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生死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七十二歲,是女性大法弟子。在這麼多年的修煉路上,經歷了許許多多的魔難,每一步都離不開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與加持,離不開同修們無私的幫助,才能走到今天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當初,我是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煉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是個人修煉階段,關過的比較容易,師父為了讓我去掉求祛病這顆心,就利用多次病業關來考驗我,幫我消業,使我提高上來。舉個例子:我的工作是在醫院收藥費,每當月底結賬、交賬時,總要「大病」一場,多數是「重感冒」症狀,咳嗽、高燒,全身疼痛難忍,但我照常上班。我明白病是由業力導致的,學法煉功吃苦就能消業,所以很快就能過去這一關,有時「病業」來了還覺的挺高興,師父又給我消業了,讓我提高呢!「病業關」有時一天就過去了,過去之後非常精神,真感覺到一星期就能提高一個層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是正法時期修煉階段,有了舊勢力的干擾迫害,過關就沒那麼容易了,有的關過的快,有的關過的慢,有的關過的拖泥帶水,有的關過的剜心透骨。下面我就將去年秋天過的一次病業關也可以說是生死關寫出來與大家交流,特別是與老年同修交流,以共同提高。

魔難襲來

二零一六年秋天的一天,我女兒忽然發現我脖頸甲狀腺腫大,像一個乒乓球似的凸顯在脖子下。她立刻要我去醫院檢查,我鎮定的說:「沒關係,不疼不癢的,去醫院幹甚麼?本來沒事兒,非要檢查出個事兒來?」她說:「別看不痛不癢,更得注意!」

沒過一星期,「事兒」就來了。一天中午,我睡醒覺,覺的脖子有些疼,不一會兒越來越疼,喉嚨、舌根、耳朵、頭、整個脖子都是疼的,還伴隨著咳嗽,每咳嗽一下喉嚨疼的要命。到晚上更疼厲害了。我心裏不斷的念著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想這一定是舊勢力和邪靈爛鬼的干擾,趕快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迫害。

我長時間高密度發正念,一直發到凌晨三點五十分,堅持煉完兩套功法後,繼續發正念。下午去了學法小組,同修們又跟我一起學法,幫我發正念,並且讓我好好向內找,去掉執著。

第二天晚上,脖子又開始疼,疼得難以忍受,我精神都快要崩潰了。人在難中,正念怎麼那麼難出?邪念、不好的念頭老往腦子裏打:你要死了,你快去醫院吧。現在家裏就你一個人,死了誰也不知道。我問自己:怎麼辦呢?我該怎麼辦?想來想去,在絕境中主意識清醒了:這不是真我,我不會死!我是修煉人,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有師父,有大法,這不是病,這都是假相!我趕快請師父加持,靜下心來向內找:舊勢力為甚麼要迫害我,魔難為甚麼來的這麼猛?

找出漏洞

我想起二零一六年夏天的一件事,我小姑子來看病住在我家,她問我:「大嫂,你以前一把一把的吃藥,現在一顆藥也不吃了,身體還挺好的,是不是煉那個法輪功煉好的?」我說:「以前我的身體怎麼樣你是清楚的,每天不吃飯能行,不吃藥可不行,你大哥活著的時候給我把那個藥做成藥丸子,做了滿滿一大飯盆子,把它當成飯一樣了。儘管這樣,病還是越來越嚴重,尤其是那個腦血管病,隨時都有堵塞的可能。要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死了,一條是癱了。你看我現在不但沒有病,而且還不會死呢,將來還要圓滿呢!」

小姑子問我甚麼是圓滿,我說:「圓滿就是修成神了,去天國世界當神仙去了!」我沾沾自喜,滔滔不絕的講,顯示自己有多高大,歡喜的不得了。這話跟我姪女也說過,姪女對我很羨慕。這歡喜心被虎視眈眈盯著我的舊勢力抓住了把柄:你修大法就上了保險啦?這顆心這麼大,這還了得?所以就往死裏迫害我。

信師信法 闖過生死關

我找到自己的漏後,認識到既然舊勢力非要讓我死那我就放下生死,我想到了師父講的關於生死的法:「在中國有一句話叫作:朝聞道,夕可死。當然倒不是說:我今天早上聽到法了,晚上我就死了。不是這個意思。是說呢我早上聽了道了,聽了法了,晚上死了我都真的不害怕。為甚麼呢?因為人們死的時候最怕的就是下地獄。大家想一想你的腦子裏裝了法,那個地獄敢接你嗎?它敢收大法嗎?不敢。」[2]

師父還有一段法講的更明白:「今天你就面對著死亡,不管是任何一種死亡形式,你面對死亡你毫不畏懼,你根本就不在意。我也許死掉之後我會去天國,那麼死亡的事情真的就不會有了。關鍵是看人心,我們大法修煉就是直指人心,修煉就是修人的心。你的心不動,其它表現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2]

兩段法理堅定了我的正念,只有信師信法,才能過去這一關。然後我鄭重的對師父說:「師父,我都跟您二十年啦,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的生命就交給您啦,您怎麼安排我都沒意見。」說完後我如釋重負,也不緊張了,也不害怕了心裏非常的坦然,把那個生死一放到底。

漏洞也找到了,生死也放下了,心裏也輕鬆了,繼續清除邪惡因素,把它滅盡。一直發正念到凌晨全世界大法弟子煉功時間三點五十分,我煉完兩套功法,發完六點整點正念,想睡覺躺下就睡著了。一覺醒來,上午十點,我想吃飯,下地煮了一碗牛奶喝完,下午照常去小組學法。從此「三件事」更得做好,還繼續發正念,除惡務盡,那個甲狀腺瘤子到年底徹底消失,脖子恢復正常。

結束語

修煉的路真的很窄,稍微一不注意,馬上帶來生命危險。通過這次魔難我體會到:1、信師信法堅定正念,是過好病業關的基礎。2、過生死關必須得放下生死才能走過來。3、向內找放下執著心,發正念要高強度、高密度。4、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特別是老年同修,絕不能懈怠。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大法!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