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幸與不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上次回家探親,母親跟我說了一件事:前段時間她和父親去醫院看望一位住院的親屬,親屬住在高級療養部,是在醫院後面的小山坡上,他倆不知道在西邊有正規的路,只在院子東邊看到了一條窄窄的小徑,也沒有人走,坡上還有好幾段樓梯台階兩邊也沒有扶手,父親上不去,母親要扶著他,道很窄還是斜坡,父親怕母親扶不好兩人都摔了,他只好手腳併用,兩手著地爬上去的。

母親講著,我想像著父親爬行的樣子,心痛著好端端的爸爸變這樣!真是更加痛恨江澤民,是他這個千古罪人炮製的這場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害國害民,對國家和百姓造成了極壞的影響,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傷害更慘烈,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對法輪功充滿了恐懼。沒有這場迫害運動,我父親不可能抵觸這麼好的功法,他會試著煉功,或許就不會去做那場手術,也不會落到這般景況。

下面說說我家的幸與不幸:我車禍重傷的腿煉功好了,爸的腿因為手術殘了。

我很幸運,傷腿煉功好了

我在二零一二年遭遇一場嚴重車禍,在十字路口被錯踩油門當剎車的女司機的轎車撞出老遠,轎車的擋風玻璃都被撞碎了,我被重重摔在地上,頭撞破縫了好多針;恥骨上下肢骨折;尾骨骨折;由於恥骨骨折不易手術又是上下肢骨折,按照醫生的規定只能一動不能動地在醫院病床上平躺了近三個月,二十四小時由護工陪護,幾個月下來我變的不會坐、不會站、不會走,坐、站、走 都一一從頭練,練習時眩暈,天昏地轉、氣喘吁吁不停地哆嗦、心狂跳的厲害,每一階段的練習,種種難受難以言述,兩腿嚴重萎縮,相鄰兩個病床這窄窄的近在咫尺的距離,對我來說卻如同兩懸崖峭壁的間距,一站一走,練了多少次多少日,才搖晃著完成。

醫生說六個月的時間基本就恢復了不用再拄拐杖了,我住了三個月的院,出院後才發現右胳膊在前面只能抬九十度,再抬就會撕心地疼痛,抬高不了,背到後面幾乎一點也抬不起,原來胳膊也被撞壞了因為一直躺在病床上吃飯及一切全由陪護代勞,沒發現胳膊也傷了,幾個月來胳膊受傷處已粘連長上了,不能自如活動了。右邊的身體經常麻木沒知覺,有兩次嚴重到右邊的身體幾乎動不了。有時兩眼看東西畫面不對稱,受傷後很多常用的字都不會寫了。

六個月後骨折的恥骨基本沒問題了,可丟掉拐杖後走路時股骨頭部位開始痛,而且越來越嚴重,因為當時沒做手術沒牽引,恥骨斷裂處前後重疊著長上了,受傷的恥骨環形因此變小,左右恥骨環型不一樣大,身體兩邊不對稱了,導致右邊股骨頭無法像以前一樣與髖臼的弧度精確地合上自如地滑動了,走路時,右邊股骨頭與髖臼有的位置形成過度擠壓磨損造成傷痛點。回醫院諮詢醫生該怎麼辦,醫生說沒有有效的辦法,也沒有治癒的可能,建議我儘量少走路。問醫生最壞的結果會怎樣?醫生說磨損嚴重了只能置換股骨頭了。

本以為車禍受傷處治好了就沒問題了,可沒想到這些後遺症都是致命的,如同患了不治之症……身體右邊經常麻木以後得偏癱的概率極大;難治的股骨頭問題這條腿等於殘了,我很絕望,還有不能自如抬放的胳膊。

幾年來受過傷的腿每走一步都疼,病情也日益嚴重,稍微多走了點路,股骨頭與髖臼處就疼的厲害繼而出現炎症,人就開始發燒,為了減少疼痛我一天穿平跟鞋,一天穿不同的高跟鞋這樣股骨頭與髖臼可以在不同的點磨損。我的體質越來越差,站著心慌,走路無力,真是度日如年,苦不堪言,又因在江蘇如東呆了一段時間對當地的鹽鹼地過敏患上了皮膚病,過敏的皮膚紅癢難受離開如東回到南方一直也不好。由於身體狀況特別不好開始吃藥理療病情沒見好卻對藥品中的紅花又過敏身上多處起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又癢又難受,真是雪上加霜,兩種皮膚過敏症時常發作日子更加難熬。

就在我人生暗無天日的時候,回北方探親時我幸運地得到了一個翻牆軟件,就是通過這個軟件讓我看到了法輪大法的明慧網,在上面看到了一些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寫的修煉功法的體會和收穫,讓我激動不已,心想這麼好的功法一定要好好煉。

真沒想到,就在我認真用心地煉功幾日後的一天下午,我參觀一個展覽會,來深圳我還是第一次去展覽館,因對幾個展館的位置不熟悉,那天超大的幾個展館來來回回重複地轉了好幾遍,晚上回到家我忽然想今天下午走了這麼多路,腿怎麼也沒疼,剛煉功就好了?

帶著疑惑我又試探性舉了舉受傷的胳膊,一下子就抬起來了,前後左右,上上下下活動自如一點也不疼了;再捲起褲腿看看過敏的皮膚,膚色正常了,不紅不癢了,何時好的都不知道。我狂喜,這麼快法輪大法的神奇就在我身上顯現了!記得上星期回家探親時因探望了幾家親屬多走了點路,腿還發炎痛著呢。沒想到好的這麼快了,感覺大法太神奇了,李洪志老師太了不起了,把我從苦海裏解救了出來,心中充滿了對大法對李老師的感激。

我講這些可能有人會質疑,他們會覺的,我的病說不定是自癒的,不知是哪一天好了,恰好又剛開始煉了法輪大法,就誤以為是煉功煉好的。這種懷疑也不是沒道理,會有這種情況,連我媽也這樣質疑。我說一種病可能會有這種巧合,但決不可能我幾年來的三種病同時痊癒、同時好,我堅信是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發生了作用。我只記得第一天煉功後出現了一次嚴重腹瀉,右手麻木酸痛,我想那時就是在給我清理身體,是法輪大法神奇的力量和尊師為我消除了身體中的病業,病也該是那時就被治好了,只因為接著就是雙休日、在家不怎麼走路,所以我沒覺察到走路腿不疼了。

法輪大法的神奇讓人難以置信,卻真真切切在不知不覺中治好了我的病,我是何等幸運,只因煉了法輪大法。有很多很多像我一樣幸運的人就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受益了,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會帶給人們益處的好功法,不該被抵制。

不幸的爸爸,腿因為手術殘了

與幸運的我情況相反,我父親的一條腿是不幸給治殘了。本來我父親的腿正常的行走跑步都沒問題,只是有幾次久坐後站起來有一條腿出過故障,會麻沒知覺,不過活動活動很快就好了,醫院診斷是因脊椎長骨刺脊椎管變狹窄堵塞導致有時腿會失靈,除了手術,沒甚麼有效的治療方法。因為這腿的毛病不嚴重,幾十年來也不是經常性地犯,我沒到南方時一直都跟父母住一起,自己從來也沒看見父親腿出問題,只是聽他說過有兩次坐公交車下車時一腿麻沒知覺,站在路邊活動活動那條腿才好,手術有風險,很多年來也不再考慮這腿的問題。

這幾年可能是因為年紀大了,平衡能力差了,有兩次那條腿又出狀況,人失去平衡險些摔倒,父親和家人也擔心因為腿的問題人再摔成骨折或摔出別的事故,加上腳底也時常感覺麻,就又去醫院問診,醫生說疏通椎管這種手術現在已經算是很成熟的小手術了,沒甚麼風險,父親聽後就很想做手術。

因為是關乎到脊椎,我還是擔心不贊成父親手術,多次建議他煉法輪功。怎奈他中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誣陷的毒太深,根本就接受不了我的建議。當年的秋季就去醫院做了手術,清理骨刺,手術時在腰間打了一塊鋼板,在變薄的椎管裏加固了一段鋼製椎管用螺絲固定在鋼板上,手術費花了五萬多,醫保只報了一萬,其中四萬多的進口鋼管鋼板等材料費還不能報銷是自費的。

可手術的結果是,偶爾出點毛病的腿自從手術後就沒了一點知覺,完全變成了一條廢腿,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正常的走路了,只能憑感覺搖搖晃晃地走平路,上不了台階,上樓梯只能抓著扶手憑雙臂的力氣把自己一步一步拖上去。複查時追問醫生,醫生每每就指著片子說你看看手術做的很成功嘛!

真是花了錢、遭了罪、廢了腿,我母親常痛心說:「手術前辦理住院時他還是大步流星的,我在後面都追不上,哪想到手術後就廢了變殘疾了。」我只好安慰母親在脊椎部位動手術,沒治的下肢癱瘓算幸運的了,我們也體諒醫生的不易,原本一個多小時的手術整整做了五個多小時,因有些骨刺長的年頭太久太硬,醫生動用鑿子耗了好多時間才鐺鐺地一點一點敲下來,這樣的手術過程又在脊椎這麼敏感危險的部位真是沒傷了重要神經導致下肢癱瘓也是萬幸了,確實也沒怨到醫生。腿壞了,腰部還因加了鋼板再也不能彎腰了,一場手術如同一場災難,父親就這樣被毀了,手術後好多年了,他的腿還是一點知覺也沒有,這條腿和腰都不能正常行動了。

我多次讓他試著煉煉功,可他還是接受不了,自己的親女兒的傷腿就是因為煉了法輪功奇蹟般好了,這樣的事實擺在眼前,他卻被邪惡的江澤民一手製造的騙局所迷惑,心裏接受不了法輪功。我回家探親有時在房間看到父親的一隻拖鞋在地上,人卻不在房間,提著鞋子找他,見父親只穿著一隻拖鞋卻渾然不覺,另一隻何時掉了他都不知道,因為手術後的那個腿和腳沒有一點知覺了。每次看到這樣的情景我心裏特別難受。

我盼著父親早一天醒悟,快快加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身體得到康復,還像從前一樣健步如飛 大步流星地走在我和媽媽前面……也期望更多的人通過煉法輪功受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