了汽車站。

這突如其來的病業假相,使我悟到,今後說話要一思一念在法上,作為修煉的人,必須做到修口。正是這隨便的一說,招來了這場魔難,教訓是慘痛的。我現在又明白了一些師父講的修口的法了。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要符合法的標準,才不會出現問題,提高的更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