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徹底改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是大陸法輪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二歲,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

我出生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從小受無神論說教洗腦,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佛鬼魂,甚至一度以為耶穌、釋迦牟尼只是傳說中的人物,並不是真實存在過的。那麼,我是如何走上佛法修煉的呢?

被血尿與結石困擾的日子

我小時候身體尚好,無大病。沒想到一九九零年讀高一年級的時候,頻繁出現尿血的現象,只要做了劇烈運動,就會尿血。到醫院檢查,四個加號。每次看到便出的通紅的血尿,心裏那個恐懼就別提了!父母也著急,帶我到各個醫院檢查,做B超,甚至做了靜脈造影,就是查不出尿血的原因。

拖到一九九五年即讀大二的時候,尿血現象加劇,去了一家大醫院檢查,這次終於查出原因來了:原來是患了腎結石。把讀高中時醫院的檢查結果給大醫院的醫生看,他說,其實這些片子已顯現出了有結石的,可能因為那時石頭太小,醫生看的不仔細,就沒看出來。這位醫生很遺憾,說,要是當年就診斷出來,這麼小的石頭是可以通過喝排石湯經由尿道自然排出來的。幾年過去,結石已經長到2.7cm乘1.9cm,遠遠超過輸尿管的直徑(正常人輸尿管直徑為0.8cm),根本就無法排出來了。

醫生提出兩個方案:一,手術取石;二,用超聲波在體外碎石,讓碎石通過尿道排出。因為腎結石手術是大手術,刀口長且深,父母擔心一個女孩子受不了,就決定採用超聲波碎石的方案,並於一九九五年暑假去了另一個城市一家據說碎石技術很高明的醫院做了碎石術。碎石費、住院費、伙食費加路費,一個暑假花費數千。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階層,在九十年代這對我家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本以為結石的困擾到此結束,沒想到那些碎石並沒有像醫生預言的那樣乖乖的全部排出來,只排出了一部份。另一部份留在腎盂裏,以它們為核心,馬上又快速的生出更多更大的結石。醫生把排出的碎石拿去化驗,發現是草酸鈣結石,這種結石很容易再生。即便再次做體外碎石,也會再生。即便做手術全部取出來,還會再生。

醫生也沒轍了,就開了大量草藥湯讓我長期喝。而這種草藥湯只能減緩結石生長的速度,根本就無法讓石頭停止生長,更無法讓其消失。

於是,我的大學生活就比別的同學多了一項內容:每天熬中藥湯喝藥湯。當年的大學宿舍出於用電安全原因,是不允許學生使用電爐的。但是鑑於我的病情,系裏特許我使用。每天晚上下了晚自習,我就開始熬藥。同學們只要從我們寢室經過,就會聞到濃濃的藥味。

我被這事搞的情緒很低落,很困惑:腎結石並不是甚麼絕症,為甚麼醫院就治不好呢?難道這一輩子就離不開藥罐子了嗎?每當看到同學們興高采烈的去上體育課,自己只能一個人靜靜的呆著,就感到特別失落,多想跟別人一樣盡情的蹦啊,跳啊!可是我不能,只要蹦了,跳了,又會大量的便血尿。

在喝藥湯期間,身體越來越虛弱。倒不是藥湯造成的,而是因為那次體外震波碎石時,因超聲波對腎臟的強力擊打對腎臟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這可是內傷啊!那時,走路無力,睡眠質量極差,白天聽課注意力不集中,學習變得很吃力,而之前我的專業成績是全年級第三名。自卑的情緒又開始滋生蔓延,籠罩著我的整個身心。

假氣功與對人生的思考

為了讓自己解脫結石的困擾,嘗試了各種偏方,甚至練過亂七八糟的氣功。結果花了不少錢,石頭在我的身體內紋絲不動,還在「茁壯成長」。記得有一次一個氣功師對我說「包好」,我就讓他給我發功治療。「功」發完以後他說好了,收了我三百塊錢。事後我到醫院檢查,石頭還在。我把片子拿去給這氣功師看,問他怎麼回事?這位氣功師以為我要讓他退錢,惱羞成怒,把片子推到一邊,大聲嚷嚷說:「醫院檢查錯了,石頭沒了就是沒了,一分錢不退!」那種蠻橫無理的實在令人吃驚。而這些氣功師往往也是把德呀,做好事呀掛在嘴上的。

在求醫問藥的過程中,我也開始了對人生的思考。也許,如果沒有這場病,一帆風順的讀書,畢業,工作,成家,恐怕到今天我都不會去想這些看似沒邊的事。可我當時確實很困惑:人從哪裏來?會到哪裏去?人活著是為了甚麼……

為了解開這些疑惑,到圖書館看了很多書,到學術報告廳聽了不少專家學者的講座,都找不到一個令我信服的答案。當時就覺得,自己像一葉孤舟在風雨中漂泊,沒有目標,沒有方向。雖然身邊有老師,有同學,家裏有父母親人,可是總感覺很孤獨,很苦悶,很迷茫!那個時期,如果用一個顏色來形容我的生活和心態,那就是「灰暗」,極度的灰暗。

但是,冥冥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不久的將來會出現一個人,這個人將會徹底改變我的人生!

我的人生由此徹底改變

大三的時候,即一九九六年六月,班裏來了一個旁聽的女生,文文靜靜的,不大說話,因為是旁聽生,大家也不怎麼跟她交往。有一天偶爾聽到其他同學說她在練氣功,這引起我的興趣。一天下課後我找到她問:「你在練氣功嗎?」她說是。我問:「甚麼功?」她拿起紙筆給我寫了三個字並說:「就是這個功。」我一看是「法輪功」三個字。看到這三個字,我就覺得心頭一震,立馬又問:「我要學,你可以教我嗎?」她說可以呀,你晚上到大操場煉功點來。我隨口問:「學費多少錢啊?」因為之前我不論學甚麼功都是要交錢的。她淡然一笑說:「不收學費。」這太好了!

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我與她的這幾句簡單對話,讓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也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

當晚我就去了煉功點。

一到煉功點上,不知怎麼就覺得很舒服,是從內心就感到舒暢。

環顧一下煉功點,有一二十個人,有老的有少的,有老師有學生,有工人有家庭主婦,全是我不認識的人,但所有的人都像老朋友一樣對我,教我煉功,給我糾正動作。有個叔叔把自己的坐墊讓給我用,教我打坐,這讓我沒有絲毫的生疏感。我在心裏說:這裏是一塊淨土……

就這樣,每天晚上都去煉功點學功煉功。煉功點在大操場盡頭,旁邊就是一個大草叢。當時天氣已熱,草叢是蚊子的樂園,趁我們煉靜功時就來叮我們。可是,只要往那裏一打坐,全身就充溢著能量,真切的感覺到能量在體內游走。這個能量場很厲害,那些蚊子根本就咬不到我們。有時候我煉著煉著,感到蚊子來了,就睜開眼睛看,那蚊子圍著我的膝蓋轉了幾圈,也試圖咬上幾口,可就是落不下來,之後飛走了。

煉功十幾天以後,我感覺腎臟部位一陣陣發涼,好像有股涼氣颼颼的往外冒,就問老學員怎麼回事?他們說如果你腎臟有病,就是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我說我有腎結石啊。他們說你去醫院查一下,沒準師父已經給你清理了。第二天我就去了醫院做B超,哇!石頭沒了!又做一個腹部平片,顯示也是石頭沒了!心裏那個高興啊,終於擺脫了困擾我十多年的石頭!

當晚我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功友們,他們好像都不吃驚,可能是這樣的事情在他們自己身上或周圍的人身上發生的太多了並不是甚麼新鮮事。我問他們:我沒做手術,也沒見石頭排出來,石頭哪裏去了?一個物理系的同學說石頭被師父從另外空間拿走了。我不明白甚麼是另外空間。他說你回去看書吧,書裏面甚麼都說明白了。哦,雖然我之前請了《轉法輪》這本書,也只是挑我感興趣的部份看,比如關於治病的部份,我知道我得從頭到尾認認真真的看書了。

看《轉法輪》後,之前困惑我的人生問題全明白了。我知道了我的生命從哪裏來;我知道了如果我不修煉,我會去哪裏,而修煉後,我又會去哪裏;我知道了我為甚麼來在世間;我知道了人生的目地和意義是甚麼……

從此以後,我真的改變了──有了方向、有了目標,健康、充實、樂觀、自信、向上。

法輪佛法給我開啟了智慧,在大學後兩年的學習生活中,精力充沛,反應敏捷,一九九七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

走上教師工作崗位以後,我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同事,善待自己的學生。我是全校唯一不收家長禮物和禮金的老師,也是唯一給學生補課不收費的老師。

在邪惡小丑江澤民出於齷齪的妒嫉心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以後,我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一樣,遭到了殘酷的迫害,被多次非法關押、拘留、勞教、判刑,並失去了當教師的工作。在師父的保護下,在經歷了九死一生的劫難後,我出獄回到家中。有親朋好友問我:為了一個信仰,你失去這麼多,承受這麼多,你怎麼就那麼死心眼不肯放棄法輪功?面對這樣的問題,我會反過來問他們:如果一個功法,不花你一分錢,解除了長年折磨你的病痛,讓你從一個本來要跟藥罐子打一輩子交道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健康康的無病一身輕的人,你會放棄嗎?如果這個功法,讓你從一個偏執、自私的人,變成了一個豁達、自信、無私的人,你會放棄嗎?如果這個功法,讓你走到哪裏就把光明和美好帶到哪裏,哪怕是在最殘酷的中共監獄裏,都能用「真、善、忍」的真理之光,劃破那裏面最黑暗的禁錮,你會放棄嗎?

朋友,請理智的想一想:為甚麼經歷了這麼殘酷的迫害,這些修煉人還是義無反顧的走在修煉的路上?那是因為,法輪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真的好!真、善、忍真的好!法輪大法,真會給每一個人,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地區,每一個國家,帶來無限的美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