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得病的我不再跟「病」沾邊兒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多年前,辦公室裏有位朱姐姐,她的父親是位醫生。在那徒工每月只掙十九元五毛人民幣的年代,她父親的工資就已經是一百六十多元了。因此,儘管她兄弟姊妹比較多,但成長過程都沒吃甚麼苦。

聽了她父親的故事,我很羨慕,覺的他應該比這掙得還多才對,因為他的醫德、醫術都很高。

讓我記憶猶新的有這麼一件事:有個農村小男孩的腿被燙傷感染了,在醫院住了一些日子也沒痊癒。一天,朱姐姐的父親辦事途經男孩的病房時,聽到主治醫師說要給男孩截肢,否則性命難保。她父親進病房了解一下情況後,說了幾句話,結果男孩的腿保住了,並很快痊癒出院。

父親說了甚麼呢?他建議主治醫師給孩子換一種藥試試,並說出了藥名。幾句話改變了男孩的一生,而這位父親卻不在該醫院工作。朱姐姐說這是幸運的,感謝那位醫師聽了勸告(她父親比較有名氣)。

也有不幸運的。有個病人做了腿部截肢後,醒來一看,病腿還在,好腿沒了。當時我邊聽邊樂,以為朱姐姐在逗我呢,她卻說是真的。

一九九零年底,我的母親做了大手術,這時我才知道,病人的生命,真的是捏在醫生的手裏。從此我害怕得大病,因為我不想自己像砧板上的肉一樣,有一天會任人切割。

六年後,在三十三歲那年,我徹底的擺脫了這個陰影,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從此告別了常去「串門兒」的醫院。

有人對法輪功學員不去醫院不理解。其實沒啥不理解的。就拿我來說吧,還沒等學法輪功的煉功動作呢,只看了一遍《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就全身輕鬆,不知道那些病都跑哪兒去了。而當時,我還不知道《轉法輪》是本甚麼書,只是當成故事書看的。

看完書的第二天早晨,我飛奔到煉功點,因為我知道法輪功的內涵了,是那些從古至今想長生不老的修煉人、皇上夢寐以求而得不到的天法;功中放射出的能量是用現代醫學手段無法獲得的。而那威力無比的能量,有調整、修復人體細胞的能力。我明白了我的病就是這樣消失的。

二十一年過去了,我沒再去醫院,因為疾病不再跟我沾邊兒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