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得神采飛揚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黑龍江一小山村的老太太,今年七十五歲,原本目不識丁。十八年前,我被醫院確診無法醫治,生命進入倒計時。幸而遇到法輪功,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讓我今天活得神采飛揚。

被醫院判了死刑

我年輕時,由於家庭負擔重,家裏家外,上山爬嶺樣樣都得跟著幹,嗆風冷氣的,得了肺氣腫,特別是黑龍江的冬天 ,這種病極易發作,咳嗽、氣短、說話氣都夠不上,一咳嗽起來憋的滿身大汗,每晚都不能像正常人一樣躺下睡覺,只能把枕頭摞的高高的,坐著墊在額頭上,瞇一會,只能熬著,甚麼時候出了數九寒冬,病情才能緩解。這種病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重。

舊病未去又添新病,我又患上肝硬化。女兒在省城醫院工作,帶我做了各項檢查,又找權威醫生會診,結果是肝硬化晚期。醫生說:醫院能治病但救不了命,治療結果是人財兩空,老太太白遭罪,不如回家讓老太太做點自己想做的,還能到戶外遛遛彎兒。就這樣我帶著不治的診斷書回家。那時,肺氣腫病已經把我折磨的不成人樣,再加上肝硬化,疼痛起來撕心裂肺,就是個活死人。

由於肝失去造血功能 ,手拉口子都不出血,淌出來的是水,面無血色,黢黑的臉,骨瘦如柴,別人見了都害怕。

修大法起死回生

有時疼痛稍微輕點,我就到門外看看。一天遇見鄰居,詢問我病情,我說:熬日子,過一天少一天。鄰居說:別這麼說,跟我們學大法吧。我說:我一隻腳已經邁進閻羅殿,我又不識字,還能學嗎?鄰居說:我們每天學法,你就來聽聽吧。我想,自己像個活死人,別人見了都怕,信大法的人跟別人不一樣,還主動邀我去她家聽法,不嫌棄人。

就這樣,我去了鄰居家聽法,每次聽法時,我都覺的身上很輕快。大約聽到十來天時,我開始吐黑不黑,紅不紅,亂乎乎的東西,人稱「魚嘎水」,我不敢讓家人知道,怕他們把我送醫院,不讓我聽法。我就到背地吐,吐完用土蓋上。後來鄰居知道了,告訴我:是好事,師父給你淨化身體了。就這樣我吐了能有一個來月,自己用手觸摸,像石頭蛋子的肝部軟了,臉和指甲蓋有了血色,紅潤了許多。鄰居說:你把供的那些東西處理了吧,甚麼都別信,就信師父,信大法。我聽師父講法中講到,附體那些東西是提取人的精華,是害人的,回家讓老伴把它處理了。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得法後,我每天和同修學法煉功,人也精神了,說話有氣力,走路也有勁。師父多次給我淨化身體,讓我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是師父給我一個全新的生命。十里八村的人都知我是被判了「死刑」的活死人,修大法起死回生,有很多人因此走進大法修煉。

正念闖過生死關

有時我也被家庭瑣事牽絆,家裏活地裏活都得幹,還要照顧孫子,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二零一四年,我突然舊病復發,人昏迷不醒,有上氣,沒下氣,孩子把我送到醫院搶救,吸氧氣,生命垂危,妹妹找同修幫我發正念,清理我空間場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見我有意識時,同修告訴我:我們只能幫你清理干擾你的邪惡因素。但你要主意識強,堅定信師信法的正念,邪惡才沒有理由繼續迫害你。

我要求立刻辦手續出院,孩子不同意,我說:你現在是害我。孩子只好把我送回家。回家後,我不管怎麼難受,就是聽法、發正念,我告訴舊勢力: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就歸師父管,你迫害我,干擾我救人,是在犯天法。

晚上做夢,全身被黑色膠帶纏的嚴嚴實實的,胳膊腿都動不了,像個大粽子,我拼命掙脫,並大聲喊師父救命!黑色膠帶瞬間崩裂。醒後我知道,那些低靈,敗物等不好的東西,又一次被師父給清理了。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闖過了生死關。

這樣的經歷不只一次。去年年前幾天,我突然吐血,一吐吐了三天。我根本不把它當回事,坦然面對:有師在,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結果三天後就好了,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

現在我都七十五歲了,不但能幫忙照顧孫子,家裏活、地裏活樣樣都能幹。村裏那些和我同齡的人,有的行動不便,有的已逝去,可我身體健康,步履輕盈,每天忙著救人,真是活得神采飛揚。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今後我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跟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