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信師信法 心想事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我得法時,女兒當時四歲,在我們園中班學習,每天晚間五點三十分在我們園煉功的同修到樓下教室學法,學完法時煉靜功。女兒每天都十點多與我一起回家,有時和我們一起學法。學法時女兒很乖,從不淘氣,聽法聽得很認真。回家後我有時聽師父的講法,有時再煉一遍靜功,女兒都在身邊自己玩,睏了就在我身邊悄悄躺下,從不打擾我。女兒每天都能聆聽到佛法。能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都是女兒前幾世的緣份所致。(修煉後,我天目看到曾有三世她來做我的女兒)

女兒七歲上小學時,一次在學校衛生間蹦跳,摔在了瓷磚台的角上,將右臉頰磕了一個寸長的口子,露出骨頭了,縫了三層共五針,很大一個疤痕。我到醫院去接她時,我說:姑娘,疼不疼? 她怕我擔心,告訴我不疼。我說:「你怎麼不小心呢?一個女孩子的臉多重要啊。」女兒說:「媽媽,我們修煉人真正的身體在天上,那個身體沒有受傷啊,而且我是小弟子,我的臉很快就會好的。」女兒的話讓我很慚愧,我說:「對,女兒說得對。」

此時我才明白女兒是在為我承受,孩子沒有難,是因為我沒有悟到大法的深層涵義,始終停留在表面對佛法的理解,才導致了女兒這次事故。三個月時女兒臉頰上的疤痕真的不見了,恢復如初。這是女兒至今唯一的一次進醫院看病,除此二十六年女兒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粒藥。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女兒不僅失去了學法的環境,同時也失去了優越的生活環境,因為我被警察非法通緝,被迫流離失所,上不能對年邁的母親盡孝,下不能照顧年僅七歲的女兒。二零零一年我又被勞教一年又加期二十天,這一切苦難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於二零零二年中旬才得以和女兒團聚。女兒才又和我一起學法煉功。

記得女兒考高中前的一個月竟然把放在自行車後邊的書包丟了,所有複習題都沒了,我擔心女兒上火安慰她說,你有師父管你,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女兒聽後也不再沮喪,反而對我說:媽媽我一定好好考,爭取給你省一萬八千元,你好多做資料救人,因為上重點高中如考不上就要自費必須交一萬八千元才能去。

我心裏明白女兒學習不是很用功,但每次考試卻都很好,是因為她每次都求師父幫忙。我就問她:你想打多少分?女兒想了想說打五百二十分,我說:不行,五百二十分保證不了。女兒說:媽媽你說打多少分?我告訴她必須打五百五十分。女兒說:好難啊。我說:你不是信師信法嗎,你有師父管啊。女兒曾經問過我:有事求師父這不是有所求嗎?我知道女兒還沒有真正懂得甚麼是有所求?我就告訴她:求師父,就是對師父的正信;只要是正確的,不是為私為己的,因為修煉的人是為他的,所以遇事求師父是你對師父堅信,堅信師父是你的正念;而且你省下的錢是要做資料的,不是為自己用。女兒說好,我就求師父讓我打五百五十分。後來女兒中考真的打了五百五十分,省了一萬八千元。

二零零七年,我又一次被綁架,直到二零一二年女兒大本三年時才得以和女兒團聚。她學醫得讀五年,在這最後兩年的寒暑假裏女兒都回來和我一同學法。女兒相中在我們的新家附近有一小醫院,說畢業要到這裏工作。大前年寒假時女兒去那家醫院找院長談了此事,院長聽說女兒是學中西醫的也有一年的臨床經驗就答應了。

前年六月份,女兒正式畢業回來就去醫院找院長,院長卻說你沒有醫師證不可以,女兒很沮喪的告訴我,我當時很忙沒有在意。之後女兒就去其它離家較近的醫院聯繫,談妥一家離家相對近點的醫院,頭三個月工資一千四百元外加提成,三個月後兩千元。女兒就去了。上到第四天時主治醫師和主任對女兒說:你下處方時要先看患者的穿著打扮,眼睛要盯著患者的錢包,穿著好的要照兩千多元開,穿著差點的也得照五、六百元開,連續三天幾十個患者你都沒開上兩千元,照你這樣醫院不得關門嗎?臨走還提醒女兒你的提成是按照你的「業績」來的。晚上見女兒回來情緒不好,我就問她 ,她告訴我此事。我聽了還是有些震驚,雖然也看過在醫院工作的同修揭露的醫院內幕的網上文章,但是怎麼也沒想到醫生竟淪落到如此地步,竟然沒有一點醫德。女兒說:我只是給患者開一些較便宜的藥,因為有錢的、當官的絕不會到我們這種普通醫院來看病,來的多是老百姓。女兒的話讓我想起師父講的:「有的人唯利是圖,只要能弄到錢,甚麼事都幹。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都成了座右銘了!」[1]

我為孩子高興,她沒有在這個骯髒的社會隨波逐流,沒有為了多拿提成挑貴重的藥下處方。我說:孩子你沒有錯,你是為他人著想而不是為自己。晚上學法時我的心怎麼也靜不下來,我想怎麼能讓孩子在這樣的環境工作呢?於是我說要不就不幹了,家也不缺錢,媽養你,你就在家複習明年考醫師,考下證再說。女兒說:下班複習就可以,不能在家閒著。我說要不就換一家?我一想離家近的只有女兒相中的那家醫院,我就問女兒,你想去家附近這家醫院嗎,女兒說院長說不行。我說你不要管院長怎麼說,你就說你想不想去,女兒說想。我說:想就好。女兒說:怎麼去?我說:你忘記你是大法弟子了?你有師父管啊……

女兒一下精神起來,說:對啊,媽媽我們一起發正念吧,我們求師父。我說:「你要相信師父,就按照師父說的做。因為你是對的,院長出爾反爾是錯在先,現在社會一切都不正了,師父就是在正一切不正的。」就這樣我們母女倆發了三天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第四天這家醫院的孫主任給我打來電話問我:你女兒還想不想上我們醫院工作?我一聽,首先在心中感謝師父!我告訴孫主任說:我女兒就相中你們醫院離我們家近,女孩子上班離家近不比甚麼都強嗎?對方說:不嫌我們醫院小嗎,能幹長嗎?我如是回答了一番。晚上我告訴女兒,女兒很高興,說:媽媽他們能給我開多少錢呢,我說你想要多少?女兒說給我開兩千五百元就行。我笑了,女兒馬上改口說:兩千六百元。就這樣女兒於第二天就去這家醫院上班了。我告訴女兒抽時間給那家醫院打個電話打聲招呼,他們不仁咱們不能不義,大法弟子做事要有始有終。在以後的工作中女兒始終本著只要藥效同功,女兒絕不給下貴藥。開工資時女兒開了兩千六百元。女兒高興的說:媽媽,聽師父的話,真的是心想事成啊!

女兒的事進一步證實了師父的的確確掌控一切;師父講的話千真萬確是佛法;人通過修煉的確能修出功能;也千真萬確能修成覺者──即佛!如今女兒在這家醫院已經工作一年多了……

女兒的經歷使得親朋好友都無限感恩、無限敬仰慈悲偉大的師尊──佛法威力無邊!不精進的姐姐和妹妹也由此更加精進起來,更加堅信大法、堅信師父。都明白了只要心中有法,信師信法,按照師父所說的去做,世界上的任何事沒有辦不到的。因為大法弟子是這個世界上的主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