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我叫重生,今年五十七歲,我是二零一五年四月份得法的新大法弟子,我把這兩年來修煉的心得向尊敬的師父彙報。

在修煉之前我有很多病,子宮瘤、乳房瘤、脂肪瘤、腰痛、腿痛、頸椎病、膽囊炎、肩周炎、胃炎等。在二零一二年我做了子宮瘤、脂肪瘤乳房瘤的切除手術,手術後很多併發症都出來了,每天要吃好多種藥。我在一個紡織廠上班,下班回到家坐在沙發上起不來,每天都是老伴把我拉起來,那種病痛的折磨是無法形容的。

在二零一五年四月的一天,有人敲門,我開門一看是原來在一起煉功的一位大姐,當時我很吃驚,因為我們是九八年在一起練××氣功的。九九年法輪功迫害,我們也就不練了,從那以後就沒見過面,時隔十五年,見到她我很高興,我問她現在幹甚麼?她說現在煉了一個好功法,我問甚麼功法,她說:法輪功。當時我很驚訝的說法輪功不是不讓煉嗎?你怎麼煉法輪功。她耐心的說:法輪功是高德大法,讓人積德行善的好功法,有很多人通過學法煉功身心得到健康,她還說:法輪功是被栽贓陷害的。當時,我還不明白,就問她:這法輪功有書嗎?給我送本書來看看。她說「好」。我們又聊了很久,她還給我做了「三退」 讓我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晚上去上班,也不知怎麼的,我念了一晚上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覺得兩條腿很輕鬆,跑了一晚上的路好像沒走路一樣,感覺太神奇了,過了二、三天,大姐把寶書送來,叮囑我一定要好好看。當我看完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我的身體有了明顯的變化,身體上的病痛不翼而飛,我心裏說不出的那個高興啊!我看著師父的法像,淚流滿面,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那種無病一身輕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從那以後,我正式走進大法修煉……參加集體學法,通過學法認識到大法弟子要按真、善、忍去做,認識到師父對弟子的囑託,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和使命。

一、在魔難中提高心性

通過學法明白了法輪功是讓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的好功法,記得在中秋節的前幾天,我在同修家學法,女婿打來電話說他們兩家都在我家吃飯(因我來學法時,他們沒去)讓我回家,我說你們吃吧,我等會回去,剛放下電話,兒子又打過來,在電話裏大吵大嚷,我一聽事情不對,我就回家了,進門一看,四個孩子沒有一點表情,都氣呼呼的,外甥女和孫女都嚇哭了,小孫女說:「我爸爸把你的書和老爺爺的像都撕了。」我一聽,就想到臥室裏看看,兒媳抱著我不讓進去,把我按到沙發上,那時氣的滿腦子一片空白,想不起師父的法理,也不知道給他們講真相,就聽兒子說煉法輪功孩子上不了好學校,找不到好工作,還當不了幹部,滿嘴的歪理。過了一會我說:你媽煉法輪功身體好了,煉法輪功影響到你們的前程了。又說了一句言不由衷的話,我不煉了行了吧。但心裏想著堅持到底。他們走了以後,我走到我的臥室一看,我失聲痛哭,跪在地上一邊哭一邊和師父說:師父是弟子學法不深,沒有把大法的美好和真相告訴他們,使他們造下了這麼大的業呀。師父是弟子錯了,對不起師父對弟子的慈悲救度,我一定要堅修到底,就這樣重複著,哭了一晚上。

到了第二天,思想開始鬥爭了,學還是不學呢?學,孩子反對,但是老伴支持我;不學,這麼好的功法上哪裏去找啊!同修大姐打電話鼓勵我,她說:「你通過學法身心受益,可不能錯過這萬古機緣,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緣份。」經過二十幾天的思想鬥爭,堅定信念一定要學下去。這樣,我拿起電話告訴大姐,你再把寶書給我送到廠裏來吧(我正在上夜班),六點多,大姐給我送來。大姐說好好學法,悟一悟師父的法理。無論出現甚麼事情都會解決的。說完就走了。

我看著大姐遠去的背影,眼淚禁不住的流下來。當我再一次捧著寶書《轉法輪》時,師父講的法理展現在眼前,師父說:「你不想修了,誰也不能強制你去修,那等於是在幹壞事。誰能強制你轉變你的心呢?」「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1]明白了師父的法理,心中的怨恨也少了,畢竟這一關沒過好。

還有一次女婿跟一個表哥的兒子發生了誤會,打起來了,女婿住院了,我和老伴去看他,女婿的姐姐、姑姑、姑父都在,他們正商量著怎樣處理,這時,老伴說了句,都是自家人,怎麼處理好就怎麼處理。剛說完女婿大喊:你不要說話。那語氣沒有一點尊敬長輩的樣子。我一聽,坐不住了,我覺得丟了面子,我說家裏有事,拉起老伴就走了。拿我們當甚麼了,一路上這個不平呀!女兒打來電話,我說了很多,總覺得自己受了委屈。

到了晚上我學法,師父的法理又展現在眼前:師父說:「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1]看到師父這段法,我很內疚,指責自己,天天學法,學進去了嗎?師父的法理你明白了多少?修煉是很嚴肅的一點不能馬虎,師父教我們向內找是一法寶,你做到了嗎?通過心性的考驗,明白了自己的執著心,下決心用心學法。我想在過關當中能不能放下那個心,能不能堅定正念,能不能信師信法,這是最關鍵的。

二、在學法中修煉歸正自己

我是八零年結的婚,婚後夫妻關係不好,經常打仗。婆婆是很強勢的人,在家裏甚麼都是她說了算,經常為難我。我的兩個孩子,她不給看,都是我老婆婆(老伴的奶奶)看,在農村兄弟結婚以後都是要分家的。可我們分家婆婆沒告訴我們,整個的四合院是老二老三分的,婆婆留下了兩間南屋,這是我以後聽鄰居說的。心想:「你分家不和我們說,你就是不分給我,你也該讓我知道這家是怎麼分的。還有你老了贍養問題怎麼辦?」太多的矛盾在心中積壓著,總覺著婆婆對我不好,不公平,心中那個怨恨沒法說。

到了二零一零年初春,我們村改造、四合院就拆了,婆婆搬到原來村委會的房子裏。她脾氣很犟,哪個兒子都不跟,自己過。當年的七月份,婆婆得腦血栓了,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比較嚴重,不會說話,大小便失禁,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出院後,兄弟三人輪流照顧。兩年過去了,我們家經濟上有困難,因為老伴沒工作,就我一人工作,孩子大了結婚買房,積蓄用光了。婆婆開支很大,我和老伴商量:分家時,老人的兩間南屋拆了後分的錢呢?老人大家養,錢老二自己要,這不公平。這個月我們先不接,看老二有甚麼說法。

過了幾天,老二等不及了,找村委會解決。村委會讓老二拿出老人的房錢兩萬(實際是四萬多)說:「你們都有工作,把錢給老大,讓他照顧老人一年。」其實老人在我們家住了十八個月。就因為這事兄弟之間有了矛盾,從此互不來往。

到了二零一五年冬天,我和老伴聽說老二的孩子飛飛得了腦瘤,在北京做的手術。知道後,我和老伴說:「明天咱們去看看孩子。」老伴說:「這麼多年不來往,咋去?」我說:「我們是大法弟子,是修煉人,要按照師父的真、善、忍去做。不能和以前一樣對待問題。」第二天我和小姑子、老伴,一起去了老二家。我問了孩子的病情怎麼樣,他說:「孩子目前在做放療,過了年就去北京複查。」我給老二一家說了我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的多種疾病全都好了,並講了好多發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的美好神奇修煉故事,並給他們做了三退,給了飛飛一個護身符,讓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快過年了,該老二接老人了,我們考慮到他的實際情況,說等飛飛複查回來再接吧。老二聽後很高興,從此兄弟之間的關係融洽了。老二和孩子從北京回來後,到我家說了孩子的病全好了,醫生也不敢相信。說這麼重的病都好了,真是不可思議。我跟老二說:「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救了咱家飛飛,你一定要誠念大法好啊!」老二說:「我要當面謝謝師父。」我把他領到師父的法像前,老二跪在地上,給師父磕了三個頭說:「師父,我雖然沒煉法輪功,可您慈悲救了我的孩子,我一定會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大法好,支持大法,現在孩子已經上班了,謝謝師父。」

到了二零一六年,老人在老三家,時間不長就長了褥瘡,像碗口那麼大四五處,很嚇人,老人痛的沒黑沒白的哭鬧,老三兩個女兒都上學。我和老伴商量著把老人接了過來,看到老人的傷口真是讓人心疼,我天天給她清理,盡心照顧,讓她聽師父的講法,不到三個月老人的褥瘡好了,還長出了黑髮。小姑子來我家,說太神奇了,這大法這麼神奇啊!她親眼目睹了姪子飛飛的病好了,老人也好了。她現在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中。

兩年的修煉,雖然也有磕磕絆絆,但是在慈悲偉大的師父保護下走到今天,通過不斷地學法,認識到自己的所做所為是錯的,那時就覺得婆婆對我不公平,怎麼對我這樣?

可是師父說了:「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

明白了師父的法理,是師父教育了我,不但給我淨化了身體,還淨化了我的靈魂,是大法這把金鑰匙把我心中的鎖打開了,積壓在心中的怨恨沒有了,我深深地感受到這是師父的無量慈悲,我才能做到這點,修煉是嚴肅的,一點不能馬虎,有時我很自卑,覺得自己不爭氣。

我想要從法理上去認識自己的不足,遇到問題時悟不到師父的法理,意識到根本的原因是人心的執著。帶著一個常人之心,有求之心,怎麼能悟到師父的法理呢?學法時心靜不下來,走神、溜號,各種信息的干擾,我知道,我執著的心很多,怕心、怨恨心、爭鬥心、安逸心、愛面子的心、顯示心。我把這些不好的執著心都曝光出來,我想心靜不下來的原因和常人的執著,盤腿怕疼,不想吃苦,還有在信師信法,敬師敬法不夠的問題,這都是造成心靜不下來的原因。有一天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剛躺下不久,就覺得我的身體僵硬不能動,不能說話,但心裏很明白。這是邪惡對我的迫害,要正念清除它,我吃力的把手舉到立掌,心中念叨: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是大法弟子,我師父是李洪志。不一會就好了。

第二天晚上,我去學法和同修說起這事,同修說:你過了一關,也許你有沒去的執著心,讓邪惡鑽了空子,是你自己那一正念,師父把那個邪惡的物質給你拿去了。聽後我認識到大法弟子學法的重要性,正念正行的必要性。我知道回歸的路不遠了,是偉大的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時間,我要努力學法,提高心性,向內找,要和同修整體配合好,放下自我,在法中昇華,修去自己不好的各種執著心,用法來衡量自己,用真、善、忍來對照自己,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正念正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