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實修中的一些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三年多了,最近有遇到幾件讓我去思考的修煉體會,就想整理一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有不當或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隨時以法歸正一思一念

最近我們煉功點的一位同修,被親戚砍下來的高大檳榔樹撞倒,嚴重到昏迷送醫,鼻樑骨碎裂、肩甲骨等處骨折。消息傳來,我腦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們大法弟子,不是都有法輪在頭頂上保護我們嗎?怎麼會被砸到呢?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就在這一瞬間回頭的時候,看到頭頂上一個大法輪在那兒旋呢,這根鐵管子順著頭就滑下來了。滑下之後插到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麼重,那真是串糖葫蘆一樣,一穿到底的,是很危險的!」[1]可是,馬上我就又想到師父還說:「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這是破壞大法,不會保護這種人的,其實真修弟子不會這麼做的。」[1]對照師父的這兩段法,我真為自己捏一把冷汗,我的那第一個念頭,不就像在大街上大叫一樣嗎? 我還是個真修弟子嗎?那是 「破壞大法」 呀!想到一個人的一思一念,真的不可不慎,既然發現了錯誤,就趕快把這個不符合法的念頭歸正過來吧!

好在這位同修沒幾天就出院了,大夥去看他時,他很樂觀也很正念的說,「我們平常都想要還業,可以分開一點一點慢慢還,這次的事件,意思就是要我一次還多一些吧!」我心想:還是人家修煉多年的老學員,真是念又正又強!

二、向內找──找到安逸心

最近煉功點上的一位同修跟我說:「你煉第二套功法中頭頂抱輪,怎麼變這樣(比手勢)? 像頭前抱輪一樣?」 我隨後也比了個手勢說:「這樣,對嗎?」 她說:「對呀!可是剛才不是這樣的!」我說:「啊!那我可能是睡著了!」旁邊一位同修哈哈大笑說:「真厲害!你站著也能睡著!」我也大笑著和她們開玩笑。雖是打哈哈的過去了,回頭可得要深挖一下,打坐時,彎腰、駝背、打盹、倒掌等現象,一定也常出現。我還發現,我在大組學法時,時不時的,就沒了聲音,迷糊過去了!等旁邊同修輕碰我一下,才又反應過來;這種種不正確的現象,讓我不得不趕緊向內找;尤其最近一大早的煉功時間,常常在下雨,我就不自覺的,按掉鬧鐘之後,又倒下繼續睡,一會兒醒來,煉功時間就只剩下一半了,只能遲到去煉動功,或者留在家裏,自己煉靜功,然後一整天,都沒騰出時間來補煉,這是甚麼狀態呀?是安逸心?對!是安逸心!我只想舒舒服服的過日子!原來這一切的犯睏現象,都是安逸心的表現;「找到了!」我在心裏大喊,「我要修去它!排除它!排除掉這個不好的心!」 師父說:「有的人就覺的我活在世上就應該舒舒服服。常人這樣想沒有錯,人嘛他就想活的好一些呀、痛快一些呀、少吃一些苦。可是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告訴你呀,吃一些苦啊不是壞事,」師父說:「減小了壓力就容易產生一種安逸心哪,想舒適一點啊,想放鬆一點啊,想緩解緩解。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3]所以啊,我必須馬上修去這個安逸心,絕不能讓它干擾、拉下我修煉的精進意志。

三、背法中的體悟

最近協調同修多次跟我提及,我的學法量不夠,才會造成干擾較多、正念不足的狀態,我也試過在中午時段,上平台多學一講《轉法輪》,但總覺的只是流於形式,於是半途而廢。再仔細查找了一下,發現我連早上第一時段的《轉法輪》學法,都沒有完全入心,還常常閉嘴離座,去處理一些雜事,後來幸得有同修交流提醒,很快歸正了這個問題;然後正好最近很多同修轉入背法房間去背法,我也就試著在我們這個房間,讀完一講《轉法輪》之後,還有一點時間,五分鐘也好,十分鐘也好,就我們學法房最後留下來的兩三人,每天背一小段《轉法輪》中的法,約十天左右,我們已經背了七、八段法,就已感覺心裏很踏實,也才發現這些已背起來的法,有著更深的內涵是以前沒讀懂、沒讀入心的;於是我又興起了一念,去邀我們煉功點的負責人,約好就我們兩個人,每天煉完功,留下來背《洪吟》,每天一首,約三五分鐘就夠了。結果留下來背的,有四位。我們一致發現,真的很棒。也才深刻體悟到,師父的法,實實在在的在指導著我們修煉,連帶的也帶動著我們加強了講真相的正念,不管是在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也好,還是在景點講真相也好,都能夠正念十足,信心滿滿的去做,想起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4]我體悟到了:從實際的背法行動中,深入的把師父的法原文背下來,才更能強化我們的修煉,也更能增強我們的正念。

四、心存「救人急」之念

我原本在心中,就已擬了幾項最近的修煉心得體會,想要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分享,可是才剛動筆,就接到「項目行動」的通知,心想這項目一撥打下去,就很難再有時間與精力去寫稿了。於是在項目第一天的早上,就沒有去領案,心裏盤算著,我趕快來寫稿,至少先寫一半再說;結果一個早上,東摸西摸,別人的交流文章東看西看,師父的相關講法也看了很多,最後,一個字也沒有寫。我心裏著急也沒用,此時,我就有些警醒了,我這是在幹甚麼?我這是「為私」的心啊!我把交流的事而不是救人擺第一位了!心裏悟到之後,我下午就趕快去領案撥打了,晚上的交流與學法,也都恢復正常。第二天以後,我就都早上就去領案打電話了。我體悟到:要心存「救人急」之念,把「打電話講真相救人」的事,擺第一位。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5]

另外,我有個常人的樂團團練的活動,八、九年來,我幾乎沒有落下過,出席率超好的,因為在我們中區附近,我沒找到有關大法的國樂團,所以就一直保留著參與這個活動,還認為至少我把整團的人都帶去看神韻了。就說這天,晚上要團練,我還準備好了要發給團員練習的樂譜,因為晚餐提早吃,還空出一點時間,就想躺著休息一下,沒想到我竟然睡著了,一直睡到團練剛好結束的時間才醒來,連團員打給我的電話都沒聽到。而醒來之後,我正好精力充沛的,可以寫我的交流稿。於是我體悟到,師父安排我:要把常人的活動擺到最後一位。 真是感恩慈悲的師父點化我!

以上個人的修煉體悟,提出來意在交流,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