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實、快樂的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最近真的覺的修煉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放下執著心的時候,那種身心的輕鬆愉快是常人中任何事都不能比擬的。

從開始修煉到現在,已有十八年了。這十八年中,真是苦樂交織,但心中最真實的感覺是充實、快樂。人生在世,冥冥中我一直在尋找生命的意義,修煉後,終於「真相大白」,找到了人生真正的目標──「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讓我即使面對難過的大關,仍然堅信師父,我相信只要繼續每天盡力的往前走,終能兌現我們神的誓約。

在此與同修分享最近過的兩個比較大的心性關。

一次是在參與項目時,感覺項目的協調同修的表達能力不是很好,一件事情問了三、四遍還不見得能理解他的意思。這時我的心就沸騰了,覺的這個人工作能力不行。這時我知道自己不對勁了,心思都在向外看,而不是向內找。

我定了定心,和比較了解自己的同修交流了一會兒,發現這是因為我的一個執著。因為從小的生長環境常常遇到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優秀的人,習慣和聰明、有品味又有能力的人在一起,一旦遇到自己覺的不優秀的人,就會不自覺的看不起、排斥對方。

這是因為自己有一個頑固的觀念,總覺的表面各方面優秀的人才是「好」的,在一群優秀的人中自己覺的如魚得水、心情愉快;然而,「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我卻把觀念當成了衡量別人的標準,而且希望每個人都聰明好看又有能力,來符合自己的「美好觀念」,這並不符合法理的指導。

認識到之後,我努力排斥這些觀念,再看同修,一切又都順了,同修努力講真相的身影金光閃閃。

第二個關則是修去「孤芳自賞」的心。記的在大學時,朋友就說我是個「孤芳自賞」的人,的確,我並不特別需要別人對我的肯定,因為我自己就夠肯定自己的了,「自戀」和「驕傲」構成了一個厚厚的殼,把我包圍起來。在常人中還好,因為我知道不能和常人發生矛盾,影響救人;但在同修中,基本上我就是冷淡不太搭理別人。

然而,修煉中必須放棄一切不符合真、善、忍的觀念。一天在集體學法時,師父點化我要放棄「自我感覺良好」的心。說來好笑,在常人中我真的很好強,買點東西都要求業務員要以我為尊,這種「情」可能來自從小到大別人對我的寵愛,但我卻把它當成了理所當然,別人都要對我好,一對我不好就不行。這種心其實也是一種利益心,讓我處在一種自私自利、為私為我的狀態,背離「無私無我」的宇宙特性。

認識到這些心時,真的很高興,覺的在修煉過程中,一層又一層的假我被剝除,真我越來越顯現出來,自己越來越能主宰自己。

在修煉前,我個性不好,愛計較、愛生氣,妒嫉心、怨恨心都特別強,而且一到重要場合就容易失常,照這樣走下去,我的人生可說註定過的不好;但修煉後,我有了180度的大改變,幾次重要考試,都因為修煉開智慧,考的特別好,讓我的大學、研究所學歷都是第一志願,後來又考上了現在就職的公司,是「全世界五百強」大公司之一,福利、工作待遇都很好,而且工作輕鬆,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做好三件事。而且也因為修煉,遇到了現在特別忍讓我、愛護我的也是大法弟子的先生,公婆也寵愛我,比親生父母對我還要好,這些都是修煉前我想都沒有想過的「幸福」。

但是修煉人絕不執著於常人的幸福,我的理解是,修煉人在常人中很優秀是正常的,是因為大法的威德、師父給予的榮耀,但不能執著於此,因為這些都不是我們所求,也不是用來過常人生活的。修煉人的優秀品質是要展現給眾生看的,證實大法在人世間的偉大,從而救度世人。

在最近的修煉過程中,我真切感覺到留給我們救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我們救度的眾生還是太少;我自己的私心、求安逸之心還是很重,而且最近還發覺一顆想依賴師父的心,覺的我們救不了那麼多人,最後還能依賴師父,這都是妄念,應該去除。

在講清真相中,我也體會到我們是不是能用更輕鬆樂觀,甚至幽默有趣的方式去呈現真相。最近有一位有名的導演就曾經公開說,他認同法輪功的理念,但覺的我們在景點靜坐、遊行等各種講真相的方式太「悲壯」,自由社會的人接受的能力有限,如果能以輕鬆有趣的方式讓世人看到大法弟子的風貌,也許也很重要,能救下另外一大部份世人。

因此半年前,我也在工作之餘投入媒體,做了一個用輕鬆方式描述新聞的影片,在其中帶入真相,目前常人觀眾反應不錯,也希望在師父加持下,影片能起到越來越大的影響力。

最後最感謝的還是我們的師父。我們何其有幸,在創世主傳法時得到人身,修煉大法,勉勵自己再多做一些、再跑快一點,救下更多世人,讓師尊欣慰!也與所有同修共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