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乳癌患者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在我人生的最低谷時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沒學法輪功前我是一個沒有生活希望的人,在兒子十個月大時,因感情不和與丈夫離婚。我孤身一人帶著兒子艱難度日。由於我的個性要強,又很好面子,再苦再累也不願和別人訴苦就自己強忍著。

一九九二年單位黃了,我和十二歲的兒子失去了生活來源,為供兒子上學我曾經賣過冰棍和服裝。艱辛的生活和沉重的心理壓力使原本就脾氣暴躁的我更是時常發火。誰要不對我的心思,就發火,兒子更成了我的出氣筒,我說罵就罵、說打就打。以前在單位時,得理不饒人,領導離老遠看見我就躲。

沉重的生活壓力使我患上多種疾病,腰間盤突出不能哈腰、頸椎痛不能仰頭、風濕性關節炎、灰指甲等疾病。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又發現患了乳腺瘤,在醫院住院手術,術中做病理檢查發現是惡性腫瘤已到晚期,癌細胞已擴散到淋巴。我的左乳房及腋下淋巴全部被摘除,留下了22釐米長的大刀口。醫生對我家人說我也就能活兩、三年吧。手術後我又經過了痛苦的化療和放療過程。如果不是想到自己那未成年的兒子,我真想一死好得到解脫。

一九九八年四月,我又第二次住院化療時,同室患者親屬說起法輪功的神奇,有許多得絕症的人都通過煉法輪功煉好了,我就產生了學法輪功的願望。聽人說在醫院附近就有法輪功的煉功點,我就去了。

一到煉功場我就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服,聽煉功的人講煉法輪功得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從煉功的第七天開始就感覺身體和以前不一樣了,精神飽滿,精力充沛,病歪歪的狀態沒有了。

從此我出院回家煉法輪功再沒去醫院化療過。回家我請了《轉法輪》寶書回家看,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怎樣做一個更好的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回想自己以前的行為,不符合煉功人的都一一改正。如以前在單位上班時曾經拿過一些小物品回家用,學法後再大的便宜我也不佔了。心情開朗不再苦悶,總是樂呵呵的對別人寬容忍讓,家人、鄰居、原單位領導都看到我的變化,對法輪功的神奇交口稱讚。

煉法輪功後我以前患的那些病都不知不覺的消失了,走路一身輕,走多遠、幹多少活都不累。我這個被醫院宣判了死刑的人又重獲新生了,我好高興啊,用甚麼語言也無法感謝李老師的救命之恩。

在這些年的修煉過程中,我也看到過一些美妙殊勝的景象,如看到五顏六色的法輪從窗外旋轉著飛進房間,耳中聽到美妙的仙樂聲,有時聞到清新淡雅的香氣等;在我遇到困難時也總能感覺師父時時在我身邊鼓勵我幫助我。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我往兒子家搬家,兒子家住在七樓,就我一人樓上樓下的搬東西,沒到一小時我就累的氣喘吁吁汗流浹背的實在走不動了。心裏求師父幫助我,就看見師父微笑著看著我,我萬分高興和幸福,所有的疲勞一掃而光。又繼續搬了一個多小時一點沒覺的累。謝謝師尊的幫助。

二零一五年四月,由於自己放鬆了修煉被邪惡鑽了空子,表現就是天旋地轉,頭痛頭暈的睜不開眼睛,不停的連拉帶吐,渾身沒有一點力氣。我被兒子和弟弟強行送到醫院,醫院檢查說是腦梗塞和糖尿病。同修知道了來看我,鼓勵我信師、信法,修煉人是沒有病的。我原本躺在床上一動不敢動,一動就吐,被同修扶起,坐著發了半個多小時的正念也沒吐,兒子也服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隨著我不斷的學法我的正念加強了,身體逐漸的恢復,我強烈要求出院回家。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我的身體神奇的好了。兒子也不再逼著給我打胰島素了。通過這次的事兒子也非常支持我修煉法輪大法了。

這些年還有幾次被汽車刮碰的事,都在慈悲的師尊保護下而有驚無險。千言萬語也道不盡師尊的偉大與慈悲。我只能用以後的精進實修來回報。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