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了 曾患絕症的老伴仍健康的活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學員。我老伴二零零三年得了癌症,也因此走入大法修煉,是大法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在這過程中,老伴既有深刻的教訓,又有得法獲新生後對大法師父無量洪恩的深深感激!在此,叩拜師父!謝謝師父!

我得法時,老伴由於受無神論毒害不相信修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由於邪黨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老伴害怕就不讓我煉。可是大法的根深深扎在我心裏,誰也動不了我,決不放棄修煉。

迫害初期,老伴受脅迫站在了邪惡一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和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當地警察綁架,非法拘留了十五天。這之後,街道辦事處和村裏人,多次到家裏騷擾;還安排保安人員在門外監視我。老伴整天生活在恐懼之中。

二零零一年秋天,辦事處通知說,叫我去參加集體旅遊,我估計是去外地辦洗腦班。一天老伴單位的人連嚇帶騙的對他說:「這回叫你老婆出去旅遊幾天就回來,這是個好機會。要是這次旅遊不去呀,就把她抓去關起來、送勞教所。你也不用上班了,孩子也不能上學了。」老伴嚇壞了,回到家愁眉苦臉的不說話,坐在沙發上直嘆氣。我覺得不對勁兒,一抬頭看進來兩個陌生人,說要帶我去旅遊。我說不去!跟他們說了我修大法沒有錯。當時我弟妹也在我家(弟妹沒修煉,因她做生意很忙,我幫她帶孩子),倆女兒也在家,她們都不讓我去。可我老伴就逼著我去,不讓弟妹管,說「俺家的事不用你管」;也不讓孩子說話。我以找幾件衣服的藉口進了倆女兒的裏屋小房間,順手反插上門。我老伴一看急了,就用腳使勁踹門,把門板都踹裂了!他看不行,就說:「把玻璃打碎,手伸進去撥開插銷!」我弟妹一看,哭著喊我倆女兒的名字,叫她們「快把臉貼在門玻璃上,看他還敢砸玻璃!」我倆女兒就哭著把臉貼在門上的兩塊玻璃上。那兩個人一看(後來知道是派出所的人)沒辦法就出去了,在院子裏打電話,叫來了本區公安局長,後又叫來了區書記,還來了很多警察。弟妹一看這個架勢,抓起鍋台上一把菜刀,舉著刀堵在門口,喊著:「誰敢進來抓俺大姐,我就跟他拼了!」

那個書記說:「不抓你大姐,就叫她說一句‘不煉了’就行了。」我弟妹最理解我了,當場回答:「不行,俺大姐絕不能說不煉了!」那人又說:「煉也行,就老老實實在家裏煉。不要參加法輪功的任何組織活動。」弟妹把話傳給我,又把我的話傳給他們說:「俺大姐說了,俺就在家裏煉,沒出去煉,法輪功也沒有任何組織,更沒有任何組織活動。」他們沒辦法就全部撤走了。三個多小時的正邪大戰,就這樣結束了。

遭報後,丈夫終於聽進了真相

在這場大戰中,老伴因為害怕迫害,站在邪惡一邊,幾次幫邪惡的忙。第二天,他的腿就痛的受不了。到處找人看,吃藥、針灸也不好。我告訴他:「你腿痛就是你踹門踹的!你從心裏認錯就好了。」他聽了也不吱聲。到了二零零二年春夏天,他就常喊肚子痛。八月份我和他去醫院檢查,一檢查,醫生說是腸癌晚期了,必須馬上住院做手術。

做手術前,我囑咐老伴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時我在外面心裏叫著老伴的名字,求師父加持,我一定讓老伴得法修煉,走出魔難。老伴手術後,在醫院住了二十多天,花了大筆錢。出院時,醫生囑咐還要進行化療、放療等,要定期檢查,不能保證不再復發。並告訴我說,也許只能有半年到一年的活頭了。

出院回到家後,發現鄰居同修被警察綁架了。親友們都說不能在家裏呆了,我們只好到外地親戚家住下了。在親戚家,甚麼放療、化療都不能進行了,親戚建議吃中藥。我跟老伴說,就是你聽信了邪惡的謊言,配合邪惡了才得了這個病。一定要從心裏向師父認錯,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甚麼病都能好了。老伴聽了雖然還是不吱聲,但我知道他是聽進去了。我們在親戚家一直住到年底,過大年前才回到家中。

患絕症,老伴走入大法修煉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和老伴在菜園裏幹活,傍晌時我回家有點事兒,剛到家門口,就被在門口的兩個便衣警察綁架拖到車上,我跟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我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關押。到中午老伴回家一看我不在家,鄰居告訴他我被綁架的事,並打聽到我被關在當地派出所。他嚇壞了,但他這次很清醒,首先想到把我的大法書保藏好。不久我弟和弟妹也來我家,我老伴對他倆說:「我不行了要倒下了,太累了!」弟妹說:「大哥呀,不行也要堅持啊!咱今天一定要把大姐要出來!今天要不出來,轉到別處就更難要啦!」於是,他們三人連飯也沒吃就去派出所要人。我在派出所也不停的發著正念,背誦師父的詩詞《別哀》、《怕啥》等,找自己的執著心。我老伴到了派出所,渾身直顫抖,掀開衣服叫所長看他身上一尺多長的刀口,說:「我的身體還在恢復期,還得我老婆伺候。這次你們要不放我老婆回家伺候我,我也不走了,我也不活了,我就死你們這兒!反正我也就這樣了,也沒有幾天活頭了!……」我弟妹也哭著幫他大哥說話。就這樣,派出所答應放人,到晚上五點,我就回到家中了。到家一看,他們在我們不在家的當口,竟然翻抄了我的家,但是他們甚麼也沒翻到,多虧老伴把我的大法書給藏好了。

這一次關難過去後,中共人員再也沒有來干擾我。之後不久,在我的建議下,老伴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後不久,他的身體恢復的很快,基本上甚麼活都能幹了。兩年多後,老伴到五十五週歲了,單位說可以辦病退,需要醫院給開個大病證明。我老伴自從手術後,既沒有放療、化療,也沒有去複查過,去醫院開證明時,醫院大夫都很吃驚:「我們以為你早沒了呢!」據大夫說,和我老伴一塊兒住院的人大約有七、八個人,這兩年做癌症手術的人得有兩百多,現在一個也沒有了,就剩你一個啦!你吃甚麼靈丹妙藥治好啦?可我老伴膽小害怕,竟然甚麼話也沒說,只是笑笑。回家後跟我一說,我說了他,為甚麼不說自己是煉了法輪功好的啊?沒辦法,他只好寫了個紙條:「我是煉了法輪功好的」,悄悄的送給了那個大夫。

十四年了,老伴健康的活著

去年,老伴和我一塊兒用真名參加控告江鬼。不久,派出所的人來家裏騷擾,我不在,老伴理直氣壯的跟他們說:「法輪功就是好,我要沒有法輪功早就死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就是壞,就是犯罪,就該控告他,我告他怎麼啦?!」派出所的人無話可說,只好走人。

我們都知道,現在得癌症的人很多,許多家庭都是花很多錢,做手術、放療、化療、吃中藥,這麼治,那麼治,到最後都是人財兩空、人亡家破,真是苦不堪言哪!而我們修煉了法輪大法,慈悲偉大的師父救度我們,不僅身體健康,平安快樂,師父還要度我們回到天堂美好的家園哪!我們太幸運啦!

在此,我們全家再次叩拜師父!謝謝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