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修大法 實修救人不懈怠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了,回頭看我這一輩子,嘗遍人間苦酸甜,歷盡世上榮與辱。這輩子,讓我最後悔的一件事,是自己太傻,太糊塗,七十多歲才與大法結緣,搭上末班車;讓我最喜悅的一件事,就是我終於有了師父,走上了隨師正法、返本歸真的神路。這裏,我把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修大法柳暗花明

我曾患多種疾病:高血壓,高壓超過一百六十,經常頭暈,嚴重時暈的天旋地轉;糖尿病,靠注射胰島素維持生命;最嚴重的是心臟病,二尖瓣關閉,一犯病就得上醫院搶救。我還患有頸、腰椎骨質增生,膝關節骨刺,加上嚴重失眠,是醫院的常住戶,每天大把大把吃藥,生活不能自理。病痛的折磨讓我心灰意冷,生不如死,暗想,自己都七十多歲了,也起不了啥作用了,反而成了個累贅,讓老伴和全家人一年到頭為我憂心操勞,而不能正常的工作,開心的過日子。看著老伴的苦悶無奈和孩子們的忙碌擔憂,我常常內心難過,這樣活下去真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為了尋求精神解脫,我曾皈依佛教,天天燒香磕頭,求佛祖保祐,也沒能使我的痛苦絕望有絲毫減輕。期間,曾有大法弟子給我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因受黨文化的毒害太深,一直沒有走入大法修煉的門。

二零一四年,我又犯了心臟病。這次病來的更厲害,家人把我送到區醫院搶救。在搶救的六天裏,竟連續犯病五次。主治醫生皺眉搖頭,沒辦法,又轉到本市中心醫院。轉院後,病情暫時控制住了,但也只能靠輸液、服藥維持不死,我感覺自己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在走投無路的時刻,求生的慾望,使我想到了法輪功,冥冥中我看到了一線希望。我想起,大法弟子曾經告訴我:危難之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試試吧,看看靈不靈。於是,我開始在心裏默念這「九字吉言」,真是神奇,剛念了一小會兒,就不太難受了。我高興的跟老伴說了這件事。我說:「醫院治不好我的病,興許法輪功能救我的命。我不住院了,我要學法輪功,咱回家吧。」老伴聽了也同意,反正醫院也治不好,不如回家煉功。當天就給我辦了出院手續。

一回到家裏,我就找出大法弟子送給我的寶書《轉法輪》,讓老伴讀給我聽。老伴翻開首頁,我看著師父法像慈祥的笑容,感覺像曾見過似的,感覺非常親切和溫暖。老伴給讀著,我一字一句認真聽著,聽著,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後肚子有點餓,想吃東西。那時候,我已經好多天沒吃東西了,胃裏脹脹的,沒有一點食慾,沒有餓的感覺。這時候想吃了。老伴高興啊,立即為我煮了米粥,我一下吃了一碗,渾身熱乎乎的,身上也不怎麼疼了,也有精神了,有點力氣了,自己能下床了。我不讓老伴攙扶,自己試著上廁所去解手。已經多少天走不成路了,這一下能自己走著上廁所了,身上也舒服了,我心裏那個驚喜呀,簡直沒法說了。

老伴親眼看著我的神奇變化,驚呆了:「法輪功真神了!老伴,快給李老師磕頭!」一句話提醒了我,我趕忙敬上香,打開寶書,面對師父法像,虔誠地叩拜師父:「師父,弟子謝謝您!從今以後,我要好好修煉大法,請師父收下我這個弟子吧。」

我走出家門,找到認識的大法老學員,學煉功動作,五套功法全部學會了。我每天堅持煉功,打坐,參加了學法小組,在老學員的帶動下提高的很快。身體變化更大,血壓、血糖穩定了,心臟病消失了,最明顯的是腳、腿不疼了,能走路了,也能幹家務活了,以前都是老伴伺候我,現在我來伺候他,給他洗衣做飯。

修大法以後,我的家人不用再為我的健康擔心受累了,他們目睹了大法的神奇,超常,相信大法,感謝師父,支持我修煉。溫馨的氣氛蕩漾在我們家裏。

我老伴是個老警察,一輩子經歷過邪黨的各種政治運動和灌輸洗腦,中毒很深。但從我修煉後的變化,他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主動了解真相,看《九評》,理解了大法,明白了真相。老伴支持我修煉,搶著幹家務活,讓我有時間多看書。還多次提醒我別誤了去參加集體學法,提醒我別耽誤了整點發正念。他不但支持我救人,自己還遇機會給人講真相。

一次,他在牌場打牌,有位大法弟子過去講真相,一個牌友抵觸,口出惡言。我老伴馬上截住他的話,談了自己的看法:「我看法輪功講的都是真的,我相信,聽聽有好處,沒壞處。」接著,他給牌友們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讓大家知道是中共在編造謊言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叫大家辨真假,別上當,保個平安,比啥都重要。

每逢節假日,孩子們要回來團聚,老伴都會在頭天先斟酌一番,怎樣給孩子們講真相,講啥內容,有時想得半夜還睡不著。

我兒子也在公安,一開始,他聽信媒體謊言,不相信大法。我和老伴多次給他講真相,他明白了大法是正的,中共是邪的,但還是怕我出去講真相有危險,勸我別出去。兒媳很明白,說:「只要咱媽身體好,她想煉就煉,想講就講,她自己受益了,想讓別人也受益,我支持。」兒子看一家人態度都這麼明確,也不說甚麼了。

二、守正念業消身輕

學法後,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就是返本歸真,得按大法的標準真修實修,才是合格的大法弟子。因為得法太晚,我要奮起直追。在老弟子的帶動下,我堅持每天晨煉五套功法,用大量時間學法,小組學法一次不缺,並用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時時對照,事事對照。其間,身體曾出現幾次病業關,都在正念中很快過去了。

一次是在剛得法不久。突然頭暈的難受,坐不住,胸悶心悸,渾身癱軟。這突如其來的症狀,把老伴嚇壞了。我想,我修煉了,師父已經給我把身體淨化了,我這不是病,再說,我有師父保護,甚麼事也不會有。我讓老伴把我扶起來,靠著他坐著,讓他給我讀法。老伴讀著,我認真聽著,師父每句話都打到了我的腦子裏,我感覺自己整個身心全都溶到法裏去了,慈悲、祥和、美妙。讀完一講後,症狀完全消失,又恢復到一身輕的狀態。

經歷第一次關,我修大法的信念更加堅定。到學法組談了這個事,同修們都為我高興。

第二次,我正煉第二套功法抱輪,腿上開始冒涼氣,接著奇癢難忍,好像很多蟲子從肉裏往外拱,特別鬧心,站不住,想坐下來。這時,師父的一句話打入我的腦子裏:「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把心一橫:這點苦算甚麼,堅持下去,有師在,怕甚麼?此念一出,腿上忽然像有東西在轉,一股柔和的熱風往身上吹拂,非常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腿(腿上過去有骨刺)。調整了腿之後,又調整了胳膊,出現一隻胳膊涼,一隻胳膊熱的感覺。做完四個抱輪動作,我渾身是汗,但全身輕鬆,胳膊、腿不疼了,走路更利索了。

三、修心性知錯就改

通過學法和同修交流,我知道了大法修煉主要是按「真、善、忍」的標準修自己的心性,在矛盾中、摔摔打打中昇華。師父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1]過去當常人時,我自尊心很強,很要面子,聽到一句不好聽的,就能難受好幾天。修大法後,知道不順心的事能提高心性,遇到矛盾應該找自己,初步體會到了修煉的幸福玄妙。

有一次集體學法時,一個老學員突然板著臉問我:「你家為啥還供著觀音菩薩像?你是真修嗎?」聽到她的責問,我一下子懵了。心想:都是修大法的,你怎麼能這樣對我說話?接受不了,當場和她爭辯起來,互不相讓,氣的我哭起來了。其他同修都勸我,最後不歡而散。

回到家,老伴看我不高興,問我怎麼回事,我沒告訴他,心裏暗自生悶氣。夜裏睡覺,躺在床上還在想:你是個老學員,你不是鼓勵我,幫助我,反而說話恁難聽。越想越睡不著,乾脆不睡了,學法吧。我把寶書《轉法輪》翻到<第四講>,眼睛一亮,悟到了。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我一下明白了,哎呀,原來是在讓我提高心性啊!自己悟性差,把提高心性的機會丟掉了,還生同修的氣,真是太不應該了。法理明瞭,心裏立刻就輕鬆了。

再學法時,我見到那位同修,想道歉。還沒等我開口,同修卻先向我道歉:「姐,那天真是我不對,不該對你那樣說話。」我微笑著告訴她:「我老伴沒修大法,他皈依了,把觀音像擺到家裏了。我要給他扔了,他會反感,誤解。我已經按師父說的,清理了佛像上不好的東西,請師父為佛像開了光。我已經明白了,你說我是為我好,怕我走偏了。我生氣、辯解,是執著心,我要修去它。」一場誤會化解了,我也從中得到了提高,不能被別人說的執著心減弱了。真得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在與家人相處時,我也注意修自己。有這麼一件事:我孫媳婦利益心較重,平時很會算計,過節看望爺奶,總是帶來一些過期處理的飲料和食品,家裏沒人願意喝,沒誰敢吃。我想:東西扔掉了,孫媳婦白白花了錢,太可惜了。在端午節前,她帶著買的過期的松花蛋等東西來了,我對她說:「以後你別買這些東西了,又花錢,還不好,你買塊烤紅薯我都高興。」孫媳婦聽了立刻就變臉了,說我嫌她買的東西不好,大鬧一場,哭著喊著沒完沒了。

我悟到,這是心性考驗來了,我是煉功人,要按師父說的做,找自己的不對,高標準要求自己。於是,我誠懇的向她道歉:「孩子,別生氣了,是奶奶錯了,你花錢買東西,來孝敬爺爺奶奶,是你的一片心意,我不該那樣說話,奶奶傷害了你,奶奶給你賠不是。」她看我真誠的道歉,就不再鬧了,回去了。

一直在旁邊不知所措的老伴,看到即將爆發的家庭衝突一下子煙消雲散,心裏一塊石頭落了地,高興的對我說:「老伴,謝謝你!為了家庭和睦,你這當奶奶的向晚輩認錯,委屈你了。」從此以後,老伴對大法更加相信、敬重了。

四、兌誓約救度世人

學師父在各地講法,我知道了正法已近尾聲。。我把寶書《轉法輪》翻到〈第四講〉,眼睛一亮班車,我要更加努力修煉,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裏,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上正法進程。看到老學員天天忙著發資料、勸三退,利用一切機會救人,忙的不可開交,我坐不住了,讓老伴帶著我發資料。然後,先在熟人中勸三退。過去的老鄰居,老同事聽了真相,都相信我講的,紛紛表態退黨團隊,他們說:「我們認識大半輩子了,知道你的為人,都是為我們好。共產黨壞事幹絕,早晚要完蛋,咱不能給它當墊背的,退!」

在熟人中講真相做的比較順利,更增加了我救人的信心。接著,我開始走出去給陌生人講真相,並與同修經常交流,慢慢由膽膽突突的講,變成堂堂正正的講,由不會講到能自如的講,效果越來越好。每當看到有緣人明白真相後的喜悅,我深深感受到大法弟子在大劫前慈悲救人的緊迫、幸福和神聖。

一天,我騎三輪車和同修結伴救人。走到沙河南岸,把三輪車停在人行道旁邊。剛往那一站,只見一個小伙子開著一輛白色轎車、打著手機向我站的方向衝過來,那轎車越過道牙,撞向三輪車。三輪車頂著我的腰,把我撞出好遠,摔倒在地上。小伙子趕緊剎車,從車上跳下來扶我,以為闖下大禍了,臉嚇得發白。我慢慢從地上站起來,活動一下,甚麼事都沒有,三輪車也好好的。可那小伙子的轎車前臉擦傷,倒車鏡撞掉,連著電線耷拉著。我心裏很明白,是師父法身保護了我。小伙子嚇壞了,哆嗦著嘴問我:「大姨,礙事不礙事?」我說:「不礙事,你走吧。」小伙子愣住了,激動的說了一句:「我可遇到好人了」。我說:「孩子,我是修煉大法的,是師父教我這樣做的。」然後,我給他講了真相,他也聽明白了。他是信耶穌的,雖然當時沒表態三退,但是他說,經歷了這件事,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大法弟子的風範,以後不再相信電視上的謊言了。

耄耋之年得大法,我深深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和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幸福和榮耀。我要珍惜師父給予的一切,當師父的好弟子,助師正法,在危難來前,抓緊搶人、救人,讓法船滿載,讓師父高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