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造成的後果及反思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經常看到同修們在交流文章中談到修一思一念的體會,也知道修煉人在關鍵時刻堅守正念的重要,可是自己在日常修煉中卻常常做不好。最近遇到的一件事情讓我切實體驗到了一念不正造成的後果。

一、一念之差造成的後果

不久前,我在父母家,飯後吃了一枚大棗,不小心把棗核吞到嗓子那兒卡住了,而且挺大的一個棗核就橫在咽喉處。怎麼辦?當然,作為修煉人,我馬上想到要請師尊加持,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並同時向內找自己存在的問題和紕漏。

我想到,昨天去看一位患重病的同事,再次給他講大法真相,希望他真心認同大法而儘快使身體康復。但是由於和同事關係不錯,而且他病的較重,我被情所牽動,而且由於心急,真相講的有些高了。在病房裏還有其他患者的情況下侃侃而談,又有顯示自己的心。這些不正的因素使講真相的效果並不好,同事雖然在痛苦的煎熬中,但並不認同我的建議,還是說做完這幾個療程的化療再說。我覺得是自己昨天講真相時出現的不理智狀態,造成今天的咽喉被卡了。

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向內找著自己的問題。可是兩個多小時過去了,那個棗核還卡在喉嚨處。就在這時,忽然妹夫來電話,父親馬上對他說:你現在有空快帶你姐去醫院,她被棗核卡到嗓子了。妹夫馬上就開車來接我。此時我想,嗓子卡了棗核後,父母勸我去醫院,我說不用,他們也就沒再勉強我,任由我立掌發了兩個多小時正念(這在以前是不行的,他們都是邪黨體制內官員,因懼怕邪黨,是從來不允許讓我在他們面前發正念的),而妹夫很偶然的來個電話,這是否是應該到醫院去取棗核?因為也不是打針吃藥啊?就隨著妹夫去了醫院。這是第一次沒守住心性,內心的軟弱,使我抱著僥倖心理,給自己的錯誤行為找藉口。

結果到了醫院,大夫說,得在空腹的情況下,才能把棗核取出來,吃飯了不行,明天再來吧。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不悟,還準備第二天早晨去醫院。

晚上,妹妹來看我,我說,你給我讀大法書吧。因為我認為她修煉上有些懈怠,希望藉機拽著她多學學法。隨著她給我讀《轉法輪》,我也慢慢的跟著讀了起來,這樣學完一講法後,我喉嚨處的棗核順下去了,可是嗓子和食道還有些疼痛。早晨,妹妹說,那就不用去醫院了。我嘴上沒說甚麼,可心裏還是有些不穩,怕那個棗核再滯留在哪個部位。

第二天,有個同修過來陪我學法,我心態穩定了一些。雖然嗓子還有些不舒服,但是說話,吃飯已經沒問題了,中午,我們還吃的米飯和炒菜。這看似要過去的事情,隨著晚上弟弟來電話問候,又出現意外。弟弟告訴我說:那棗核兩端尖尖的,容易劃破食道,蜂蜜最利於消炎,你喝點蜂蜜吧。我覺得這個建議不錯,又不是吃藥,就跑到廚房幹喝了幾口蜂蜜,還以為這個辦法挺好,能控制發炎啊。

結果隨後麻煩就來了,第二天早起,整個嗓子和食道就封喉了,連下咽每一口水都困難,簡直痛苦不堪。我突然意識到,我錯了,關鍵時刻忘記了自己是修煉人,通過學法,棗核都順下去了,結果還怕上發炎了,這蜂蜜喝的適得其反,帶來了更加痛苦的魔難,以至於以後半個多月的時間都不能正常進食,整個胸腔都是腫痛的感覺。

反思這件事的前後過程,發現了自己在信師信法上的巨大差距。過去一直覺得自己還是挺堅定的大法弟子,覺得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動搖了我對師尊和對大法的正信。但是,正信可不是嘴上說的,那是需要堅實的實修基礎的。其實,我在棗核卡到嗓子的最初表現好像還能堅信大法,保持正念,可是發了兩個小時正念沒看到效果,心態就不穩了。這時有人讓我去醫院,我就開始半推半就的給自己找藉口,放任自己不正的念頭。後來通過學法棗核都順下去了,也能吃飯了,可我還是不能用正念主導自己,竟然用蜂蜜給自己消炎了。學了這麼多年的大法,明知道那炎症都是業力,蜂蜜能消去業力嗎?況且還沒出現甚麼炎症狀態,就去消炎,這不是明擺著糊塗嗎?

在這件事上充份暴露了自己修煉上的不紮實,平平常常時看著好像還行,真遇到問題就把持不住自己,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悟,守不住正念了。這也讓我由此想到,其實我自己對大法的超常都缺乏正念,怎麼還能說服那些病重的常人信服大法呢?!

二、通過反思發現更多的問題

這次吞棗核的事,同修們都說,這一步步的也太明顯了,就是考驗你信師信法的正念足不足的問題。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怎麼關鍵時刻自己就那麼經不住考驗,那麼沒正念呢?過去看到有的同修身體出現問題,守不住正念,還覺得同修不爭氣,認為自己在關鍵時刻一定不會那樣不悟,一定能做好,可是萬沒想到,這小試牛刀就敗下陣來。

靜下心來認真的反思自己,這才發現,原來這些年在修煉路上磕磕絆絆的關鍵原因,就是沒有實質的在修心性上下功夫,證實大法的事也做了不少,可是那都不能代替修煉,搞不好,還成了常人做大法事了。或者有時遇到問題,沒有更多的實修、悟道,就稀裏糊塗的都應付過去了,在修煉路上總是跌跌撞撞的坎坷不斷。難怪有同修不解的說,你法也沒少學,功也沒少煉,事也沒少做,看起來在修煉上很下力氣,很精進,但在實質上給人感覺改變不大。同修多次提醒,讓我找找差在哪兒了,可是我一直沒找到。只是承認自己修的很表面,怎麼往深層修不知道了。

現在我似乎明白了一些,就是沒有注重在實質的修心上下功夫。外表幹多少事那是外在,而修心才是本質,這點別人看不到,只能總體上對你的修煉狀態有個感覺,其實是我以前對修煉的嚴肅性認識不足,遇到問題沒有對照法在修一思一念上下功夫,甚至可以說是不太會修。

通過反思,發現自己近些年表面上三件事都在做,可是學法、發正念、煉功時都不靜心,都達不到大法對我們修煉要求的標準。修煉之初,一天要是聽三講法,感覺自己渾身的細胞都在歡呼雀躍,那時誦讀《洪吟》覺得頭頂上向上一頂一頂的,好像在長功似的。可是現在總是睏倦,一聽法就要睡過去,一看書就有雜念干擾;過去走路發正念都渾身發熱,現在坐那兒發正念還經常走神;過去煉靜功也出現了坐在雞蛋殼裏的狀態,可近幾年不但找不到這種感覺,煉功時還經常胡思亂想。自己也知道這種狀態不行,有時也想控制自己的思想,可是控制不住,一會就又有雜念出現。

我原來覺得自己在吃的方面已經很能控制慾望了,都好幾年不吃肉類了。但是不然,查找一下,晨煉時最多冒出來的想法就是一會早餐吃甚麼,怎麼吃好。而且隨著修煉時間的延長,不注意在一點一滴上把握著自己的慾望,就會冒出很多新的慾望。這幾年不經意間自己很注重買高檔進口食品,好像是因為國內毒食品蔓延的太厲害,可是作為修煉人在這方面用心過多了,就明顯是執著了。

同時發現煉功時經常冒出的雜念除了是想吃的,然後就想今天上班穿甚麼,還是很在意自己的穿著打扮。有一個階段,有同修說,我也不能不注意穿著啊!可是,那是逐漸放淡的一些東西,不是隨著修煉修掉了,反而又冒出來了。

當然,這只是最基本的執著了,可是修煉這些年,這些基本的執著都沒修下去。其它的就更多了。過去一直認為自己對物質利益上能看得淡,可是現在買東西卻反覆比價,能買到物美價廉的商品心裏就高興,覺得太合適了佔到便宜了;過去對同修證實法提供各種要求都無怨言的去做好,現在卻能冒出好多想法、看法和怨言。

作為修煉人有時也能意識到這些是問題,不能讓這種狀態和情緒延續下去,可是並沒有太認真去對待,發現出現修煉狀態不好時,只是感到焦慮甚至無奈,每天忙忙碌碌的就一天天推著過去了,可是並沒有考慮如何在修煉上要有一個實質的改變,現在發現自己原來還有那麼多不正的念頭,那麼多不好的心還沒去掉,連最起碼的對吃、穿的慾望都控制不住自己,這是怎麼修的啊?!

三、嚴肅對待修煉,從一思一念上入手

回想自己修煉上的問題,其實是對修煉大法的嚴肅性認識不足,是對一個大法弟子的真正責任和使命認識不足。一個真正清醒的修煉人絕不會在修煉上這樣拖泥帶水的。

我告誡自己一定要像師尊所說的「欲正其心,先誠其意。」[1]我開始在修心上,尤其是在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上用心了。

首先在學法上用心,因為以甚麼樣的態度學法本身就是修心的一部份。要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的狀態學法,溜號了就返回去從新學。而且這麼多年學法背法,對《轉法輪》很熟悉了,可是熟悉反倒容易精力不集中,就採取半背半讀的方式學法。為了防止雜念,在學法前把大概要做的事先處理好,以免學法時冒出那些急於處理的事來干擾。

其實學法不靜心不就是主意識不強的表現嗎?那我就把「主意識要強」[2]這一節法背下來,讓自己儘量保持正念,要讓自己的主意識得法。因為學好法是一切的基礎,真正學好法了甚麼也干擾不了。

同時注意學《轉法輪》時也要結合學習師尊的其他講法,特別是在學習師尊前期講法時,發現自己對大法原來理解的那麼差,在前期師尊講法中講述的最淺顯的道理自己還沒學明白(當然這只是一種形容,師尊的法深奧的不是我們說看明白就能明白的,因為法理也是層層展現的),總之問題是這些年自己沒有真正的珍惜大法,沒有真正的學好大法。

修煉人常說:修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所以在修煉上就得時時保持在一種激流勇進的精進狀態,稍不注意就被逆水沖的左右搖擺,可是要精進就得時時學好法,在這個滿是誘惑的現實中,只有師尊在不斷的提攜著我們,只有大法能讓我們保持精進的狀態,可是師尊把大法全給了我們了,學不學,怎樣學全靠自己的悟性了。真心學就甚麼都能得,例行公事的走過場那就甚麼也得不到啊!

學好了法,就有了抵禦不正的念頭的力量,在煉功中就稍稍的能靜下心來,再有雜念干擾時就能馬上意識到。有時講真相不順利,煉功時就想怎麼再去講真相的問題。現在意識到這是不對的,因為師尊讓我們煉功時甚麼都不想,那為甚麼這時不聽師尊的話呢?那腦袋不處於空的狀態不就是屬於煉邪法嗎?所以這時就告誡自己,這是執著自我,你想的事再大、再重要,那你在煉功時想了,就是覺得自己想的事超過師尊此時要你做的事了,就是沒放下自我。師父說「心空善念起」[3],修煉人,心緒亂糟糟的,師尊怎麼給你演化功呢?怎麼同化宇宙特性呢?

在多年的修煉中,懂得了做常人的可憐,在很多和常人交往的事情中,能放下怨恨心了,可是發現這幾年自己對修煉人卻怨恨增多了。比如對有的同修不做救人的事不滿,覺得大法書一本本的都帶給你看了,你也應該明白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了,怎麼就不去救人呢?不願理這些同修,遇到她們找我時就心煩,覺得她們耽擱我時間。還覺得有的同修只做簡單容易的事,麻煩的事就陸陸續續都推給我了,好像我是專為她服務,為她打下手的。過去和同修們一起做事,還沒有這些想法,隨著學法不到位,這些怨心、不平衡的心都冒出來了。其實這都是人心啊!

法理不清,遇到問題想不到向內找,想不到是自己有甚麼問題了,想不到對同修的慈悲、體諒和寬容,想不到是同修幫助我去修怨恨心。只有想到這些時,才能意識到是自己的問題,修煉就是修自己,總這麼向外看,怎麼是修煉啊?!這樣一想,那些惱人的怨心就消減了一些,心就輕鬆了一些。

最近雖然在修煉自己一思一念上有些進展,但並不是很順利,只是好像知道怎麼修的方法了,在具體問題上還是常常正念不足,甚至意識不到自己的執著,還需要通過認真學法,用大法加持自己的正念,修去那些不符合大法的任何想法、念頭,讓自己的思想更加清醒、純淨、歸真,讓自己的身心都在同化真、善、忍。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對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入聖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