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清除「帶狀皰疹」干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的,今年八十四歲。在今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我覺得在左側肋下裏面疼痛,當時也沒動念,兩到三天內疼痛加重,修煉嘛,也沒多想。一天晚間睡覺因為疼用手去摸,發現從胸口處沿著左側腰部出現一條一寸長的一串水泡,大的有黃豆粒大,小的也有綠豆粒大,我一下子想到這不是常人說的「帶狀皰疹」嗎?還有一些難聽的俗名,真是很痛,放射性的疼痛,我也沒和家人講。

我學法、向內找、發正念,還和一位同修到較遠的郊區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

雖然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可我心裏沒放下,接著幾天內圍著左側腰部上下一條迅速蔓延,疼的我很難受,老伴問我怎麼了?我說身上出現了「帶狀皰疹」,他要看,我沒讓他看,兒子看了說「都這麼重了還不說,馬上上醫院。」 我當時動了人念,想起修煉前聽常人說過這東西要圍腰一圈就不好了,結果去了回民醫院,拿了三小瓶藥水,回家擦了一次,睡前擦了一次,第二天又擦了兩三次,結果,不但疼痛沒得到緩解,還繼續向左側後背腰椎處迅速蔓延,出現了較大的水泡。

我伏在給師父敬香的香案上哭了,因為我知道自己錯了。師父講:「宇宙正法已經處在後期基本結束的狀態,向法正人間在過渡了,所以在這個時期大家更應該做好;不要前功盡棄;不要再做錯」[1]。師父還講:「要修的正、走的正才行。」[1]可我沒按師父講法實修,因為我在來勢兇猛的假相面前動了人念。師父早就把法講給我們了:「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2]。

師父講的法理陸續在我腦裏浮現,師父告訴我們:「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3]。我放不下生死一念,怎麼能修出佛呢?法我也學了,也記住了,為甚麼做不到實修呢?因為我學法不實,悟不到所在層次的法理,所以層次提高不上來,關鍵時候做不到堅定的信師信法。

師父慈悲看到我不悟,就再次點悟我。在我晨煉到「法輪周天法」時,我一下子想起師父在我們小腹部位下的法輪(平時我腦袋裏和體外就總是感覺在轉),師父把法輪給了我,就歸我管了,我還想起師父講過「因為它只是我們常人肉體修煉出來的功能。但是已經相當豐富了」[4],我就想讓我小腹部位的法輪把我身體左側上半身裏面的壞東西打碎,把它絞的粉碎打出體外散掉!

就這一念,唉呀,神跡出現了,我就感到左側上半身不那麼疼了,也輕鬆了,不那麼僵硬了。

我學習、回憶師父有關的講法,又看了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指導和啟發我在正念中徹底否定舊勢力,在大法中修,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在信師信法、堅定正念的基礎上,「帶狀皰疹」很快就乾癟了,結痂,脫落了,乾淨俐落的結束了這個假相,沒留下任何餘痛的後遺症。

通過這次魔難,我深切的體悟到,老年大法弟子在身處魔難中一定要堅定的信師信法,學法、向內找、頭腦清醒的發好正念,一定要堅定正念。

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感謝明慧交流文章的啟發幫助!層次有限,有不妥地方,敬請慈悲指正,寫此文章意在與有相似情況的同修交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