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修與被動的放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從字面意義上看,主動是積極的、願意的、向上的,而被動則是不情願的,懶散的。就像上學一樣,一個孩子學習態度明確,知道為甚麼要學習,怎樣才能學習好,他就會朝著這個目標去努力。

修煉也同樣,首先我們選擇了修煉,知道修煉有《轉法輪》高德大法的指導,有五套功法來改變本體,有救度眾生的使命,也有發正念鏟除邪惡的責任。

主動修,包括積極學法,有時間就看書,大塊時間和小塊時間都分配好,利用好,多學、多得,溶入法中。主動煉功,每天參加集體晨煉,不懶床,不遲到,動作規範,聽口令,不胡思亂想。

救度眾生的項目有多種,有直接上街講真相的,有做真相雜誌的,有反迫害救公檢法人員的,有貼不乾膠、打電話、掛條幅的等等,每個項目都存在主動與被動的區別,例如,講真相一線救人,有的同修一到街上,就進入狀態了,不嘮閒嗑,沒人時就發正念,到處找人,一個不落,那狀態,那境界,真的能看出差距,被她們感染的自己也能多救好幾個人。反之,就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碰到自己覺的安全的,好講的,能接受的,就說兩句,退就退,不退就拉倒,基點不同,救人效果不同,數量也不同。

再如貼不乾膠,真正為了達到救人的效果,珍惜的把他貼在顯眼的地方,工工整整,大大方方。當你看到歪歪扭扭皺皺巴巴躺在不起眼地方的不乾膠時,就能想像到是在甚麼心態下做的事了。(不是指責,在談主動與被動)

發正念也如此,當你記住師父告訴你發正念的重要時,到整點就能想起來去發除惡,主動的把手裏的活放下,(其實也不差那麼一會兒,基點是此時你把甚麼看重)念力集中的滅盡周圍和自己空間場中的邪惡,會減少你以後做大法事的干擾,事半功倍。

三件事能做到主動,那就時時在法上,正神就會加持你,那你的正念就能指導正行。反之可想而知。

我這個人快腿快腳、快言快語,說話聲音大,做事動靜大,做甚麼事都以快為主,求數量不管質量,同修多次指出,有時心裏也不舒服,改一會兒,就又忘了。

這幾天,我覺的時間很緊了,還有那麼多執著心沒修去呢,再不精進實修,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等待我回家的眾生,我有了主動修自己的心,就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找到了我的這種快中帶著一種爭強好勝,一種顯示,一種自以為是和不拘小節,當我真正意識到我的這些執著時,主動的想修去它,做到先把自己的心穩下來,去掉著急的心,說話也不大聲了,走路也輕輕的了,別人說啥也不搶話了,找到了一種優雅的感覺。

記得有一次學完法,華同修說桂同修很優雅,我當時心裏還不服,嘴上沒說心裏卻想,她天天只是打打電話,也不幹甚麼,可不優雅咋的,我天天搬真相台曆,髒兮兮的,優雅的了嗎?(當時沒發現是妒嫉心在起作用)後來發現,我不搬台曆的時候也不優雅,現在才知道優雅是修出來的,是那種境界中的狀態。

有一同修,放不下打麻將的執著,多次與她交流,她說:「你不用說,法理我都懂,我現在心裏不動,你們誰說也白費。」沒辦法我們只能幫她發正念,靜心的等待了。

最近聽同修說她終於醒悟了,發自內心的給師父跪拜,發誓再也不玩了,堅持天天集體學法,精進實修,當她發自內心主動學法時,法的威力是強大的,把所有不好的敗物全部鏟除,她本性的一面出來了,一切發生改變了,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1]。

師父說:「老人有老人的修煉狀態。她沒有難,坐在那塊也讓她想起十年八年過去那些生氣的事,非得讓她想起來,看她動不動心,生不生氣。」[2]原來以為這段法與我沒關係呢,可有時我也想起七年穀子八年糠的,想家人對我不好,不關心我了,反正就是個怨。當我學法深入,發現這個怨恨心,是不好的心,是大法弟子要去的心後,就儘量的把它的根挖出來,滅盡它。

就像一個大樹,主動修是自己挖根,被動放是別人揪葉。

層次有限,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