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嚴格要求自己 信師信法 走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二零一五年初,我的腿開始疼痛,走路不方便,到後來越來越嚴重。家人把我弄到醫院進行全面檢查,結果是「乳腺癌晚期」。當時家人沒有把實情告訴我。同修大姐、三姐知道後,馬上從外地趕到母親家(我住在那兒),與我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在法上交流,並幫我向內找。

幾天後,大姐把醫院檢查的結果告訴了我,當時我也沒動心。我說:我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堅定的修煉大法,哪個醫院也不去,修煉人沒有病,這都是假相,我不承認它。

面對這嚴重的病業假相,我認真的審視自己,發現自己很多方面已處於不正確狀態:學法不入心、走形式、求數量,聽師父講法錄音迷糊,發正念倒掌,打坐犯睏甚至睡過去。這些問題,長期以來自己也沒引起重視、沒有得到糾正,還覺的自己修的不錯呢;常人的執著心很多,心性也沒有提高上去,特別是對女兒的情很重,常人都覺的我太過份了,大姐、三姐給我指出來,我也不聽,還找理由掩蓋這強烈的執著,最後嚴重到女兒都要求出國讀書離開我。

其實師父一直在給我機會,不斷的點悟著我,可我就是不悟,結果積攢成了這麼大的難。三年前,我右側乳房就有個硬塊,以後便開始流膿、腥臭,又開始爛,流血水,但不疼。我誰也沒給說,還以為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心想等我好了,寫篇文章來證實大法的神奇。

身體都這樣了,還不悟,大姐、三姐來了,也想不起來說這事,也不與同修交流,心想反正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有時間就發資料、講真相,三件事都在做,或許幾天就好了。就這樣,整天忙忙碌碌的,機械的像完成任務似的幹著,甚至形成了一定的幹事心,而意識不到的根本執著去不了,卻一直在滋養著邪魔。

大姐叫我到她家裏住。我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並在法上交流。每天下午,L同修都到大姐家與我們一起學法,三姐和其他同修也常來大姐家交流,閱讀明慧文章。

通過學法交流,我們認識到,出現的病業假相,是舊勢力鑽了我有大漏、大執著的空子,藉著我還未消去的業力迫害我,不讓我修成。但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來承受舊勢力的迫害的;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有甚麼執著、業力,我會在法中修去、師父幫我拿去,從而在法中歸正。舊勢力及其利用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都沒有資格干擾我、迫害我,因為它們都是被正法的生命。我們堅決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師尊安排的路,堅定的信師信法、修煉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秉持這堅定的一念,我每天學習《轉法輪》,有時間就學各地講法。大姐與我在法上交流,我覺察不到的執著,她善意的給我指出來,我都能接受並努力改正,這要是在過去,同修給我指出缺點錯誤及一些執著,我根本不聽,也不與同修交流。

通過這半年多的學法修煉,我的主意識加強了,學法不犯睏了,也能入心了,發正念不倒掌了,遇事能主動向內找了,身體狀況也日益好轉。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和正念正行的壯舉激勵著我,我感到與那些精進的同修相比真是差的太遠了。

通過深入學法,我發現自己還有執著身體的心、擔心怕心、怕吃苦的心,求安逸的心,執著自我的心,看不上別人的心,著急上火、急躁厭煩的心、浮躁的心,對同修的依賴心,對親人的情等,這都是我今後要修去的人心執著。

從法理上我們知道,精神與物質是一性的,現在我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歸正,第四、第五套功法還做不到位,需要繼續提高心性。我每天都在清除邪惡對我肉身的干擾與迫害,清除一切不正確狀態。我就信師信法,只走師尊安排的路,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不允許舊勢力及其利用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等邪惡因素對我肉身干擾與迫害。我要用心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通過這次沉痛的教訓,我進一步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就得時時處處心在法上,一思一念都按師父的要求去做,不斷在法中歸正自己;對身體上的任何不正確狀態都不能承認,更不能任其長期存在和發展。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就是要修好自己,多救人,讓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我能走到今天,感恩師尊的佛恩浩蕩、慈悲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