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病痛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細數以前的毛病,可以說以前我就是一個「廢人」。自我記事開始,我就在不停的吃藥打針,身體總是在不舒服難受,我從來不知道身體不痛不難受是種甚麼感覺。媽媽常說:你要有一天不難受的話,說不定太陽得從西邊升起。病痛對我來說已經成了生活中的一部份了。

零八年的時候,我已經連米飯都不能吃了,很多東西吃了都會吐,消化不了,神經衰弱也很嚴重了,鬧表分針走動的聲音我都會醒,還成宿成宿睡不著。在外地打工的我犟不過母親,辭職回家了。回到家時身體已經虛弱到從客廳走回臥室的力氣都沒有了。還不到三十歲今後怎麼辦?我對今後的生活沒有一點期盼。

母親那時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身體的病全都好了,無病一身輕。受邪黨謊言毒害的我問父親為甚麼不阻止母親修煉法輪大法,我記得很清楚,父親說:咱不管,對身體好。

我在家休養,因無聊,開始看起了《轉法輪》,想看看母親為甚麼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看了幾十頁後,我發現這是一本教人怎麼做好人,怎麼修煉的書。但是很神奇的是,我的很嚴重的神經衰弱在看《轉法輪》的第一天就減輕了,輕微的聲音已經不會吵醒我。隨後的幾天吃米飯也不再嘔吐了,身體也有了力氣了,還沒有看完整本書,我就開始和母親一樣修煉法輪大法了。

我就是這樣走進法輪大法修煉的,我已經不記得是甚麼時候神經衰弱好了、心臟病好了、神經性胃炎好了、胃潰瘍好了、偏頭痛好了、風濕性關節炎好了、肝、脾、膽、消化系統上的病都好了。

現在我渾身是力氣,身體健康,對生活充滿希望。沒有病痛的感覺真的很美好。謝謝法輪大法!

每天的生活我都覺得很幸福

八零後的我是中國的第一代獨生子女,自私自利、唯我獨尊已經刻進我的骨子裏。在家裏有點不順我意的就耍脾氣,沒做過飯、沒洗過衣服。家裏吃的、用的、穿的、錢啊甚麼的都是盡著我來,我從沒想過父母需不需要,賺錢是否辛苦。在外邊我也是做甚麼事都不會考慮別人,就想著這件事對我好,我做了會怎麼好,至於別人會怎麼樣那與我有甚麼關係呢?

但是,師父在《轉法輪》裏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作為法輪大法的修煉人,得按照要求去做,不然怎麼算是修煉人呢?開始的時候是很難的,稍有不順意就想發脾氣,可是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就往下壓火,有幾次壓不住就爆發出來了。再後來慢慢的,讀的法輪大法的經書多了,明白的法理多了,就知道怎樣修自己,怎樣去做一個好人了。

法輪大法讓我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好人。現在的我已經學會體諒父母,不和父母耍脾氣,有好東西會先想到給父母,會幫著做一些家務活,會洗自己的一些衣物,聽父母的話,不給父母增添負擔,做一個孝順的孩子。我的改變父親看在眼裏,以前只知道法輪大法對身體好,現在父親也知道了法輪大法是修煉了,可以改變人的品德,現在的父親還介紹他的同事修煉呢。單位再清雪時,我會搶著幹活,每次都是留到最後才走。工作上也不再和領導討價還價了、不再計較活幹的多了少了的,給我甚麼活就幹甚麼活,給多少幹多少。領導問我怎麼變化這麼大,當知道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後,還具體問了怎麼煉啊?知道了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和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們的生活中總是會發現一些神奇的事。以前,父親的工作很難找,也找不到好的,但是自從我和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後,工作是上門找父親,而且總是輕鬆的賺錢多的好工作。

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後,曾被汽車撞過,撞出去很遠,當時司機都嚇壞了,母親是自己爬起來的,圍觀的人都驚呆了。母親告訴司機要記住法輪大法好,並說經常誠心默念能得福報,圍觀的人直問,念了就能好嗎?母親說:「是的,念了就能好。」確實,我奶奶的股骨頭壞死,就是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緩解的;認同大法好的姑姑,生意比同在一個商場賣同樣貨品、但卻不認同大法好的小叔的生意好很多。母親被撞後,回家一粒藥也沒吃,一個月就好,親人都覺得很神奇,都說「法輪功真厲害!」

修煉法輪大法使我有了人生的目標,使我知道了人生真義,讓我在面對苦難時不再因憤憤不平而苦悶。我現在活的坦然,每天的生活我都覺得很幸福。這都是法輪大法給我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